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破迷揭邪》目录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破迷揭邪】(35)           
 

 

佛学对宿命论等的破斥

多神论者所信奉命运由多神主宰,如民间所奉五斗众神、东岳大帝等,其消极作用亦同一神主宰说,只不过理论上更为粗俗罢了。相信神明有主掌人吉凶祸福之权,向神献供设祭以求宥免自己罪过,赐福降吉祥,甚至为让灶神爷上天曹只言好事,不如实汇报人们的恶行,特在他上天之日供上麦芽糖,好把他的嘴粘住讲不成坏话,这种信仰和风俗,完全是中国人那一套贿赂官吏以谋其私的陋习和民族劣根性在宗教信仰上的反映,是官吏专权缺乏民主的社会体制的产物。神明们若真能因人纳贡献祭便免罪赐福,满其所愿,岂能称得上聪明正直的神明?(摘自《法音》1994第1期 佛日)

 

迷信“神婆”送了性命 ⑨

2004年5月20日,吴江法院对这起返还财产纠纷案进行了审理。双方在法庭上针锋相对,赵英和李琴都声称自己并不是什么神仙,也不会给人看病,实在是王小萍和阿根两人哭着求她们,看他们可怜才去安慰一下的,更不承认收过王小萍的钱财,赵英还提出要阿根还她2000元钱。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民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民事活动必须遵守法律、尊重社会公德。被告赵英、李琴利用封建迷信活动为原告阿根的妻子“看病”,原告为此花去了一些所谓的“辛苦钱”,双方的行为均有悖于我国的禁止性法律规定。原告要求两被告返还人民币70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法院不予支持。需要指出的是,对于两被告收取的所谓“辛苦钱”,应由相关行政执法部门作出具体的处罚决定。被告赵英要求原告归还2000元钱,与本案属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应另行处理,故不予理涉。

日前,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的规定,依法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完)
                    (摘自《姑苏晚报》2007.12.9 金华等)

 

挂“避邪剑”与供“土地神”② 

一把长剑,就可以“避邪”么?于是人们不仅想起了也是十分“迷信”的几位贪官来。某省前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可谓十分“虔诚”,最崇拜一位女“大师”,举事要问,出门要算,家中日日高香不断,办公室里供着神灵,结果“避”了“邪”没有呢?没有,照样被判了死缓。还有那位某市前市委书记胡建学,听高人说有“直线高升”之命,只是命里还缺一桥,于是竟将国道改线,在水库上架起一座大桥,以图“功德”,以求“圆满”。结果呢?“高升”到了监牢里,也是判了死缓。可见“避邪”一术,是救不了贪官一命的,如果真有猫腻,那么就是挂上一万把倚天长剑,也不免“重蹈覆辙”,被检察院纪委请去的。

两件奇事,说来也不奇,这类避邪供神之举,在近年的某些干部之中已不鲜见。每年的大年初一,南岳衡山也好,东岳泰山也罢,凡天下有庙之处,都会拥挤着一批批“烧头香”的官员,公车远途,公费进香。某地还有“官太太进香团”,每年初一,联袂结伴,进山烧香,一次花费可达十几万、几十万元,无非是为夫君祈福,求官人“避邪”。至于办公室里供奉一番,脖子上面挂块“避邪”,那更是司空见惯了。

这样说起来,“避邪剑”和“土地神”,就见怪不怪了。但正是这个“见怪不怪”,它值得我们的社会,尤其是我们的“法院”、“镇政府”乃至所有共产党员和人民公仆警醒!(完)(摘自《新民晚报》2008.7.23 凌河 )

 

 

一个愚蠢的人总是能找到一个更愚蠢的人来崇拜他

(摘自《智慧快餐》郑辛遥)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