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破迷揭邪》目录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破迷揭邪】(36)           
 

 

佛学对宿命论等的破斥

机运论,认为人的命运决定于运气、机会,纯属偶然。如南北朝著名反佛者范缜说,人之有贫富贵贱,就像树上的花,随风而堕,有的落在茵席之上,有的落在篱笆墙头,有的还落在厕所粪坑中(《南史、范缜传》)。现代人中,认为成败纯由运气机会者,也不在少数,成功了庆幸自己命好,败落者怨自己命殊数奇。这种见解,属佛典中所破斥的“无因论”、“自然论”的邪见,认为果报纯出自然或偶然,没有必然的因。其错误在于违背缘起法则最基本的因果相续而生、果必有因的规律,因而必然是违背真实、不符实际的。既然无因,亦应无果,这样一切现象便都没有了存在的理由。机运论的社会教化效果,和宿命论、神意论一样,也有贬抑人主观能动性的作用,既然一切皆出自然,则行善修德,又有何用?作恶多端,亦属其天性自然,或社会现象之自然,合情合理,没有理由受到指责,其助恶抑善的害处比神意论、宿命论还要大。
                        (摘自《法音》1994第1期 佛日)

 

给谁是好

近几年,由于大家乐、六和彩……等发财歪风袭卷台湾,各地神坛、宫庙也随着发迹。即使是山颠大树,海隅巨石,都从此不再寂寞,自然会有一大批自称“弟子”者,前呼后拥而来,又是磕头、又是献花、又是敬酒,好不恭敬。当然,他们都有求而来,无非希望鬼神保佑他们中彩。

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中彩,偏偏“赌”这种游戏,就是不让人皆大欢喜。它好像抛绣球一样,千人争抢,只中其一;至于花落谁家,那就各凭因缘了。

曾经有一土地庙,庙门前一副对联写道:

只存一点金钱,你也求,他也求,给谁是好?

不做半点好事,朝来拜,暮来拜,教我为难!

真是一副妙对,值得静心细“参”!(完)(摘自《日日是好日》释吉祥编辑)

 

桥梁长度跨度也讲究“8” 

“在中国,一切都喜欢‘8’。”德国《世界报》一篇文章曾如此描述。这已经变成不少中国人的潜意识了。

如今数字迷信成风,不仅仅限于电话号码或汽车牌照了。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郑念告诉记者,曾有人对长江上迄今建成的三十多座桥的相关数字作过“考证”,这些特大桥梁的长度、跨度、塔高、通航净高以及开工、竣工时间等,往往刻意凑合6、8、9等所谓的吉利数字。有的主跨采用两个连续348米,有的主跨388米、618米、628米,648米、888米、2088米等等。他说:“难道桥梁设计者测算的数字就那么凑巧吗?其实是决策者定的。”数字迷信与科技居然也联系在一起,实在耐人寻味。

近年来,求神拜佛、占卦算命、建庙修祠很盛行。从南到北,从东部沿海省市到西部省区,到处都有“大师”为人们“点拨风水”“请神去晦气”“占卦预测”。“猪娃”扎堆生,还得花重金请“大师”给“金猪宝宝”取避“刀、力”偏旁,带“米、豆”偏旁的吉祥名字;结婚测八字,逢病遇灾、升学求官祈祷许愿,本命年系红腰带,日常生活中戴护身符、穿幸运色……

尽管科技发展已大大改变了世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工作,但在中国流传数千年的传统迷信并没有随着科技进步、教育普及而消失,反而日益在社会生活中弥漫。就连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也使占卜算命找到了新的手段,披上了“科学”的外衣。( 困惑与警示:为什么官员难拒迷信?——国家行政学院针对县处级公务员的专项调查结果令人吃惊 本报驻京记者 杨丽琼)(摘自《新民晚报》2007.7.21)

 

 

  无知是这么一种东西:当你拥有它时,
你就会有吓人的胆量。
(摘自《智慧快餐》郑辛遥)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