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清定上师一百周年生日,我的回忆(1)

傅味琴 2003年12月10日

今天是清定上师一百周年的生日,我略微介绍一下清定上师的一些事迹。我是二十二岁进佛门的,那一年新年我去拜年,坐车路过“佛教青年会”,我有点好奇,因为上海有基督教青年会,佛教多是老头老太,怎么也有“青年会”呢?我就想去看看,有一天我进去一看,青年也有,老头老太太居多。还有“少年部”,少年部搞得很好,还经常唱歌。青年会有一份《觉醒月刊》,记得其中有幅画,一个出家人拿着扫帚,把垃圾都扫出门去,题目叫“扫除封建迷信”,这给初进佛门的我一个深刻印象,佛教就要扫除封建迷信,保持佛门的清净。

少年部有一次学习批判赶经忏,搞得轰轰烈烈,这是五二年的事。佛教青年会整个风气就认为做经忏是不务正业,像卖小商品的人挑着担子东跑西跑,其实是把经忏作为进行买卖的手段,如果不给钱他肯去吗?所以五十年代初佛教的风气还比较好,尤其是年青一代看赶经忏和尚是佛门渣子,哪有现在这样? 赶经忏成了就是佛门的事,有的竟然说:“出家人不赶经忏就不像出家人。”真是颠倒了。

我在青年会没多久,青年会就请清定上师来讲《菩提道次第科颂》。佛教青年会也经常请禅宗、法相宗、净土宗、密宗的善知识来讲法,我们能海上师的法流是大般若宗。那个时候居士团体弘法都平等对待,各个宗派都好,各种法门都弘扬,是法平等,无有高下。

清定上师个子比较矮,满脸的慈悲相,总是笑嘻嘻。我头一次听他讲《菩提道次第归敬颂》:“诸佛正法贤圣三宝尊,从今直至菩提永归依,我以所修施等诸资粮,为利有情故愿大觉成”,我这个一向自卑的人,无形中人就好像高大起来。

发心成佛的雄心壮志生起了,当天晚上,我回家走在黑暗的弄堂里就不怕鬼了(众笑)。人们总是怕黑暗,说穿了就是怕鬼。从前每次晚上回家,弄堂里的灯光比较暗,我一双皮鞋在地上踩得“噔噔噔”响,就是壮自己的胆,那一次竟然一点不怕,我还希望看到鬼,我东张西望,看哪儿有鬼,为什么要找鬼啊?因为我发了菩提心了,如果碰到鬼我就好好的劝他发菩提心修行。很遗憾,我眼睛不灵,一个鬼也没看见,这种头一次生起菩提心的印象使人非常难忘。我讲法可能有四十年了,每天都离不开讲菩提心,因为头一次下的种子就是菩提心种子。

我年轻时候不大说话的,又喜欢老是躲在房里,长辈称我“绣房姑娘”。在佛教青年会我也不大讲话,有这么一个年轻人凑上来跟我讲话,叫“董健身”,可是他从不锻炼身体,而且经常生病。有一天跟我说:“四月初八上海‘金刚道场’(就是清定上师的地方)有授归依,咱们去归依吧。”我说:“好。”就是他约我同去归依的,当初也算是我的引路人,三归依后又跟我说:“下午有授五戒,我跟你一起受五戒吧。”我说:“好。”满他好愿对自己有好处啊,就因为我满他好愿,一天功夫三归五戒就受了。

我年轻时怕羞,不大敢进上师的房,可是我觉得上师非常可亲啊,有种亲切的感情,又不敢进去。我喜欢写,就写了封信给清定上师,这个信如果保存下来念给大家听,写得充满年轻人的感情。后来有一天总算鼓足勇气进清定上师房里,清定上师问我:“你喜欢什么?”我说“我喜欢心理学。”“佛法就是最高的心理学。”这句话我可记住了,从那以后我就天天听经,因为我喜欢心理学。后来能海上师到上海,就给我灌顶,授菩萨戒,授记,所以我是能海上师给我灌顶授记的。

那时清定上师在青年会讲经,只有几个人记笔记,我记得最多,恨不得把上师每句话都记下来。现在你们每天听法,听说陈琦记得比较多,你们可不要辜负了大好时光,听法要记笔记啊。有的人听的时候不记,过了很长时间再借别人笔记抄,最好当时就记。

那年青年会发动五十岁的一起做寿,刚好清定上师那一年也是五十岁,就邀请清定上师一起做寿,给清定上师训斥了一顿:“修行了还搞这一套!你要我做寿就是叫我走,世间上事情不能圆满,圆满了就要缺。”吓得居士不敢做寿了。一切皆无常,你做寿有啥用啊?还不如好好的念消灾延寿药师佛。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