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救动物】(29) 发心求正觉 忘己济群生

人龟缘

人龟有缘

一只体重1950克的大龟,从烟波浩渺的洞庭湖启程,逆汹涌澎湃的长江而上,历尽风浪险阻,经过七八十里水、陆路的艰难跋涉,于1987年农历五月初一这天爬进了湖北省监利县尺八镇中洲乡王墩村徐先平家中。这已经是这个不通人语而有人情的乌龟第8次“探家”了。

徐先平年龄30有余,妻子姓熊,膝下已有一对儿女。徐先平生性耿直,忠厚勤劳,每天放鸭早出晚归。妻子除料理好家务外,还负责几亩责任田的精耕细作。夫妻恩爱,小家庭充满和谐欢乐的气氛。

1980年9月的一天,徐先平与内弟熊绍兰在自家屋后小河里摸鱼,意外地捉到一只1000克重的大乌龟。他将乌龟捧回家中,用小刀在乌甲上刻上自己和熊绍兰的姓名,和当时的年、月、日,又在龟板边沿呈对角线钉上四个小孔并穿上四只铜环。翌日,他出差到湖南省岳阳市,顺便将这只乌龟送入了浩瀚无边的洞庭湖。

自从乌龟放生之后,徐先平一家渐渐将它淡忘了。一个小生灵被放入万顷碧波,谁还料到它能识途返回呢?然而,出乎意料之外,1981年农历四月二十八日的傍晚,这只乌龟风尘仆仆地回来了!当它爬进徐家堂屋时,徐先平夫妇又惊又喜。仿佛记忆中的神话,却是活生生的现实。夫妇俩商量:既然这乌龟对我们情深意长,那就先留它在家住段时间后再送走。留居的这段时间,它除了吃少量谷物外,主要是躲在屋里旮旯吃蚊虫。平时,它独自出去玩耍,却从不出村。这年再次送入洞庭湖时,徐先平想,可能乌龟不会再回来了,于是,郑重其事地在它下水的湖边放了一挂鞭炮,以示送别。

呼之即出

1982年端午节,乌龟又回来了。它刚进村,就被本村几个青年发现。为了躲避捕捉,它机警地迅速爬进了路边小港里。青年们立刻弄来鱼网对小港进行“围剿”,结果,折腾了大半天还是一无所获。正当大家感到蹊跷时,徐先平的内弟熊绍兰来了。他站在港沿上喊道:“畜牲,是我来了,你快上来。”话音刚落,这老龟竟钻出水面,从港里爬到了熊绍兰面前。

相对传情

人与人之间能够借助语言表达思想,传递感情,而乌龟也有它体现感情的独有的方式呢。在徐先平忙完农活、坐在堂屋独自吸烟的时候,这只乌龟悄悄地爬到他脚下,将头高高竖起长时间地望着主人,似乎在静静聆听主人教诲,又似乎在向主人诉说自己一年来风风雨雨的经历。他们之间就是通过这种默默无语的对视传递感情。当一年一度的“探亲假”结束,徐先平将它送至湖边时,它总是趴在沙滩上,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主人,如泣如诉,难分难舍,久久不愿下水。

无解之谜

1984年农历五月初二的深夜,这乌龟回家时钻错了门,爬进徐先平邻居家的床底下。次日凌晨,邻居家的人起床后将它送给了徐先平。这时“假期”刚满,准备送走的前一天,它在屋外游玩时不慎被一个外乡人捉去。徐先平一家四处寻找,杳无音讯。几天后,同村一位姓肖的农民去尺八镇办事,偶然看见那外乡人正在将乌龟以13.80元的价钱卖给一个操广东口音的乌龟贩子。这位农民回家后对徐先平讲了,徐先平想出高价将乌龟赎回,却苦于不知那贩子姓甚名谁,何地人氏,只好心里暗自难过。他想这老龟命该到头了,可奇怪的是第二年端午节它又爬了回来。究竟是那贩子发了善心,还是它中途逃脱?或是其它什么原因,时至今日这仍是一个无解之谜。

一反常规

这乌龟一年比一年大了。1986年回“家”后,老徐称了下,重量已由捉到时的1000克增到1900克。它还常常驮着老徐四岁的孩子缓缓爬行哩!

1986年农历十月十七日的傍晚,老龟又爬进了徐先平的家门。这是它第一次打破每年端午探访的常规。

不到五个月的游历生活,它的体重不仅没有象以前那样有规律地增加,反而由放走时的1900克降到了1875克。龟壳上的四只铜环也不知丢失在哪里,留下的只有四个圆圆的黑洞和徐先平的姓名(熊绍兰的姓名和当时的日期都已模糊不清)。这一切表明,近几个月来老龟的心情和处境是不大好的。徐先平猜想,大概是自己与它结缘的新闻公诸报端后,全国各地的书信雪片似地飞来,一个老实厚道的农民可经受得了这声势浩大的场面?老龟也许在为恩人担忧吧!(摘自《读者》)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