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下一页 
佛陀十大弟子传系列故事:智慧第一的舍利弗
   舍利弗 (1)~(3)

一、诞生的前后

在南印度的摩揭陀国,离首都王舍城大约有二三里路的远近,有一个迦罗臂拿迦的村庄,茂林修竹,山明水秀,是一个很幽静的地方,这就是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的故乡。

舍利弗诞生在婆罗门种姓的家庭,父亲提舍是婆罗门教中负有盛名的论师,当母亲怀他的时候,他母亲的智慧,就有异于寻常的妇女,据说这都是受胎儿的影响。

母亲的弟弟拘絺罗,也很善于议论,但每当他和怀孕的姊姊议论时,总是辞穷力拙,不支而退。拘絺罗因此就惭愧得离家出走,他知道姊姊所怀的胎儿,一定是一位大智慧的人,自己若不再求进步,将来还不如外甥,岂不给人笑话!因此他就到处参访明师,研究学问,连指甲都没有时间去剪,当时的人都喊他长爪梵志(后来因舍利弗的皈依佛陀,他也皈依做了沙门)。

舍利弗八岁的时候,就能通解一切书籍,那时的摩揭陀国,有长者兄弟二人,兄名吉利,弟名阿伽罗,设宴招待国王太子,大臣论师,作乐歌舞,谈古论今。舞会中规定什么身份的人坐什么位置,但八岁的舍利弗,升上论师的宝座,旁若无人,一点都不畏惧,很多的大臣、论师,起初都觉得他年少无知,不屑与语。他们都派了年少的弟子和他酬答,但舍利弗言词清晰,义理周详,真是语惊四座,诸大论师此时才都佩服赞叹,国王也很欢喜,当即将一个村庄赐舍利弗。

名学者的父亲,也常常感叹自己的聪明才智不及他的爱子。

二、真正的老师

年轻的舍利弗,全国的人民都知道他的大名,他长得颀长的身材,清秀的面容,双目有神,双手过膝,受著名学者的父亲遗传,很有学者的风度。当时的学术界,没有一个不知道有这么一位后生可畏的青年。

舍利弗到二十岁的时候,就告别故乡和父母,出外访师问道,追求真理。他起初礼拜有名的婆罗门删阇耶为师,但在删阇耶那里学习不久,就感到删阇耶的学问不能满足他的求知欲,他就打算着离删阇耶而去。在这时候,同学中的目犍连,是舍利弗唯一的知友,舍利弗把自己的意思告诉目犍连,目犍连也有同样的感觉,他们二人就决定离开删阇耶,另外创立一个学团,招收弟子。他俩傲然地以为世界上再没有比他俩更有智慧的人,再没有人够资格做他俩的老师。

舍利弗和目犍连的年龄不但相仿佛,就是两个人的学问、思想,也都差不多。他俩有共同追求真理的志愿。两个人的感情相处得非常的融洽,除了自修和教学以外,全印的学者也没有一个看在他们的眼中。

有一天,舍利弗在王舍城的街上巧遇到佛陀的弟子阿示说比丘,阿示说是最初皈依佛陀的五比丘之一,他经过多年的苦行,到听闻佛陀四圣谛法的时候,才证了圣果。他有庄严的态度,威仪的行止,舍利弗一见,心中很为惊奇,他禁不住怀疑的心情,上前问道:

“对不起,请问你这位修道者,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谢谢你的见问,我的名字叫做阿示说,我住在城外不远的竹林精舍!”阿示说比丘回答。

“你的老师是什么人?他平时教你们些什么道理?”舍利弗说话时,像是一位长者的口气。

“我的老师是释种的大圣释迦牟尼佛陀,”阿示说慢慢地回答,“我老师所讲的宇宙人生真理,浅学的我还不能完全领会,不过,就我的记忆所及,我的老师常讲的道理是‘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又说,‘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我们对于老师所说的言教,实在形容不出我们感激的心。”

舍利弗从阿示说的口中,听到佛陀及其教法,像天崩地裂一声,像朗朗日光的照耀,眼前顿时光明起来,心中一向对宇宙人生积聚的疑云,也一扫而空。他和阿示说边走边谈,像百年的知交,最后约定,一定要去拜访佛陀。

舍利弗回到自己的住处,目犍连见他欢喜得忘形的样子,就探问道:

“舍利弗!什么事情使你这样高兴?看你这么欢喜!”

“目犍连!我真欢喜,这怕是我今生第一高兴的事了,我告诉你,我找到了我们的老师。”

“不要这么说,谁做得起我们的老师呢?”目犍连很不以为然。

“佛陀!是的的确确的佛陀!”舍利弗回答。

舍利弗又把阿示说口中的佛陀和教法转告给目犍连,讲话的舍利弗,听话的目犍连都不禁感动得双目滔滔的流下泪水!

因缘法,普通的人听了或许不会怎样,可是听在追求探讨真理的舍利弗的耳中,他像自己多年修行的功夫都是白费,这是不错的,认识因缘的人,才能认识佛法。

第二天,舍利弗和目犍连带领他们二百弟子,一同到竹林精舍皈投在佛陀的座下,佛陀也很欢喜,觉得自己所证悟的真理,到今天才真正有能接受的人,舍利弗和目犍连也觉得他们遇到了真正的老师。

三、监督祇园的工程

舍利弗皈依佛陀以后,僧团的力量大为增强起来,佛陀很信用舍利弗,第一次奉佛陀的慈命到北方弘法,并监督祇园精舍的工程,就是舍利弗。

原来,竹林精舍是在南印度的摩揭陀国,佛陀成道的最初二年中,在印度的北方,还没有一个说法的根据地,因缘机遇,北方桥萨弥罗国舍卫城中的须达长者,因到南方访亲,得见佛陀的圣颜,自愿皈依,并发心要在北方建立精舍,供养给佛陀,普洒甘露法水。

须达长者在舍卫城中用黄金布地买下祇陀太子的花园,作为精舍建筑用地,并要求佛陀派一个设计和督导工程的人,佛陀知道北方因为自己还没有去,不用说,那全是外道的天下,到北方去,不但要督导精舍的工程,而且更要能降伏外道的徒众。就这样,舍利弗跟须达长者到了北方的舍卫城。

精舍才动工不久,果真不错,魔难来了,很多的外道嫉妒佛教的开展,他们一致的要求须达长者打消建立精舍供养佛陀的本意,甚至要他不要信仰佛陀。

须达长者是已接受到佛陀法恩的人,无论如何,他是不会听信外道的话,因此外道就想和佛陀的弟子舍利弗辩论,他们想辩倒佛教。以便让须达长者醒悟过来,须达长者听到这个消息大惊,他心想,一个舍利弗怎么能辩得过那么多的外道?

须达长者很忧愁的把外道的意思告诉舍利弗,舍利弗反而大喜,他觉得这正是一个给他代佛陀宣扬教法最好的机会。

约定了开辩论大会的时间、地点,外道推举出数十名主辩的论师,佛教只有舍利弗一人。

在数量上佛教虽然只有舍利弗一人,但在力量上,一个舍利弗也许抵上千万个外道。舍利弗是佛陀弟子中无比的弟子,他本来就出身在婆罗门教的家庭,祖父、父亲,都是婆罗门中有名的论客,都是全印一流的学者,舍利弗的学问受着这样良好的血统遗传,他精通外道的一切典籍,而且他现在是皈依佛陀证得圣果的人。

由舍利弗来和外道辩论,那是再恰当没有的人选。

这一场辩论,舍利弗是胜利了,有些外道也是能接受真理的人,他们都愿由舍利弗介绍,皈依大圣佛陀。佛陀还在南方,德光就先庇照到北方,这一次由舍利弗介绍皈依佛陀的人,不下上千万的数目,须达长者到这时候才觉得自己的鼻子高了起来,他佩服舍利弗,更感激佛陀的威德。

祇园精舍的工程进行很快,在舍利弗的设计之下,计有十六殿堂专供集合之用,又有六十小堂,此外还有浴场、池泉等等。当精舍将要完工的时候,舍利弗对须达长者说道:

“须达长者!请你看,这时天空中出现了什么东西呀?”

“尊者!我看不到有什么东西。”须达长者失望的回答。

“这是难怪的,肉眼是不能见到这样的变现,现在你仗我的天眼神力,请你再看一下吧!”

“呵!尊者!很多庄严堂皇的宫殿!”须达长者欢喜若狂地告诉舍利弗。

“这都是六欲天中的宫殿,因为你布施精舍给佛陀说法,精舍虽未完成,但六欲天中你的宫殿早就为你完成了。”

“尊者!六欲天中这么多的宫殿,我究竟将来住在哪一天才好呢?”

“忉利天寿命很长,知道修行,勤于佛道,不易堕落。”舍利弗解释给须达长者听。

“那我将来一定愿生在忉利天宫!”须达长者说时,其余的宫殿就渐渐地隐没,唯有忉利天的宫殿更金碧辉煌地现在空中给须达长者看,须达长者的欢喜,是他生平从来没有过的。

四、不退大乘心

须达长者因布施精舍给佛陀,而能借舍利弗的天眼和神力看到天上的宫殿,舍利弗的眼睛,在他往昔因中大概是六十小劫以前行菩萨道的时候,有着这么一段故事。

舍利弗发心修菩萨道行大乘布施,他不但愿意把自己所有的房屋、田园、财产等所有的资身物件很欢喜地布施给人,他最后甚至身体、性命,也毫不吝惜地愿意布施给人。

发这样真切的愿心,可以惊动天地,所以就有一个天人想来试试他的道心。

天人化现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在舍利弗必经的路上等候。见到他来的时候,就嚎啕大哭,舍利弗见了不忍心,上前慰问道:

“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哭得这么伤心?”

“告诉你也没有用!”

“我是学道的沙门,发愿救度众生的苦难,只要你有所求,凡是我有的,都可满足你的心愿。”

“你是不能帮助我的,我在这里哭,是因为我的母亲害了不治之病,医生说一定要用一修道者的眼珠煎药,我母亲的病才能好。活人的眼珠已经不易得,修道的人的眼珠又怎么肯给我呢?想到病床上呻吟待救的母亲,我不觉在伤心地痛哭!”

“这没有关系,我就是修道的沙门,我愿意布施一只眼珠给你,以救你母亲的病难。”

“你愿意布施一个眼珠给我?”青年欢喜得跳起来。

“我的一切财产都布施给人,正想进一步的行大乘道,愿意将身体布施,苦无受施的人,今天遇到你,满足我学道的愿心,我真欢喜高兴的感激你,你就设法来取去我一个眼珠吧!”

六十小劫前修道的舍利弗心中想,我有两个眼珠,布施一个给人,还有一个仍然可以看到东西,这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妨碍。

他叫青年人设法取他的眼珠,青年人不肯,他说道:

“这不行,我怎么可以强夺你的眼珠呢?你愿意的话,你可以自己挖下来给我。”

舍利弗一听,觉得他说得有理,当即下大决心,勇猛忍苦地把左边一个眼珠用手挖出,交给青年的手中,并说道:

“谢谢你成就我的愿心,请你拿去吧!”

“糟啦!”青年人接了眼珠,大叫道:“谁叫你把左边的眼珠挖下来呢?我母亲的病,医生说要吃右边的眼珠才会好呢。”

舍利弗一听,真是糟啦!他怪自己怎么没有问他一声再挖眼珠,现在怎么办呢?把左边的给他,还有右边的可以看东西,若再把右边的眼珠挖下来给他,那连走路都看不见了。可敬可佩的舍利弗,他不怨怪别人,他想,发心发到底,救人也要救到底,难得遇到一个接受布施成就自己道行的人。舍利弗这么想后,就安慰青年说道:

“你不要急,刚才是怪我粗心,怎么就没有问清楚再挖眼珠,现在我知道了,横竖人的身体是虚幻无常的,我还有右边的眼珠,我愿意挖下来给你做药,医治你母亲的病。”

舍利弗说后,又再下大决心,勇猛忍苦地把右边的眼珠挖下来交给那个青年。

青年接过舍利弗的眼球,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说,把舍利弗的眼珠放在鼻子上嗅了一嗅,当即往地上一摔,并骂道:

“你是一个什么修道的沙门?你的眼珠这么臭气难闻,怎么好煎药给我母亲食用!”

青年人骂后,并用脚踩著舍利弗的眼珠。

舍利弗眼睛虽然看不到,但他的耳朵没有聋,他听青年人骂他的话,用脚在地上踩踏他眼珠的声音,他终于叹口气,心中想:众生难度,菩萨心难发,我不要妄想进修大乘,我还是先重在自利的修行吧!

舍利弗这样的心一生起,天空出现很多的天人,对舍利弗说道:

“修道者!你不要灰心,刚才的青年是我们天人来试探你的菩萨道心的,你应该更要勇猛精进,照你的愿心去修学。”

舍利弗一听,很惭愧,利他的菩萨心又再生起,他当即就成就了不退的道心。

六十小劫来,舍利弗不休息地学道,这一生遇到佛陀,证得圣果,所以能有天眼通。

                                 (未完)

                                返回页首

      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