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艺演出
(视频在线播放)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24
 

悉达多太子 

  为了众生的幸福与快乐,难道我不应该去探索真理吗? ——悉达多太子

  净饭王~迦毗罗卫国国王,悉达多太子之父

  耶输陀罗~悉达多太子妃,后出家,证阿罗汉果。

  净饭王好久没有见到太子了。由于思子心切,在大臣克鲁德亚的陪同下,净饭王来到太子寝宫,探望儿子。老国王坐下以后,耶输陀罗跪倒他的脚前,行了礼,然后退回一旁,恭恭敬敬地站在不远的地方。

  “儿媳呀,太子在家吗?”国王问道。

  “父王,我夫君到隐居处拜访隐士巴兰德·克拉玛去了。他去了有好久了,可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耶输陀罗答道。

  突然,耶输陀罗看到,国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警觉不安起来。净饭王久久地默然无语,显得心神不安。最后他说道:

  “儿媳,你还记得,在你来这里的第一天,当我吻你,并祝福你时所关照的话吧?你还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不要做任何会引起他厌恶人生、疏远世俗生活的事吗?是我,他的父亲,而不是那个苦行僧巴兰德·克拉玛能为他的生活快乐提供一切。但他为什么还要去见那个苦行僧呢?难道他能给我儿子荣华富贵吗?唉!每当我想起婆罗门国师的预言将变成事实时,我就心如火焚。为了我的江山社稷和释迦王族,我在他身上寄托了我的一切希望。儿媳啊,当你发现太子稍有不安和烦躁时,你就应该及时地告诉我,这是你的责任。”

  “请原谅我。亲爱的父王,也许您还记得吧,有一天,我曾告诉过您,即使在万籁俱寂的时候,我夫君也还是久久地坐在床上深思冥想,不与我同枕共眠。自从您关照我的那一天起,我一直谨慎小心,我的一言一行都想使他心灵恢复平静,如同他的身影,我时刻寸步不离地伴随着他。即使如此,亲爱的父王,他总是滔滔不绝地对我说,在我和他之外,一定还有一个更为广阔的大千世界。为了了解和认识这个大千世界,他总是喜欢坐在楼上,透过窗户,凝视着外面的世界。他就是不愿意和我多讲话,更不用说与我一起愉快地娱乐了。昨天,他看到在门口不远的一个垃圾箱里,一个首陀罗种姓的孤儿抓着一把粘有米粒的垃圾,贪婪地吃着。这样的情景深深地触动了他,他跑下楼去,走近那个小孩,手拉手地把他带到这里。他叫我拿出王家的饭菜,让小孩尽情地吃饱。”

  “儿媳啊,你怎么能让佣人把剩饭菜扔在那片开阔地,使人容易看见?”

  “父王,在我来这里之前,那个垃圾箱就在那里了。我夫君一定早就知道那里有个垃圾箱。他受到的刺激和触动并不是垃圾本身,而是那个抓吃米粒、孤苦伶仃的小孩搅乱了他平静的心。”

  “儿媳,我将下令不许任何首陀罗及其他贱民进入王宫大院。请你现在详细地告诉我,当太子把这个小孩带到这里之后,他又说了些什么?”

  “父王,当我看到那个小首陀罗被带进来时,我就感到十分的惊讶,我赶忙跑到我夫君身边。只见小孩浑身颤抖,吓得讲不出话来。他十分瘦小,皮包骨头,眼晴深陷。我夫君的手还一直拉着那个孤儿的手,他对我说:

  “噢!耶输陀罗,这个无依无靠的小孩同样是人类的后代。可是,当我们在享受王家的山珍海味时,这个不幸的小孩却在垃圾箱里捡吃被抛弃的食物。他一看到我就吓呆了,感到无地自容。我真是伤心不已。耶输陀罗,拿出香美可口的饭菜,让他尽情地吃一顿美餐吧。”

  “你就没有做声?”国王焦急地问道。

  “父王,我又能说些什么呢?在我夫君示意之下,我就给那小孩盛了一钵饭。他接过饭钵,一屁股坐在地上,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王家大院哪里有给首陀罗种姓吃饭的钵?你难道病了不成!”国王发怒了。

  “原谅我!请父王息怒。我知道我应该遵循对待首陀罗贱民的风俗习惯,所以,我叫一个宫女拿来一张芭蕉叶摆在地上。可是我夫君却叫我给他一个饭钵。”耶输陀罗眼晴里噙着泪花。

  国王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这是他以前没有想象到的。带着一腔忧伤,他咕哝道:“哦!天哪!天哪!”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