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悉达多太子 

  为了众生的幸福与快乐,难道我不应该去探索真理吗? ——悉达多太子

  悉达多太子答道:

  “车匿,我也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吧。我对解脱的理解与你所说的不同。我坚信,我蕴藏着一种潜在的力量,这种力量能为人类作出更伟大的贡献。这种事业远远地超过我继承王位、领导释迦族所能为黎民百姓做出的一切。车匿,我的朋友,如果真的有一种能帮助人类摆脱痛苦、追求幸福的圣法,难道不值得我去发现这种圣法吗?为了众生的快乐与幸福,难道我不应该去探索真理吗?”

  “太好了!太好了!太子。我祝愿您不断努力,顺利成功!”车匿欢叫起来。

  两人骑着马,一路来到迦毗罗卫城中的一个苹果园附近。在那里,一群年轻人正围成一堆。他们兴奋得无法控制自己,一个劲地叫喊着,手舞足蹈,洋相百出,喧闹声响个不停。

  “什么事,车匿?”太子问道。

  “可能是一群不法之徒又在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们好像在戏弄一个绝望无援的人,以此来娱乐自己。”

  扬鞭催马,太子走近人群。大约二三十个立菜威族、拘利族、以及释迦族的子弟们正强按着修行僧,迫使他礼拜一个一丝不挂的妓女。提婆达多王子一手拿着宝剑,一手拎着可怜的苦行僧的头发,耀武扬威地发着命令。

  “太子,您看到了吗?您的小舅子就是这群专横霸道之徒的头头。这些可鄙的强人,只顾自己的快乐,忘记了对神圣的尊敬,也忘记了对他人人格的尊敬。”车匿愤愤不平地说道。

  悉达多太子纵身下马,推开人群,来到提婆达多跟前。那个妓女笑嘻嘻地仰躺在地上。提婆达多正挟着那个绝望无援的苦行僧的脖子咆哮道:“拜!快拜!”这时已来到这边的太子早已怒火满腔,忍无可忍,他跃身上前,给提婆达多猛的一拳。提婆达多措手不及,昏头转向地被击倒在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摔倒的地方爬了起来,眼里冒着火花,四处寻找攻击他的人。

  悉达多太子俨然像一尊威严的天神站立在他的跟前。

  “听着,提婆达多兄弟。我打的是那个缠住了你头脑、无法无天而又自高自大的魔王。我愿同这样的魔王战斗一生。你侮辱了一个对一切众生没有恶意的慈悲的修道者。你怎能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来!这不是像你这样的人能干得出来的事。侮辱一个圣人,就是侮辱你自己。”

  提婆达多怒火冲天,咆哮道:

  “好大胆的悉达多。从来没有一个人胆敢碰我一根毫毛。今天,你竟敢打了我。虽然你是我的姐夫,但让它见鬼去吧。我要把你杀死在这里,千刀万剐,以泄我心头之恨。”

  悉达多太子镇定自若,平静地说道:

  “可怜的东西,请努力驾驭缠住你的那个魔王吧!”

  被怒火吞噬的提婆达多,在他的同党伙伴面前怎能容忍如此的打骂、奚落。他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你就是侵犯我的那个胆大包天的魔王,我要跟你算帐。”

  说着,他挥舞着宝剑,直奔悉达多太子而来。说时迟,那时快,车匿已纵身跃到他们中间。

  “走开,车匿,把宝剑给我。”悉达多太子静静地说道,他接过车匿手中的宝剑,把车匿推在一旁。

  这时,拘利族和立菜威族的王子们一下子又围起一个圈子。提婆达多和悉达多两人面对面地站在圈子的中间。但是,就在车匿被推开的一瞬间,那位修道士已经站在他们的中间了。

  “尊敬的王子们,真理不能由瞋心来显现。收回你们寒光闪闪的宝剑,各自分开,请听我布说扬善弃恶之道。”修道士说道。

  “你的真理对我来说狗屁不通。滚开!废物。不然,我将把你碎尸万段。”提婆达多狂叫了起来。

  “释迦族的子弟们,提婆达多王子,我相信你可能会这样做的。你杀我比你杀你姐夫容易多了。但是,我不会因害怕而躲开的。你可以像撕香蕉皮那样把我剁成碎片,但是,你最终会认识到你的勇猛、高傲给你所带来的一切。”

  提婆达多的心完全被这位隐者镇慑住了。他的话语平静而诚恳,他没有记恨挨打受辱之事。这时,提婆达多意识到,与他姐夫拼命并不是一种道德的行为。他强压住怒火,把剑狠狠地插入剑鞘,怏怏地走开了。

  悉达多太子对渐渐远去的提婆达多说道:

  “兄弟,不要把我打你的事记在心上。我这里给你赔礼了。我虽然动了肝火,但是,你和你的朋友当众侮辱这位圣人更是一件错误的事。再说,我打的不是你,而是那个纠缠住你的魔王。今后你自己要小心,不要再做出这种无法无天的事了。这样的事不应该是我们释迦族人做的。”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