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要发现人生的真理。
                   —— 悉达多太子

  耶输陀罗端来一盆水,准备替丈夫洗脚时,太子说道:

  “耶输陀罗,你不要洗我的脚,你还是把我的手洗一洗吧,把我的右手先洗一洗吧。”

  耶输陀罗用毛巾擦干了他的脚,站起身来,仔细地端详着他的右手。

  “殿下,您的右手没什么呀。不是同您的左手一样地干净吗?”

  “不。我的右手并不干净,你一定得洗一洗。我希望这件事由你这位提婆达多的姐姐来做。”

  耶输陀罗惊讶地望着丈夫郁郁不快的样子。

  “殿下,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您闷闷不乐,好像忧伤着什么似的。您知道,您的担忧就是我的忧愁。您为什么提起我弟弟的名字?他是一个十分机灵的人,但他确实也不守规矩,目中无人。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等你洗干净了我的手以后,再告诉你。”

  在太子的再三催促下,耶输陀罗开始用水洗太子的右手。这时太子方说道:

  “耶输陀罗,我们的宫外发生了一件让人不快的事。有一个人,一心潜入森林,虔诚修习离世的隐居生活,他不时地乞食于街头。可是,另外有一个人,却揪着他的头发,蛮横地强迫他礼拜一个裸体妓女。就像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娱乐,迫使一个猴子玩耍似的。这个人就是你弟弟。今天,在城里的一个苹果园里,他一手拿着宝剑,强迫苦行僧蒂干巴罗这样做。他的朋友们站在一旁看得很开心,手舞足蹈。他们以这种寡廉鲜耻的勾当为快乐。当时,我忍无可忍,看不下去这种猥亵的可耻行径,冲到你弟弟跟前,打了他一拳,把他击倒在地。”

  “哦,我的天哪!他是一位粗鲁而蛮不讲理的人。他有时甚至残酷无情。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赌咒发誓要报仇?”

  太子走上楼,坐在楼上窗户旁他常坐的椅子上。耶输陀罗也跟着上了楼,善良、纯洁的王妃知道她弟弟的性格,一想到一种不可预测的危险随时会降临到她丈夫身上,她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亲爱的耶输陀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哭呢?当他被我击倒在地,并疯狂地拿着宝剑朝我奔来时,那个苦行僧挡在我们中间。他那种无法抗拒的气概镇服了你弟弟无法控制的怒火。我想,你弟弟对他所做的一切也有一点悔悟和抱歉。”

  耶输陀罗抱住丈夫的双腿,望着他的脸,眼里充满了泪花,说道:

  “殿下,千万小心。他像一条惯咬人的蛇,报复心极强。他随时随地都会向您进行报复的。为了您自己,请不要再出宫了,即使要出去,请带上我。”

  “耶输陀罗,我怎能从此像个女人一样地被关在宫中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殿下。我是说,当您出去时,我也应该和您在一起。”耶输陀罗赶忙说道。

  夕阳西下,寒风从冰雪覆盖的山里刮来,暗淡的灯光在街头一闪一亮。在幽静的街道上,悉达多太子正朝他父亲的王宫走去。

  这时,国王正与宰相兀德在前宫商量国事。太子跪倒行礼之后,站到一旁。

  “吾儿,你坐下吧。”国王温和地说道,“今天下午,我去了你的寝宫,但没见到你。”

  “父王,耶输陀罗告诉了我您来探问之事。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赶忙来了。我想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吧?”

  “吾儿,听说你去拜访了苦行僧巴兰德·克拉玛。有这回事吗?”

  “是的。父王,哦,苦行僧的隐居处太惹人喜爱了。在那里,即使是枯燥焦黄的草叶,在我眼里也有一种超脱的美。可是,苦行僧一句话都没和我讲。”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