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要发现人生的真理。
                         —— 悉达多太子

“吾儿,难道那个苦行僧的隐居处比你的宫殿和王妃更能使你快乐吗?”

悉达多没有直接回答他父亲的问话。过了一会儿,他说道:

“父王,耶输陀罗是一个出色的好妻子,我爱她。但是,我却深深地被苦行僧竹林的幽静迷住了,我不能准确地说出为什么。但是,我认为,那里是一座远离世间痛苦与贫困的极乐世界。”

“你有没有世间的痛苦和贫困?”国王问道。

“没有,父王。”

“那你还谈什么世间的痛苦和贫困?”

“父王,我认为,这个世界确实充满了痛苦与贫困。”

“吾儿,你是我释迦王族唯一的希望。作为将继承王位的太子,你一定不得有任何虚无渺茫、脱离世间现实的言行。隐居修行是老年人的事。我要把释迦王国的江山交给你,让你公正地治理好这个国家。如果你还不满足于这一个国家,你可以征服邻近的诸侯国,如拘利、克舍。你不仅有统一北印度的才干,你还可以成为一个联合统一全印度的转轮圣王,建立一个仁治的国家。就像一位母亲希望看到他的儿子从摇篮中挣脱出来,放手奔跑,我的希望就是想看到你听朝问政,成为人间的一代英主。”

悉达多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谨慎地轻声说道:

“父王,您还刚刚进入暮年,您仍然能为您的王国奉献执政多年。我想,我的治国安邦本领,以及识别人类善恶言行的能力还不丰富。父王,现在我才意识到我对人类世间的事了解得太少了。请给我更多的时间吧!”

宰相兀德在一旁讲话了:

“陛下,您说的确实千真万确。但是太子说的也有道理。太子年轻有为,精力充沛,并具有非凡的军事才能。他能征善战,威服三军。更重要的是,他具有无限的智慧,智勇双全。陛下,释迦王族当前急需的是一位挂印的帅才。现可宣布他为王国的继承人,并授予他大将军军衔。拘利族人常常骚扰欺负我们,他们在同我们接壤的偌黑泥河上游拦河筑坝,抢走了我们的水源,我们的田野因供应不上水而荒废。而他们却水源充足,年年五谷丰登。如果我们战胜了拘利王族,这个世世代代没能解决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陛下,您就下令太子操练兵马,准备攻打拘利王族。”

听了兀德的高谈阔论,悉达多太子平静而温和地说道:

“宰相大人,我们出兵攻打拘利族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想把整个河流占为我们所有?”

“是的,殿下。这样,我们的国土、乡村、城镇就会有充足的水利资源。我国人民的贫困现象就会自然消失。释迦王国自然而然地就会成为全印度最繁荣富强的大国。”

“那么拘利王国又将会怎样呢?”

“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只要我们的国家能和平繁荣,其他王国的事就不是我们所关心的了。”

“宰相大人,这样做符合正义之道吗?”

“这样做符合王国的传统习惯和规矩。为了王国的利益,哪管敌人蒙受多大损失。国王有责任用武力来解决争端……”

兀德还没有说完,国王就不耐烦地接过话头,说道:

“吾儿,你为什么如此关心拘利王族?你就不想一想你自己的同胞了?”

“父王,这并不是释迦族与拘利族的问题。这是正义与非正义的问题。”

兀德立即插上话,说道:

“这里并没有正义与非正义的问题,这与刹帝利种姓的职责是不同的两码事。刹帝利的传统就是:为了人民的需要,他们应毫不犹豫地奔赴战场。殿下的神圣天职就是解决释迦族人民迫切需要的一切,而不是考虑正义和非正义。释迦族人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你是我们唯一能够武装释迦族的人,只有你才能率领释迦族将士们驰骋疆场。为了释迦族的利益与前途,你应义不容辞地肩负起这个光荣的使命。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和希望。”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