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要发现人生的真理。
                         —— 悉达多太子

当宰相兀德如此激昂地说了一通以后,太子认为他应该针锋相对地阐述自己的观点。

“父王,无论刹帝利的传统怎样,我都认为,我的一生应奉献给全人类的正义事业。我既不赞成,也不希望用屠杀众生的手段来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我憎恨这样的暴行。同属于人类,不管是释迦、拘利、安歌、摩揭陀,还是南方的玛黑里,我看不出他们其中有什么区别。”

“殿下,假如敌人正准备发动侵略我国的战争,试图消灭释迦族,破坏我们的村庄和田野,抢劫我们的财富,那时你将要怎么办呢?是不是因为愧疚、害怕杀人,你就徒手等待敌人冲进你的寝宫,横刀架剑于你的脖子之上?”

“不,宰相大人。”太子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敌人发动了这样野蛮的侵略战争,我将第一个拿起武器。为了保卫正义,我将毫不迟疑地冲锋陷阵。我讲一个今天发生的事给你听听。在我们的苹果园中,我的兄弟提婆达多迫使苦行僧帝干巴罗礼拜一个裸体妓女,他陶醉于这种低贱的勾当。当时,我被激怒了,忍无可忍,冲上去把他打倒在地。看在增进人类幸福事业的份上,请不要再怂恿、鼓动我去做那种邪恶不公正之事。如果是为了正义,即使是战争,我也在所不辞。我时刻准备着为此战斗一生。”悉达多太子毅然说道。净饭王沉默不语,兀德忧心忡忡地望着地面,久久地谁也没开口讲话。

最后还是国王打破了沉闷的气氛,慢慢地说道:

“儿呀,我真不明白你。”

“父王,真的,就像您不了解我一样,我也不了解我自己。我唯一希望就是要发现人类的真谛。请允许我这样做。也许要花好几年,我才能发现宇宙人生的真谛,但只有这样以后,我才能像您希望的那样考虑继承王位的事。”

净饭王无力地站了起来,一脸的不高兴。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显得无限的悲伤,失望。他猛然想起婆罗门智人憍陈如在太子诞生日的预言,凄凉地说道:

“儿呀,我将回去躺在床上为你的选择伤心。”

他的话像利剑一样深深刺着太子的心,太子看到他那年迈体衰、伤心不已的父王,踏着碎步,踉踉跄跄地走开了,太子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双眼一动不动地紧紧盯在地上,然后望了望宰相的脸,颓然地坐在一旁。兀德声音颤抖地说道:

“哦,太子呀,伤害慈父的心是一大大的不是。他爱你超过了他自己的生命。而你却给他在精神上带来极大的痛苦。这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孽啊。你还不赶快去安慰安慰他。”

“宰相,我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太子,你的父王一直生活在一种痛苦的折磨之中,整天忧心忡忡,担心你将抛弃世间的生活,离家出走,成为一个穿着粪扫衣,过着隐居生活的苦行僧。你刚才的一番话足使他相信这一点。你应该向他保证你决不会放弃世俗生活而隐居。”

“宰相,我现在还没有过隐居生活的想法,但我不敢保证将来不会。我现在的希望就是寻求真谛。”

“果真如此的话,快!殿下,快去告诉你父王,你还没有想出家的事。”兀德兴奋地说道。

净饭王这时泪流满面,弓身卧倒在床上。

“请原谅我,父王。”太子趋步走到床前,站在他父亲脚旁,低声说道。

国王擦了擦带着泪花的眼眶,睁开红肿的眼睛,望着他的儿子。

“父王,我是带着无限的惭愧来看望您的。父王,请不要悲伤,我还没有想什么出家的事,我想的只是如何寻找真理。”

“儿呀,从你的这些话中,我又能得到什么安慰呢?答应我,你将永远不抛弃世间生活。答应我,你将继承释迦王族的王位,捍卫释迦王族的利益。儿呀,这些才是我想得到的啊。”国王恳求道。

“父王,我不敢肯定我将来是怎么想。但是,至于您深厚的期望,那就是继承王位的事,我现在就可以给您一个直截了当的回答。我答应,保证在您百岁之后,我将处理好王国大事。”

净饭王听了太子的话,喜上心头,一下子坐了起来,紧紧地拥抱着太子,说道:

“儿呀,这才是我想要听到的。”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