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无论道路多么艰难曲折,我将努力发现这条无上正道,以此来为现世
  或未来世众生谋福利。

                            —— 悉达多太子

转眼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王耕节”。净饭王穿戴整齐,跨上骏马,带着太子,在文武百官前呼后拥下,前往王地举行传统的王耕大典。牧民们赶着膘肥体壮的牛群走在队伍的前面。一队队马车拉着鞭子、绳索及其它农具紧跟在后面。当浩浩荡荡的队伍走近宫门时,太子一眼看到一只老母羊和一只小羊被拉进宫。一个人正使劲地拉着套在羊脖子上的绳索,另外一个人挥舞着满带荆棘的树枝,拼命地抽打着两只不肯朝前走的羊。两只羊在撕心裂胆地嚎叫着,但在一阵鞭抽棍打之下,它们又不得不拖拉着身子往前走去。望着这种情景,太子感伤不已,说道:

“父王,您看到那两只羊了吗?它们为什么不肯进宫呢?为什么这样?”

“吾儿,那是两只奶羊,也许是因为害怕马群而畏缩不前吧。”

老国王明白这两只羊是被拉到宫中宰杀,用来王耕祭祀的,但他不愿对太子吐露真情实相。太子没有从他父亲那里得到满意的回答,他想进一步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哦。父王,您看那些可恶之人,使劲地抽打两只遍体鳞伤的羊,羊奶还在往下淌呢,腿也在流血了。它们的嘶叫声有多悲哀啊!好像疯了一样,恐惧地往后退缩着。”

国王答道:

“吾儿,你为什么浪费时间,谈论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呢?我们谈一谈今天的王耕节不更好吗?吾儿,在这吉祥的节日里,百姓们用60张犁,耕种90亩王田。对我来说,他们的积极性和快乐感是十分重要的。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汗流浃背的百姓们,无忧无虑、快乐平安地劳动着。他们肩并肩地耕种,并不理会什么等级差别。吾儿,如此充满了吉祥的王耕节给我带来了无限的喜悦。可是那些隐士们,害怕今生后世的痛苦,隐居深山老林,依靠别人的供养生存。他们的寂静安详是无法与我这种喜悦心情相比的。为了解除饥饿,农民们辛勤地在田里耕种,他们比那些一心妄想消灭痛苦的隐士要高尚得多。儿呀,我们生在世上,就是为了尽可能地生活得幸福、美满、长寿。人类没有必要来探索什么是生活之本。勇于战胜一切艰难困苦,排除道路上的重重困难,这些才是人类应该追求的。这也是人类最高尚的。我不相信巴兰德克拉玛这种你所极力赞美之人。他们一看到蚯蚓被犁断在犁沟中,就不从事这种‘罪恶’的职业。从而,他们痛恨世间的生活,寻找安隐。看看跟随着我的黎民百姓吧,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希望和信心。他们把农耕当成他们的终身职业,从不厌恶生活。儿啊,你有匡世济民的宏志,又有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和胆略。勇敢地承担起领导百姓的重任吧!供给他们需要的食物。你也能享受人世间的美好生活呀!”

“父王,您讲了这么多是针对我而来的吧。”太子微笑道。

“是的。对你,我的儿子。我就直截了当地对你说了。”

“父王,人类仅仅是为了消除饥饿而挣扎、奔波吗?我认为,每一众生都在为了消除饥饿,满足欲望作着无休止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即使是野兽也寻求肉欲,积聚粮食。这是世间普遍存在的自然规律,可您怎能说这是人类的高尚道德情操?”

“吾儿,野兽自己并不生产粮食。他们以捕食其它动物为生,或者以食植物的叶、根而生存。他们毫无人性可言。”

“父王,您认为那些以游猎为生为乐之人也属于人类?”

“吾儿,不吃肉,人也能生存。释迦族有的是稻谷。”

“父王,您可知道,王耕节的特别午餐是什么吗?”

“我想,我们将吃米饭,还有一些蔬菜和肉食。”

“父王,您又从哪里弄到肉呢?我想,肉不是一种可以种植的食物。父王,我猜想,那两只在棍棒驱赶下,被拉进宫的羊会成为我们的盘中餐。父王,我明白了,它们并非我们的奶羊。屠杀那些无辜的动物,做出可口的佳肴,这是一种残忍的行径。为了享受而宰杀生灵并不符合人类的尊严。哦,父王,为了我们的午餐,它们真的要被杀掉吗?那只绝望了的母羊、以及靠在它身上发抖的小羊是多么可怜啊!太残忍了,父王。”太子悲伤地说道。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