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无论道路多么艰难曲折,我将努力发现这条无上正道,以此来为现世
  或未来世众生谋福利。

                            —— 悉达多太子

“儿呀,我不敢肯定地说这两只羊将会被杀死。再说,这不是在我的指使下干的,而是宫中那个管理御食的官员叫这样做的。正如一个苦行僧无所分别地接受人们供养的饭菜,我品尝摆在我面前的所有佳肴,不管端来的是蔬菜,还是荤菜,我并不加以区别。因为我喜欢多种多样的味道。我没有必要检查这些食品是由公羊肉、母羊肉,还是小羊肉做成的。我不想知道它们的颜色、大小及年龄。儿啊,厨师和官员会检查饭菜的质量。你不要为此多费心神了。”国王说道。

“父王,那只母羊和小羊的影子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真受不了。眼巴巴地看着这些无辜的动物,一会儿的工夫就要成为高傲自大的释迦族人的盘中餐。父王,对这些可怜的四足动物发发慈悲吧!请下旨厨师,不要为了饮食而宰杀这两只小动物了。我这就赶回去传达您的旨意。”太子激动地说道。

在太子的再三恳求下,国王最后同意了。太子快马加鞭,火速赶回宫中。突然,从王宫后院的御厨里传来了一阵骇人的嚎叫声。太子调转马头,刻不容缓,直奔过去。但是,他只看到两只羊,直挺挺躺在地上,腿脚还被绑着,头却歪在一边,鲜血还一个劲地从脖子里流淌出来,腿也在无力地颤抖着,在痛苦地呻吟……

太子满腔悲愤,不禁大叫起来:

“哦,不幸的人啊!你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你们还有一点善心吗?”

太子责问道。

太子不忍心再看一看这可怕的场面。他左手撑着前额,把脸转过一旁,眼里含着悲伤、痛苦的眼泪,紧紧地盯着那位手提血淋淋的屠刀、毫无表情地站在一旁的屠夫。

“屠夫,你怎么如此残忍呢?一刀捅死这只还有小羊吃奶的母羊。太残忍了!告诉我,你又怎么忍心杀死这只如同婴儿、仍然还在吃奶的小羊?为了什么,你要屠杀无辜?”

“请息怒,殿下,请原谅。那只母羊是用来做王耕节的祭品的。小羊肉是专为大王和殿下准备的。”屠夫惶惶不安地说道。

“谁下令为我宰杀这只小羊的?”

屠夫胆颤心惊,一声不吭,双手并排着放在胸前。过了一会儿,他小声地说道:

“请息怒,请殿下息怒。宫中每天都要为殿下和王妃准备肉食。这些肉都是从一只小羊或一只小牛身上取下来的。今天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啊!”

“住口!不许为我和王妃再从宫中拿取任何肉食。我一点也不知道宫中每天干着这样的罪恶。我将特别注意,以后不再吃荤食了。狠心的屠夫,告诉我,你是怎么以屠杀为生的?难道你一点善心都没有了吗?你怎能逃脱这些罪孽的报应呢?”太子声音颤抖起来。

屠夫赶忙扔掉沾满鲜血的屠刀,双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低着头,双手合十道:

“殿下息怒,请容我禀告。我每年到恒河里洗一次澡,用藏红色的乳液涂抹整个身体,然后再把整个身子浸泡在水里。这样,圣水将洗刷我的一切罪恶。宰杀牲畜已是我家七代相传的手艺了。他们都是用这种方法来洗罪的。”

“愚昧无知的人,你还积德行善不?”

“殿下,我也做善事。我亲自服侍、清洗、喂养我那年迈多病、卧床不起的父亲。他每天气喘如牛,遭受着无限的折磨。我每天要照顾他的起居。怀着一颗报恩行善之心,我这样做已经七年了。”

“愚昧无知的人,假如圣洁的河水会洗掉你的罪恶,你怎么想不到,圣水也许会冲走你的善德呢?可怜人,不要盲目地相信这一套。不要再干这种从根本上讲就是罪恶的事了。你父亲惨受七年痛苦,正是这种罪恶的果报。”

满怀感伤的太子,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只羊,他联想到整个世界就是一个由无限痛苦构成的整体。他弄不清楚医治这种病苦的方法,是王权,还是圣法?

太子没再说什么,一声不吭地走了出来,跨上马,继续前行。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