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无论道路多么艰难曲折,我将努力发现这条无上正道,以此来为现世
  或未来世众生谋福利。
               —— 悉达多太子

苏宝曾经是全城最漂亮的妓女。人人都为她争风吃醋。她曾有倾国之貌,名噪一时。但是,她现在已是人老珠黄,再没有人来找她了。这时,她正毫无目标地信步走在迦毗罗卫城里。价值连城的卡丝衣裙拖拉在泥水里,不一会儿,她又呆坐在路旁,好似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裸露着上身。她久久地凝视着长长的释迦族高官达贵的游行队伍,不禁自言自语道:

“这些人中,只有年轻人我不认识。但我对他们的父辈们太熟悉了。他们现在也都白发满头了。那时他们的头发都是乌黑发亮。想当年,他们来到我的身边,并不像现在这样地望着我。哦!释科达那,你还记得吧!你曾向我求婚,并叫我放弃妓女的生活,而成为你的妻子。释科达那,当我告诉你,不仅许多释迦族的王子们曾这样对我说过,那些曾来到我的床边,漂亮而潇洒的立菜威王子们也曾这样说过。当时,你的脸一下子变得多么难堪。哦!释科达那,我的恋人,现在立菜威的王子们不再来找我了。你就娶我为妻吧!”

苏宝望了望四周,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大路上早已没有人影了。当她发现没有一人在听她的梦话、笑语时,这位老女人闭上了嘴,低下了头。

她看到,在她的面前,一群黑色剧毒蚂蚁窜成一队,匆匆忙忙地赶着路。她入神地望着,突然,一个念头跃入她的脑中。她小心翼翼地用两只手指抓起一只大蚂蚁,放在胸前,并用手紧紧地捂住,然后闭上眼晴,自言自语地说道:

“咬吧,毒蚂蚁,不停地咬吧!当你咬我时,我就会想起频毗沙罗王,那一夜,就是他使我不再是处女了。”

苏宝紧闭着双眼,双手牢牢地抱在胸前。突然,她使劲地捏死了那只蚂蚁,一手撩起她的裙子,开始沿路奔跑起来。跑着,跑着,她猛地看到一个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的年轻人正骑着马走来,她不顾一切,发疯似地冲到马前,牢牢地抓紧马的缰绳,拉住了马。

骑马之人正是悉达多太子。因时间已不早了,他正赶去参加王耕大典,但他并没有因为这个疯女人的无礼而发怒。苏宝挡在路的中央,静静地望着眼前的太子,好久好久。当太子明白了,这是一位精神失常、可怜的女人时,他就任其站着喊着。过了一会儿,苏宝放下缰绳,抓住了马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

“哦!太子啊。我的女佣曾送走十二个像你一样的王子和四位小公主。她用破布把他们包裹好,出去扔在街头。当我的女佣空手回来时,我从来不问一句我的小王子、小公主怎样了。这不是我问的事。可我知道,有些小王子、小公主,我的亲骨肉被那个魔鬼女人活活闷死以后,送到荒郊野外的坟墓堆中去了。哦,天那!多么残酷的罪恶呀。哦,太子,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也许你就是其中一个在我的腹中呆了九个月,后来又被那个佣人送走的婴儿吧!你逃脱了魔鬼女佣的手掌,现在长大成人了。儿呀!我就是你的妈妈。你父亲是净饭王。我一眼就能认出迦毗罗卫城中每一位释迦贵族的脸。但是,他们再也不认识我了。当那个心毒手狠的女佣包裹你们娇嫩的身子时,你们挣扎着,哭喊着。我吻着你们的脸,说道:‘原谅我吧!我的儿子。’我哪有其他什么办法呢?如果我暗中偷偷地把你们抚养,那个可恶的女佣就会拉扯着我去见老板娘。然后,她就会把我从人人吹捧迎奉、满城闻名的歌妓位置上赶下来。儿呀!我的亲骨肉。我的奶曾经喂过你,我的血也在你身上流淌。原谅我吧!叫我一声‘妈妈’,只一声,然后,我就可以安安静静地死了。”

苏宝擦了擦眼泪,然后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太子突然感到一阵猛烈的寒颤。他赶忙下马,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可怜女人的头,说道:

“老妈妈,我就是净饭王的儿子。”

一听到太子这亲切的话声,这个饱经沧桑的女人,带着一股强烈的母爱,发疯似地抚摸着太子的脸、胸脯和手。她身不由己地颤抖起来,薄薄的嘴唇轻轻地掀动了几下。

“老妈妈,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太子问道。

“儿呀,我的亲骨肉。我饿得很。我想要一块金币,请给我金币吧!”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