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12)

     在这大千世界里,我的双脚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 悉达多太子

“亲爱的耶输陀罗,你不要把你的爱心仅仅施及于我。把这种爱扩展到王宫以外的大千世界中去吧!成千上万生活在外面的众生都值得我们爱护和同情。如果你把你的慈悲扩展到外界的一切众生,那么,我们的分离就不会成为你痛苦的源泉。耶输陀罗,我离开你,不是今天,也不是明天。如果你给我生了一个儿子,继承父王的江山,那么,我将会离开你。如果是一个女儿,我们的分离就会拖延。”

“殿下!在那次求婚大典上,当你把一束鲜花送给我时,您难道就不曾希望同我白头偕老吗?并不是在您给我戴上花环时,我的生命才与您连在一起的,早在我第一次听到您的名字时,我就发誓在此娑婆世界中,我将始终不渝地与您同甘苦,共命运。在无数生死中,我们就有夫妻之份。亲爱的夫君啊!我爱您的音容笑貌,我爱您的抚摸,我爱您身上的每一个部分。但是,什么原因使我得不到您的爱呢?告诉我,最亲爱的。如果我身上有任何不纯洁之处、邪恶之处,或者不足之处,只要我能成为您忠诚的妻子,我就一定改掉这些瑕斑污点。”耶输陀罗请求道。

一阵从来没有过的深沉的爱涌上太子的心头,他用手指轻轻地梳着她那瀑布式的秀发,静静地等了好一会儿。

“我最亲爱的王妃!”带着一种温和的声音,太子深情地说道,“我找不出你的任何不足和缺点,就像其他身为丈夫的男人一样,能找到像你这样贤慧的妻子,我感到十分的幸福。即使有一天,我们真的分离了,我将一如既往地爱你。但是,我现在想做的就是把我对你的爱扩展到每一个众生。爱妃啊!我不是为了保护方圆几十里的释迦王国而生的,这终究逃脱不了生老病死。白白地用自己的白骨肥沃大地,那不是一种正当的生命观。我想,拯救人类才是最高尚的正道。”

“我的夫君啊!如果您不见怪的话,我就大胆说了。”耶输陀罗鼓起勇气,用手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激动地说道:

“殿下,请允许我说说我知道的事。如果说错了,请原谅。您想遁入森林,从事折磨肉体的苦行生活,由此来发现离苦之道。您想在乡村、城镇、王国以及整个世界上宣扬圣道,拯救整个人类。但是,正如父王所说的那样,以迦毗罗卫国为中心,建立一个强大统一的大印帝国,广施仁政,使之政清人和,给全国人民带来和平与财富。您不认为,如果这样的话,您将为整个人类作出更伟大的贡献?这样一个强大统一的政府将会保护人民,使之不受贫困、恐惧的威胁。”

太子悉达多笑着答道:

“耶输陀罗,不久以前,我也曾这样想过。但是,只有发动一场屠杀人类的残酷战争,才能建立这样一个像你所说的王国。以如此有限的人力、物力资源,永远实现不了这样的宏愿。话又说回来,在你想来,哪一种王国才是没有恐怖而又繁荣昌盛的呢?耶输陀罗,我想,你的王国并不是那种只有国王、王后、僧侣,以及高官贵族纵情享受豪华生活的王国吧?相反,你是指政府迎合广大群众的需要,由贫民百姓自己民主管理。在这样的王国中,将不再有种族、等级及权力之分。虽然我可以跨出宫门,轻而易举地成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但是,我们释迦族那些一贯心高气傲,把人民当牛马的人也能这样做吗?即使他们都积极地为统一整个印度而战,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加强他们的地位和权力,而不是为了摧毁种族、等级以及权力差异。虽然世界上没有人做不了的事,但你想一想,即使我们建立这样一个大印帝国,我们对如此追求得来的东西会安全得万无一失吗?就如同新生植物会蔓延于刚被烧焦的草原一样,人们的贪心、欲念、憎恨和恶意是无法控制而加以消灭的。它们将重新升起,并不断带来各种各样的痛苦和烦恼。耶输陀罗,并不是善于统治国家的本领,而是一种培育道德的体系,才能给无数灾难深重的众生带来和平与快乐。”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