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13)

     在这大千世界里,我的双脚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 悉达多太子

耶输陀罗听罢说道:

“殿下,我想,这样的道德培育只能促进精神修养。但这又怎可能促进和提高社会必不可少的物质和经济的繁荣呢?比方说,一个圣人能根据道德法规来安慰引导众生,并使他们从世界的贪欲和污染中解脱出来。然而,人类社会就会在一代之内消亡了。这并不是什么为众生服务,而是一种不可想象的罪恶。”

悉达多太子惊讶地望着王妃。不用说,他为她的独特见解而欣喜、满意。太子没有隐瞒他的欣赏之情,说道:

“我对你的博学多闻感到高兴。我也感到十分的幸福,快乐。我的爱妃不仅美丽无双,道德高尚,而且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女中豪杰。我期望探讨的是对真谛的发现和认识。为了认识真谛,我需要你的帮助。告诉我,刚才你所说的是你自己的观点,还是别人教你的?”

“殿下,这些全是我自己的。不过萨布拉也给我这种鼓励。所以,这种鼓励使我对社会、人生持有这样的态度。萨布拉是我父亲的婆罗门国师。我常常聆听他具有哲理的见解。他教我识字,像其他婆罗门一样,他并没有自找麻烦地教我背诵吠陀经典,而是鼓励我积极地独立思考。他给我讲了许多宗教导师的世界观以及他们的教理教义。这样,我认为,只有在稳定的经济基础和完整的道德教育体制下,一个独立自主的政府才能对人类作出更伟大的贡献。”

“耶输陀罗,我没有任何反对观点。但哪些才是救济众生的经济体系和道德教育呢?首先,你说一说,你认为什么才是最完美的经济制度呢?对我来说,不管是萨布拉的学说,还是其他宗教师的,都没有关系。”

“殿下,萨布拉所说的和您先前所说的基本上一样,谈的都是怎样远离恐怖,建立一个充满繁荣的世界。他说,国家财产都应由政府接管,工业、商业以及农牧业都由国家统一管理,然后就不再会有百万富翁和穷困潦倒的乞丐了。”

“这种理论真的好吗?”

悉达多太子接着说道:

“毫无疑问,一旦成立了这样一个政府,沉醉于金钱的富豪巨商将会被消灭。但是,难道他们的位置就不会由国王及其心腹幕僚来代替吗?”

“即使这样可以消除经济上的不平等,但是我不认为这样可以建立政治上的平等。那么,就会产生这样一种现象,那就是,长久遭受痛苦的黎民百姓虽然摆脱了一种形式的压迫,但是他们还得受另一种形式的压迫和剥削。”

“殿下,在公正道义的君主政权之下,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发生。”

“耶输陀罗,你听说过,曾有哪一个君王实践了我们所设想的经济制度?”

“没有。殿下,萨布拉说,只有彻底摧毁现有社会秩序的战争,才能建立这样一个没有种姓、阶级和权力差别的政权。”

“耶输陀罗,我希望你现在已明白了。我早就说过,道德教育具有更伟大、更重要的意义。只有实行正法,即使是公正慈善的国王也会得到培育和约束。众生的解脱和快乐并不取决于财富的多少,而是取决于他们思想中产生的正确意识。假如说,到目前为止,还不曾有一个真正慈善的国王诞生于印度国土,那是因为正道还没有显示人间。所以,许多国家虽然貌似繁荣富强,但是,整个社会依然沉没于无边无际的苦海之中。耶输陀罗,为了众生的福利和快乐,我应追求、发现这一圣道。我知道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我知道这很艰巨,我也知道这种使命意味着奋发,勤勉。我亲爱的耶输陀罗,我需要你的帮助。这样,我才能为人类奉献出最高贵的礼品。”

耶输陀罗站了起来,久久地凝视着她的丈夫,然后,坚毅地说道:

“夫君,我为您自豪。我知道您在想什么。我也十分清楚这种理想远远高于大印帝国的概念。但是,为了认识发现智慧之本,我认为没有必要到深山老林里去修行。住在王宫里,和我相依为命,您难道就无法得到这圆满的智慧了吗?生活在森林里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您从小娇生惯养,您是不能适应那种生活的。即使是为了追求高尚的道德,我又怎忍心看着您受苦呢?在这宫院周围一块风景美丽的空地上建一栋房子,您就住在那里,尽情地享受您的禅悦,思维您的无上正法。我将像仆人一样关心、照顾您的起居。最亲爱的夫君啊!请不要离开我。这样大的打击和痛苦,我又怎能承受得了啊!”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