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14)

     在这大千世界里,我的双脚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 悉达多太子

“你确实很有智慧,我知道你的意思。这是由于你对我的爱深不可拔的原故。但是,想要一心一意地修行,家庭生活是不适当的。就像漂浮于天空中的一撮丝绒,我的思想必须从额外的纷扰中解脱出来。”

“要是这样的话,亲爱的夫君,您就住在迦毗罗卫城里任何一块您所喜欢的地方吧!”

“不,耶输陀罗。”

“那您就住在释迦王国中一个适当的地方吧!”

“我现在还不能立即答应。为了消除自我,我必须抛弃种姓、家族和王国的概念,从而才能真诚地适应知足常乐的生活。所以,在这个大千世界中,我的双脚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耶输陀罗见他决心已定,“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紧紧地抱着太子的双脚,亲吻着,悲吟道:

“殿下,生生世世以来,我一直爱着您。愿您忠贞妻子耶输陀罗的祝愿永远伴随着您!我实在忍受不了,作为一个同样具有人类感情的女人,我真想放声痛哭。但是,作为一个年轻的妻子,她丈夫的高尚志向就是为了解救一切众生,我要自豪地微笑。我亲爱的夫君啊!愿一切高尚的思想辅助您!愿您接受一切仁慈神圣的无量祝福!”

    我已披上了出家人的袈裟,我将利用一切时间和精力求证菩提。
                            —— 苦行僧悉达多

那是阴历五月的月圆日。一轮圆月从喜玛拉雅山的雪峰口冉冉升起。溶溶的月光沐浴着银色的大地,熠熠生辉。突然,一阵毛毛细雨轻轻飘过,淡化了明亮的月色。晶莹透亮的小水珠,沿着树叶片淅淅沥沥地落到地上。不一会儿,云消雨散,整个释迦王国又一次沉浸在溶溶的月光之中。就在这时,从悉达多太子的寝宫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顿时,宫中钟鼓齐鸣。钟鼓声宣布着一个人们盼望已久的消息,将继承迦毗罗卫国王位的小王子诞生了。这时太子悉达多的寝宫及东宫早已四门大开,整座宫楼在火炬的映照下一片欢腾,到处弥漫着节日的气氛。在火炬的照引下,人们奔上街头、公园,伴随着美妙的音乐,尽情地载歌载舞,城内沸腾起来了。

此时此刻,王妃耶输陀罗正香甜地沉睡在寝宫,小王子就睡在她的身旁。老国王早已下旨,令精通吠陀的婆罗门聚集宫外,唸诵吠陀赞美歌。

悉达多知道,他盼望已久的儿子终于来到了世间。他看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成群结队的百姓们嬉笑追逐着。整个城市沐浴在明月之中。婆罗门高亢的诵经声传得老远、老远。突然,一簇白云向月亮漂移过来,不一会儿,白云围住了月亮,最后覆盖了月光。太子意外地一惊,紧接着他赶忙回到起居室,穿好衣服,他急着想去看一眼他的爱妃和刚刚出生的儿子。他来到耶输陀罗的寝室门口,一股浓郁的芳香迎面扑来。他站在门口,向屋里张望着。坐在耶输陀罗身旁的库久达罗警觉地抬起头,望着太子。

“库久达罗,王妃和小王子一定睡着了吧?”太子低声问道。

“是的,殿下。王妃和小王子睡得正香着呢。”

“我想,她们都好吧?”

“是的,殿下。她们都很好。”

“库久达罗,你能告诉我,他确实是一个王子吗?”

“殿下,放心吧,用不着怀疑,我亲眼看见王妃生了一个宝贝王子。”

“这本是我所希望的。好好地照顾王妃和小王子吧,我走了。”悉达多太子说道。

但是,太子仍站在一旁没动,他望着王妃和小王子,好久,好久,然后默默地说道:

“哦!耶输陀罗,我已告诉过你,我要走了。为了我父王,请抚养好小孩!现在是我出走的最好时刻。为了世界上一切众生的利益,我要出走寻找无上正道。我会回来的,但那一定要在我证到无上正觉之后。我最亲爱的耶输陀罗,我走了!我亲爱的儿子,我走了!”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