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15)

     我已披上了出家人的袈裟,我将利用一切时间和精力求证菩提。
                             —— 苦行僧悉达多

悉达多太子走下楼,来到院子里。然后,他径直来到车匿住的房子。门开着,车匿已穿戴一新,正准备出门。悉达多太子跨进屋,说道:

“车匿,快去备马。”

“殿下,我正要去看市民的节日联欢呢。我想,您也是去看联欢的吧。请等一会儿,我这就去把坎达科牵到这里来。”

车匿走出一段路,又转身走了回来,说道:

“殿下,今天是您高兴的日子。请接受我衷心的祝贺!”

“祝愿你也同样快乐,车匿。”太子说道。

“不过,您好像并不那么快乐似的。”

月光下,悉达多太子望着跑向马厩的车匿,他虽然知道,没有一个人能觉察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走,但他还是静静地听了一会儿,看看宫中是否有任何动静。但除了宫外市民的喧闹声,以及吠陀颂歌的念诵声外,他什么也没有听见。

一会儿的工夫,车匿牵马走了过来。太子接过缰绳,翻身跃上马背。浑身洁白如雪的宝马坎达科,突然轻轻地碰了一下门旁的一颗花树,鲜艳美丽的花朵飘飘洒洒地撒在太子身上和马背上。这时,车匿也跃上马背,坐在太子的身后。

太子扬鞭催马,离开了宫门,来到街头。当他们穿过宽广的街道时,身穿节日服装的市民们一眼就认出了太子。顿时,他们欢呼跳跃起来,使劲地挥动起头巾。太子的到来更加鼓舞了他们的热情。如醉如狂的人群沿着街道,欢呼着太子的名字。太子也摘下头巾,放慢马速,一路打着招呼,以此来回报一阵又一阵的恭贺声。最后,他们终于来到城门的出口处。

太子还是马不停蹄地继续向城外走去,车匿感到有点不对头。

“殿下,城外的居民都兴高彩烈地涌到城里来了,城外并没有什么庆祝活动啊。”

“车匿,这并不是一次观赏庆祝的旅游。”

“那么这是一次怎样的旅游呢,殿下?”

“这次旅游必须经受严峻的失望、悲伤和痛苦。”

“殿下,坐在坎达科的背上就能完成这样的旅行呢?”

太子听了车匿的话后想笑,说道:

“我的这次旅行是不可能在别人的帮助下圆满完成的。不过,我将在你陪伴下,乘马穿过摩拉王国,直到安努玛河。你看,月光多么明亮,如同白昼一般。”

车匿此时才恍然大悟。啊!太子正在开始走上出家之道。虽然他知道,太子总有一天会走这条路的,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事会在今天这种情况下,这样的时刻发生。一阵恐惧突然袭上他的心头,保护好太子是他对国王的忠诚和职责。

车匿警觉地说道:

“殿下,前面的路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阻碍,这条路是土匪经常出没骚扰的地方。”

“车匿,一开始时,我就告诉过你,我选择的这条路确实困难重重。要使旅行充满意义,各种各样的困难本是不可避免的。对我来讲,没有障碍的路是没有意义的。车匿,别怕,没有什么可怕的。一到安努玛河,我就让你和坎达科回去。”太子说道。

说着,他们已经走了四五十里路了。凌晨时分,他们来到了安努玛河岸。在整个旅程中,一直都是月光高照,如同白昼。河水轻轻地流淌着,一条狭窄的溪水延伸到河边的沙地里。车匿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四处张望。突然,太子深情地对坎达科说道:

“坎达科,为我作最后一次效劳吧!现在就冲过河去。”

马通人意,太子话音刚落,坎达科猛地向前一跃,箭一般地穿过沙滩,冲过河流,不一会儿,又跃上对岸。

太子下了马,他对坎达科充满了由衷的感激,他紧紧地抱着马脖子,吻着它的前额。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