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16)

     我已披上了出家人的袈裟,我将利用一切时间和精力求证菩提。
                             —— 苦行僧悉达多

一缕淡淡的阳光从东方射来。整个河滩上,百鸟齐鸣,声音飘荡在空中;微风徐徐,轻轻地吹过桃花园,送来一阵阵醉人的芳香。太子突然思念起迦毗罗卫国和他的王宫,他的爱妃、儿子。他猛地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悲凉、惆怅。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使劲地吐了出来。

车匿说话了:

“殿下,我想,一旦您父王和王妃发现您不在宫,他们一定会受到极大的刺激。在这个时候,王妃一定想望着您的脸,希望得到您温柔、感激的微笑,以此来作为她给您生了一个王子的报答。可从此以后,她将以泪洗面,痛苦将会降临在她的身上。您在此时此刻离家出走,这太不合适了。”

“车匿,我也正受着痛苦的煎熬。与亲人分离怎不痛苦!但是,我不能回头,我应一往无前。车匿,当我们还是蹒跚学步的孩提时,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但是,现在我也得离开你了。”

太子这样说着,眼泪从车匿的眼眶里涌了出来,簌簌地直往下淌。他左手扶着马脖子,右手不停地擦着眼泪。坎达科眼巴巴地站地那里,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它望着痛哭流涕的车匿,伸出舌头,不停地舔着流到他脸面的泪珠。

然后,车匿轻轻地推开马的脖子,背靠在马身上,带着一颗颤抖的心,对太子说道:

“殿下,您今后将怎么办呢?”

“首先,我将在这风景迷人的安努玛河岸,换上苦行僧的袈裟。”说着,太子脱下昂贵的太子袍,解下身上的太子装饰。最后,里面露出了一件黄色衣裳。

车匿看得目瞪口呆。他一下子明白过来,早在王宫时,太子就在华丽的太子袍里穿上了这件黄色衣袍。车匿强忍住,没说什么。太子右手抽出宝剑,左手撩起一簇黑发,轻轻地割下,然后同剑一齐放在太子服上。

“哦,我的太子啊!”车匿悲吟道。

“你为什么要如此悲伤呢,车匿?难道我以前没有告诉过你我的志向吗?”

“殿下,您确实告诉过我。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眼睁睁地看着您去实践这样的理想。”

“朋友,单有理想,而不实践是不行的。我一旦有了理想,我就要去实践它。车匿,我的朋友,同你和坎达科分手的时刻就在眼前了。你回去重复我的话,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父王。”

“车匿,把这些摆在地上的衣服、首饰,以及我的头发和宝剑带回去交给我父王。告诉他,我已经换上了苦行僧的袈裟。就从这一时刻起,我将利用一切时间和全部精力求证菩提。只有等实现了我的崇高理想之后,我才会回来。告诉我那伤心的耶输陀罗,以及母亲般抚养我长大的王后,我一切都很好。请不要派人来找我。在适当的时候,我会自己回迦毗罗卫国。朋友,坎达科!朋友,车匿!我走了。”

车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慢慢地跪倒在地,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太子的双脚。突然,他无力地倒在一边,失声地痛哭起来。充满灵性的坎达科也伸长脖子,靠近太子的脚,亲吻着,但它身躯仍然站在那里一动没动。太子微微地弯下腰,轻轻地拍了拍蹲在一旁抽泣的车匿。然后,他伸手摸了摸坎达科的脸。最后,他一声不响,踏着松软的沙土,渐渐地朝远方走去。

碧波荡漾,流水潺潺。安努玛的河水从上游随波而下,晨曦从树叶丛中漏了出来,洒落在地上。一朵朵花蕾从树上掉下,亲吻着河边的沙地。明媚而又充满希望的一天诞生了。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