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18)

     在解脱之道上,没有捷径可走,也没有轻松可言。
                             —— 苦行僧悉达多

当地的市民们看到悉达多如此五官端正,高大魁梧,气宇不凡,都不约而同地互相打听起来。一时间,整个城市议论纷纷。地方官员们赶紧禀告国王,陈诉悉达多到来之事。国王一听到这个消息,即刻乘马车直奔磐陀山而来。他想亲眼看一看这位苦行僧的风采。在离磐陀山还很远的地方,国王就下了车,他轻手轻脚地朝磐陀山走去。在不远处,他看到苦行僧刚用过斋,正在休息。

国王没有立即走过去。当他第一眼看到这位苦行僧时,一种快乐、喜悦的情感油然而生。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地走了过去,恭恭敬敬地对双足跏趺而坐的苦行僧说道:

“尊敬的贤者,我是频毗沙罗王。听说您来了,我十分荣幸能与您相会,并和您交谈。如果不打扰您的话,我希望向您请教一二。”

“大王,我只在适当的时候讲话。但是,我想我会告诉你所想知道的一切。请问吧。”

“尊敬的贤者,我可以知道您是谁吗?”

“大王,我是一个寻求真理的苦行僧。为了真理,我往来于许许多多的国家,参访了无数森林、苦修竹园,以及寺庙。现在,我来到了这磐陀山。”

“尊敬的贤者,您神色慈善,非常受人爱戴。看得出来,您是一位贵族后代。您风华正茂,前途无量,一切都充满了希望。您是一个穿着袈裟的王家子弟吧?告诉我,您是谁?我希望能知道您的家世。”

“大王,你可知道,在位于喜马拉雅山附近,有一个经济繁荣、国力强盛的拘利王国吗?净饭王是我父亲。他是迦毗罗卫国公正、仁慈的国王。我是太阳王朝和释迦族的后裔。大王,我抛弃了人世间的荣华富贵,追求苦行僧的清贫生活。现在,我出于对人类众生的广大慈悲,云游四方,探索人类解脱的真理。”

“尊敬的贤者,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抛弃了王家的荣耀、一心从事苦修、追求解脱的人,他就是尼乾若提子。您不以自我快乐为中心,而是为了其他众生的利益,我十分荣幸能和您在一起。尊敬的贤者,请受我一拜。”

说着,国王跪倒在苦行僧跟前,五体投地地拜了三拜。然后,他站起身来,躬身站在一旁,说道:

“尊敬的贤者,您是第二个受我如此推崇的苦行僧。另外一个就是尼乾子。我崇拜他,是因为他对世界上一切生灵都施于无限的悲心。尊敬的贤者,到目前为止,您觉悟到您所追求的真理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请讲给我听听吧!”

“大王,我仍在勤勉探索之中。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能觉悟真正的无上真理。我跟住在安努玛河岸的圣人瓦释斯德学习,掌握了一心不乱的禅法后,而达到制心一处的境界。在女婆罗门释迦隐居处,我通晓了对意识的培训和制约。在女婆罗门般若修行处,我学习了有关衣食住行的正确知识。从苦行僧悦瓦突,我掌握了思维高度集中的方法,其中包括如何控制呼吸。另外,我还去了拘利王国,拜访了一代宗师阿罗逻迦蓝,同他的无数徒弟一道,我实践了禅定中思维四圣处,即慈、悲、喜、舍之法门。大王,我的思维已一尘不染,清净明亮,无所障碍。但是,这就是我所追求的最高理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阿罗逻迦蓝所称的,经三大阿僧祇劫修行到的无色界解脱的智慧已融集我一身。但是,我并不以此为满足。然后,我又到了郁陀迦罗摩子的隐修处。他教授了我八种禅定法。不久,我就证得了至高无上的非想非非想处的境界。但我还是没有以此为满足。”

“大王,虽然我认为他们都是一代伟大宗师,但是,我并不能从他们之中得到我所追求的解脱。我认为,他们是人类的智者。我从他们那里学了很多。阿罗逻迦蓝和郁陀迦罗摩子是两位值得尊敬的苦行僧。如果有一天,我成功地证得了引导众生解脱的无上菩提和智慧,他们还希望我去传授给他们。由此看来,他们对我都显得十分谦逊。”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