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19)

     在解脱之道上,没有捷径可走,也没有轻松可言。
                             —— 苦行僧悉达多

“大王,离开了拘利,我来到了距毗舍离不远的一个山洞里,那里住着一位修苦行的圣者。他的名字叫达突鲁玛·唐蒂克子。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我是怎样用四种不同的方法精进修炼苦行的。我成了一个忏悔者,我执着于肉体上的自我摧残,憎恶生活之心与日俱增,我变得十分的顽固、执着。起初,我无视社会风俗习惯,我行我素,赤身裸体地行走于路上。我用手抓着吃讨来的饭食,戒除肉食和发酵的饮料,并且只向一家乞讨。我住宿于荒郊野外,与草地为生。在那个时候,我吃过苔藓、稻草,甚至牛马的大粪,喝过牛马的尿。我曾一根一根地拔掉我的胡须和鬓发,身体倒立行走,以此来修苦行。但是,虽然如此,我还是没能证得真理。我把慈悲之心倾注到每一滴水中,唯恐伤害了每一个微小的生命。我时时谨慎小心,提醒自己不要伤害每一个细小的生命。我严格地追求离世嫉俗的生活,一个人住在杂草丛生、人烟稀少的原始森林中,日夜苦修。这样如此严格的修习,除了一味地发展对一切众生的悲心之外,我的意识并没有得到安宁。我虽然奉行这样的苦行主义,但是,我所探索的解脱之道却并不见近,反而越来越远。为此,我认识到,只有通过心境高度集中这一中道途径,我才能得到真正智慧。因此,我放弃了自我折磨的苦修法,回到了毗舍离。大王,当我在毗舍离时,有五个同修者陪伴、照顾我。他们以为我随时随地都可以了证真理。但当他们看到我放弃了严厉的苦行,他们失望地离开了我。大王,现在,我已放弃了原来探索真理之道的所有方法。”

“尊敬的贤者,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将在这座山的上面或旁边替您建一所住处,这样让您探求无上菩提。我每天供养您,请您就住在我的城里吧!”频毗娑罗王请求着。

“不,大王,我正准备前往优娄频罗村,那里环境适宜,这对实现我的理想最有益不过了。在那里,我将一人力求上证菩提。”

“如果这样的话,尊敬的贤者,中午请到宫中用斋。我希望能给您供养一些衣袍和生活所需。”

“大王,当我在毗舍离苦修时,我有时背靠苹果树坐上一个月,摘取树叶、树茎以及苹果,以此来支撑生存。我以无分别心看待一切食物,不管是王家的山珍海味,还是首陀罗的残羹冷饭。大王,我将前去优娄频罗村。一旦饥饿扰乱了我平静的头脑,我将会沿路乞食。”

“既然如此,尊敬的贤者,我希望供养您一些衣袍以及其它生活所需。请跟我来吧,您的衣袍已破烂不堪了。”

“大王,多谢你替我的衣袍、饭食操心。但是,我是一个修行僧,没有什么可计较的。”

“要是这样的话,走着去优娄频罗是十分辛苦的,我派车送您到那里去。我想,这会对您的探求助一臂之力。”

“用不着这样,大王。在解脱之道上没有捷径可走,也没有轻松可言。道由修习而成,所以,必须以自然之法来实践。”

国王不但没有被苦行僧的话激怒,相反地,他被深深地感动了。他又一次跪倒在苦行僧面前,礼拜了他,说道:

“善哉!善哉!尊敬的贤者,我坚信您的精诚定能使您取证无上菩提,在您证得至高广大的佛陀之智之后,请前来救度我。现在,请接受我皈依为您的弟子。”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