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21)

    我战胜了一切欲望、激情和懒惰,所以我的生活轻松得如同绒丝。
                               —— 未来佛

一步一步地,苦行僧从水里走了出来,身上的浴衣水淋淋的,水珠滴在水面上叮叮作响。牧童心有余悸,痴痴地望着眼前这位超凡脱俗陌生人湿漉漉的身子。可是,岸边上的牛群却一片平静,没有丝毫不安和骚动。它们一个个都低下了本来昂着的头,安静、温顺地站在那里。苦行僧一眼认出牛王,走了过去,用手轻轻地在两只尖尖的牛角之间抚摸。牛王突然四脚跪倒,伏下身来,温柔地舔着他的脚。

牧童望着眼前的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连忙拜倒在苦行僧跟前。

“先生,您是一位神仙。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奇迹,也没有听说过。”

“孩子,站起身来。”苦行僧慈祥地说道。“这并没有什么稀奇,我也不是神仙。如果你能以广大无边的慈悲之心去爱一切众生,你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你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他人,他人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你。孩子,如果你对一个人恨之入骨,他也会对你怀恨在心。如果你对他慈悲仁爱,他也会用同样的心对待你的。我对一切众生平等、悲悯,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众生可以危害我。”

苦行僧伸出双手,搭在牧童的肩上,把跪在地上的牧童扶了起来。然后,他又解下身上潮湿的内衣,穿上了衣袍。

牧童问道:

“先生,您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孩子,我就是到这里来的。”苦行僧答道。

“先生,我真不明白,这里没有一间房子,根本没人住在这里,连山洞都没有啊!”

“孩子,你看看四周,人们怎能企望得到比这里更好的栖息地呢?”

“高贵的先生,您将在哪里过夜呢?”

“金香木树下就是最好的床铺,我将睡在那里。”

“尊敬的先生,这很危险。当夜幕降临之后,这里妖魔鬼怪出没无常。我每天都是在太阳下山以前穿过这里。我听说这里在古代是一个恐怖的战场。”

“孩子,在毗舍离时,即使在风雨交加、漆黑可怕的深夜,我也一人走进墓地,以骷髅为枕睡觉,身上披着从死尸上扒下来的裹尸布。但是并没有一个人来惊吓过我。现在,我将暂时住在这里,精修禅定。不要替我担心害怕,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里。”

“尊敬的先生,我家主人是一位贵族,慈善好施。如果他知道您在这里,他将毫不迟疑地来拜见您。他将会在任何一块您喜欢的地方,给您修起一座隐居精舍,供给您喜欢的饭菜。尊敬的先生,我将告诉他您在这里修行。”

“不用了,孩子。只字不要提起我。如果需要的话,我将自己来乞食。为了包括你在内的一切众生的利益,我正在寻求一条解脱之道。我的身心需要得到寂静安然。”

“尊敬的先生,听从您的吩咐,我不说就是了。不过,您今夜的晚餐怎么办呢?我虽然害怕黑暗中的阴影,但是,为了您,我要从恐惧中挣脱出来。我从我主人家拿一点饭菜给您。”

“孩子,我不希望这样做。”

“尊敬的先生,那么我就把您的钵装满牛奶吧。您要多少有多少,早上和晚上都行。”最后,牧童说道。

苦行僧没再做声。牧童端起钵,来到河边,装起满满一钵水。然后,他小心仔细地冲洗了一只奶牛的奶头。当他正准备好挤奶时,小孩惊讶地发现,这头奶牛稳稳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心甘情愿地贡献出自己的奶水,牧童的手还没有触及奶头,奶水就直淌了下来。

牧童挤了两只牛的奶,把钵装得满满的。然后,他又恭恭敬敬地把钵摆在苦行僧跟前,说道:

“尊敬的先生,您的福报真是无量。因为您,今天发生了两大奇迹。我现在就告诉您发生的事。今天早上,当我挤这两条牛的奶时,它们一个劲踢着腿,挣扎着跑开了。它们不让我把奶水挤掉,原来是想把奶贮藏起来。刚才,它们又是如此的驯服,自己就把钵装满了奶,这是不是奇迹呢?”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