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悉达多太子 (24)

    我战胜了一切欲望、激情和懒惰,所以我的生活轻松得如同绒丝。
                               —— 未来佛

苏佳陀并没有注意听苦行僧在说什么,因为她认出了苦行僧身上披的衣服。

“女士,你是在想我的衣袍吧。”苦行僧出其不意地问道。

“是的。尊敬的先生,您怎么知道我在想您的衣袍呢?您有他心通的智慧吧!我想,先生穿的那件黄色衣服就是在墓地里,包着佣人罗达尸体的裹尸布吧。”

“是的。女士,昨天夜里,我从坟墓丛中捡回这件衣服。”

“哦!尊敬的先生,这太不相配了。这样一件可恶的衣服穿在您如此高贵而庄严的身上,这一点也不适合。请扔掉那发臭的裹尸布!我这就回家给您拿一件合身的衣袍来,这样您也可以打扮一下您的身体。”

“女士,对于躯体,老病与生俱来。裹尸布虽可恶,但它要比从卡丝国来的丝绸更适合我身。”苦行僧说道。

 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痛苦,根源就是贪。贪的熄灭即是苦的终止。
                                —— 佛

一望无际的优娄频罗大草原上,一轮圆月冉冉从东方升起,这是五月至六月间的月圆日。凉爽的微风,轻拂着尼连禅河两岸的树林和大地。凉风习习,送来阵阵芳香。整个伽耶上空到处弥漫着清香。微风中,菩提树叶沙沙作响。菩提树下,苦行僧悉达多,背对着菩提树,跏趺正坐。

这一天,也就是他在人生中经历了三十五个春秋的日子,苦行僧悉达多,怀着坚定求证无上菩提的金刚意志,端坐在菩提树下。他望着眼前渐渐升起的月亮,溶溶的月色飘洒在伽耶的一片草原上。他毅然地闭上眼睛,入观第一禅。他制心一处,遣除散漫思维,远离执著,使整个身心充满法喜禅悦。然后,他又一步一步地深入二禅、三禅乃至四禅。

当他意识清净无暇、一心不乱时,他单提一念,使之趋于获证忆念前生的智慧。一开始,他忆想起儿童时代的一事一物。然后,他进一步观察在前生前世是怎样轮回于娑婆世界。这样,他看到了一切事物的精神和物质变化现象。接着,他又看到芸芸众生是怎样轮回于生死之中。当他的意念专致于诱惑生死的业力时,他觉悟到,一切业行皆由无知结聚而生。

苦行僧集中思维缘起法,进而悟证了四谛圣法。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痛苦,其源由就是贪。贪的熄灭即是苦的终止。通向苦灭的方法就是八正道。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他觉悟到,如果意识远离了色声香味触诸染污法,众生就能证得苦灭。

他认识到,人们一旦能正确透彻地明白八正道,苦灭之道会自然现前。黎明时分,他融会贯通了一切真理,觉悟了缘起法门,那就是: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

众生之所以往返于此娑婆世界,沉沦于这生死之中,就是因为他们不能正确地认识缘起性空之理。世界在变化中发展,经历成住坏空;人生在变化中生存,经历生老病死。而这所有的变化,包括有情无情,都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每一众生、每一事物不可能以独立自体的形式存在。所以世界万有都是无常,根本没有能起主宰的“我”。所谓的“我”,是由众生妄执,执色受想行识五蕴而成。其中每一个个体并非是“我”。此五蕴之内,没有一个恒常不变的实我;此五蕴之外,也没有永存的“大梵”,所以五蕴皆空。但作为因缘的和合,有情作为一种形式还是存在的。正因为这种存在,众生被误导,而执着有“我”。有我执,必起我所之心,此心乃世界抗衡、人生纷争的根源。有我执,必有贪,有贪必有欲,欲乃生死之根本。欲望越大,失望越大,痛苦也就越大。所以,要想去除痛苦,就必须明了缘起性空之理。
          (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