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首页 > 佛学讲记 > 《文殊五字根本真言念诵法》讲记

文殊五字根本真言念诵法》
讲记(42-8)
(总第168)

───────────────────────────────

◎ 傅味 讲于 2002.10.1

无论是亲家冤家,
都应观慈悲喜舍

提要:

  • 从头到脚,找不到一个“我”,可是众生就是看不穿

  • 世间上人谁都可以碰,唯有“我”碰不得,一碰到我,就要吵架

  • 昨天的我早已死掉,今天的我也在刹那生灭

  • 有形的东西都抓不住,只有无形的东西才会永远不坏

  • 无论是亲家冤家,都应观慈悲喜舍

  • 慈即与乐;悲即拔苦;以别人的快乐为快乐,就是喜;去掉对人的贪心、瞋心,即是修舍心

从头到脚,找不到一个“我”,可是众生就是看不穿

底下说:“对己,应观无我。”对自己怎么观?要观无我,你假如是认为有“我”,那么你这个“我”在哪里?一般人总是指一指鼻子,“那,这就是我。”不对,这是鼻子。随便你指好了,你指着耳朵说:“这个是我,”不是,这是耳朵。你从头指到脚,你能说出“我”在哪里?假如是头发,你去剪头发了,跟这个理发师说:“你剪我头发可以,可不能把我剪掉啊。”理发师说:“剪你的头发,怎么会把‘我’剪掉?”“因为这个头发是我的头发呀,当然是我了。”众生就是看不穿。

世间上人谁都可以碰,唯有“我”碰不得,一碰到我,就要吵架

按照老习惯处理剪下来的头发,理发师问:“这是你的头发,你还要不要?”“哎,不要了,不要了。”可是众生偏偏对自己的身体、鼻子、眼睛、耳朵执着得厉害,要要要,这样要下去啊,活着的时候谁也不能碰你。世间上的人就是样样都可以碰,你碰这个人也可以,碰那个人也可以,就是不能碰我,车子上吵架就是那么回事嘛,“我为什么不找这个人说话,不找那个人说话,一定要找你说话?因为你碰着我了呀。”这就是说“我”是碰不起的。

昨天的我早已死掉,今天的我也在刹那生灭

其实我在哪里?昨天的我已经死掉了,今天虽然还活着,一分钟前的我也已经过去了,也不过是不断在生灭而已。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个身体不属于你,在哪一天?在死的那一天,你总会离开这个身体的。如果身子是属于你,你怎么会离开呢?你怎么会分开呢?我都是找不到的,一切都不属于我自己的。

有形的东西都抓不住,只有无形的东西才会永远不坏

那么“我所”呢?我所有的房子、所有的家产、所有的一切更不属于我自己。有形的东西你都抓不住——从现象上来看,有形你才抓得住,真正说起来,有形的东西都抓不住,为什么?它要变、它要坏,等到变了坏了,就没有了,怎么抓得住?

什么东西才能抓得住?无形的东西,那么无形的东西没有形象,怎么抓啊?你即使不抓,你能得到它永远不坏,永远不坏嘛当然才算是你的。

无论是亲家冤家,都应观慈悲喜舍

对人呢,应该观慈悲喜舍,看人是怎么去看?要用慈心去看,要用悲心去看,要用喜心去看,要用舍心去看。在人与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修行人马上要观,怎么观?并不是像世俗的人说话那样,世俗人怎么观?你待我好,你就是我亲人,你跟我发生矛盾了,你是我冤家。世间上人是这么样看问题的。修行人就不这么观了,当人发生矛盾的时候,要观慈悲喜舍,要看自己对他有没有慈悲喜舍,有没有慈心有没有悲心,有没有喜心有没有舍心。

慈即与乐;悲即拔苦;以别人的快乐为快乐,就是喜;去掉对人的贪心、瞋心,即是修舍心

慈悲喜舍简单地来解说,当人家不高兴的时候,你应该想:我有没有给他快乐啊?我是修行人应该与乐,应该给人家快乐。他在痛苦的时候,我有没有帮助他过啊?如果我没帮助他,我就没有悲心啊,悲心是拔苦,把人家苦拔掉嘛。喜心呢?我有没有做到:以别人的快乐为快乐啊,还是别人快不快乐不关我事,只要我自己快乐就好了。舍心呢?他为什么跟我闹矛盾啊?他为什么不高兴啊?是不是我对他起了贪心啊?我让他吃亏了,是不是我在他那里,自己有点脾气出来了,自己有一点讨厌他,说话不好听啊?有没有态度上不礼貌啊?有没有不体谅人啊?说话上有没有讽刺过人家,有没有说不恰当的话啊?如果你发现有,要赶快改变过来,要去掉。这就是舍心。去掉在人与人之间起的贪心嗔心,这就是舍心。这个就是“慈悲喜舍”。

像我刚才这么讲,是最通俗最扼要最简单地讲。下面呢就要更广大、更深入地来阐明“慈悲喜舍”这四个无量心。今天嘛时间到了,咱们就讲到这儿。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