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文殊五字根本真言念诵法》
讲记(16-4)
(总第37)

────────────────────────────

◎ 傅味琴 讲于 2001.6.4

文殊菩萨显现童子相

提要:

  ■ 越难唸的经,越不易打妄想
  ■ 唸诵声调多变,也是为了克服妄想
  ■ 精力不集中,科学家也难成就
  ■ 修行本来挺有趣,却被人搞得这么苦恼
  ■ 你苦恼着脸,我也笑不出来
  ■ 别人都在变,你议人长短,你才没变呢
  ■ 修到最后,文殊菩萨还不是显现童子相
  ■ 我逗人笑,两次一笑,我就放心了,没事了
  ■ 善巧方便,没废话,看你悟不悟
  ■ 仪轨有其一贯次第,学人应尊上师教授
  ■ 我讲法啰嗦,正好对治你心的啰嗦
  

越难唸的经,越不易打妄想

为什么要换?因为唸到后来,经文唸熟了,妄想的本事也大了,能边打妄想边唸经,经唸完,妄想打完。你刚开始唸的时候,妄想很少,因为你不熟啊,要看着字唸,唸熟了,心里打妄想,照样能从头唸到底,一点没错,那还有什么作用呢?要换一本更繁难的仪轨,搞得你没时间打妄想,这才是修行的科学态度。

唸诵声调多变,也是为了克服妄想

唸仪轨时,有时声音高,有时声音低,当然高也高不了多少,总有一个高低,有时唸快,有时很慢,这样你就没办法打妄想。你打妄想了,忽然之间,这一段要快了,妄想给打断了,唸到下一段时,忽然又变调了。这并不是追求好听,而是以种种变化来抑制自己的妄念。越是难度高,越不容易打妄想。

精力不集中,科学家也难成就

好比科学家思考一个难题,这个时候肯定妄想很少,妄想多了他能解答吗?当他集中精力在想一个题目时,能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听说中国有位数学家,当国家领导来访问他时,都是他的妻子招待,他只是人出来,却不说话,坐在沙发上,眼睛看天花板,因为他在想问题,所以人家称他的妻子是真贤内助。如果你正在想一个问题,看见人一招呼,这个问题早就飞掉了。

修行本来挺有趣,却被人搞得这么苦恼

修定也是如此,像母鸡孵鸡蛋,除了吃米拉屎外,始终不离开鸡蛋,一完又赶快回来再孵起来。哪有母鸡一看见公鸡,就跟公鸡去游山玩水的(众笑),鸡蛋冷掉了还孵得起来吗?有人说修行很难,其实你们跟我学法觉得修行满有趣,本来就是满有趣,要搞得这么苦恼干什么?

你苦恼着脸,我也笑不出来

你别看我老了,我修行到现在仍然像个年轻人。有人称我挺可爱,也有人说挺好玩。当然我的学生也挺可爱,一本正经地苦恼,绷紧了脸,满脸漆黑,笑也笑不出来。闲话特别多,肚里尽在怄气,对烦恼这么认真干啥呀?过后想想,真好笑。

别人都在变,你议人长短,你才没变呢

我们每个人要尊重事实,看看我身边的人过去怎么样,现在怎么样,比一比,到底两样还是一样?女孩子过去喜欢哭,现在都不哭了,过去脾气很坏,现在很听话,过去对别的同学嫉妒,现在不嫉妒了,这是个极大的变化啊,众生最难改的就是妒嫉。过去他不会说法,现在能够给同学上课,过去颠颠倒倒,东抓西抓,现在干起事情来使人很放心。喜欢说闲话的人总说别人没有变,你才没有变呢,过去议人长短,现在仍然议人长短。

修到最后,文殊菩萨还不是显现童子相

至于说,她不像修行人,还像个小姑娘,你要她变老头子啊,我自己还想返老还童呢。有的学生只要我一到,一句话一说,就哈哈笑,周围居士都朝她看,哪来这么多的高兴?你能说她不对吗,是我故意逗她笑的呀,人应该保持天真,一切自然,这也叫本来面目,何必装模作样呢?菩萨法修到最后就像小孩那样天真,文殊菩萨还不是显现童子相。

我逗人笑,两次一笑,我就放心了,没事了

有个同学当了纠察,亲身体会到纠察难做,所以她非常同情总纠察,“我过去真是错了,尽说她闲话,我现在深有体会啊,她真是了不起,现在搞的我真不想干了。”听说还哭了一个晚上。我没时间跟她个别说话啊,但我只要一开口说一句话,她哈哈哈笑,再说一句,她又笑了,两次一笑,我放心了,没事了,她再也不会哭了。善巧方便嘛。

善巧方便,没废话,看你悟不悟

初初开学的时候,有的同学从小在庙里长大,为什么不能适应这儿环境,经常怄气,其中也有一个原因,因为她们一本正经,我也只好一本正经了,这样心神就松不掉啊,我看见你,我心里也紧张起来,想说几句风趣话,这些风趣话,也不知道怎么就逃光了,这样就搞成死胡同了。其实我这个人是老小孩,越老越小,有时候我说起话来,会引得你哈哈笑,像在胡扯,其实是你不理解,我有时会问,你懂不懂啊?你不懂,我会从第一句,普普通通开玩笑的话,讲到最后一句话,全是法义。所以有人就说,傅老师一开口,没有一句废话,看你悟不悟,这都是善巧方便呀。

苏州同学曾在背后提我意见,有人就传给我听,说:“傅老师讲法,讲到要紧关键的地方,忽然拐弯了,到底怎么回事,他不讲了,干脆讲讲明白。”我就朝他笑笑,“老师总要留一点东西给学生去悟啊。全听我讲出来的,你们还有什么机会悟啊。”其实我早就讲出来了,我一根肚肠通到底,怎么会保守呢?不过巧妙得很,讲出来你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找吧。

再回过来讲,唸诵熟了,换更繁难的,一方面是法门无量誓愿学,一方面是善巧方便,主要对治自己的妄想烦恼。

仪轨有其一贯次第,学人应尊上师教授

“此中有其一贯次第”,一贯就是不矛盾,初中后都是相通的,次第就是步骤。“学人应尊上师教授”,学文殊法的人,应该要遵照上师的教授学修,上师就是能海上师,所以我给你们讲课讲的都是上师的话,即使我有时候举例子,打比方,拐个弯,也是三句不离本行,说到后来还是回到原来地方。

我讲法啰嗦,正好对治你心的啰嗦

一本文殊仪轨很精要,上师的开示可多了。有人说,傅老师讲的比能海上师还要多,如果你们对能海上师的话能全懂,又何必我这么辛苦啰嗦呢?因为你们自己的心啰嗦了,所以我不得不啰嗦对啰嗦,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嘛,用法的啰嗦把你烦恼的啰嗦冲掉。如果你们喜欢告诉我你们心里的矛盾,我还要啰嗦了。别怪我啰嗦,因为你心啰嗦啊,做老师总要帮你解答心里的疑问。

啰嗦只啰嗦一次啊,我讲过了不再重讲。老了,没时间重讲。以后来的新同学,我也不会从头开始讲了,都听磁带。现在下课。(2001.6.4 第十四讲完)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