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五台山当代名僧——能海》
1 2 3 4 5   6 6 6
相关链接: 请佛 寂度 清海

 

 

 

 

     

  相关连接能海上师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台山当代名僧
           张玉良 刘天良 安建华著

 能 海(4)

建国初期,国家经济十分困难。土改后,寺庙建设及僧人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是靠国家负责,其余才靠香客布施补充。能海法师为减轻国家负担,大胆提出了让僧人参加生产劳动,以生产养寺庙的进步主张。并亲自带头劳动,在荒山上开垦荒地,播种五谷,广植树木,并利用周围广阔的牧坡饲养大牲畜。到一九六六年文化革命开始时,吉祥寺的僧人开垦荒地一百余亩,每年打下的粮食除满足本寺僧人的口粮外,还向国家交售不少义务粮。在寺庙周围植树七十余亩,共计八万余株。在文革开始时,这些树木大都能做椽做檩了。那时节,最繁荣昌盛时,大牲畜多达一百二十多头。白天,牲畜自动走出圈栏去野外吃草,晚上它们又成群结伙主动走回圈里,平时只需一两个牧头(管牲畜的和尚)看管就行了。每年六月五台山骡马大会时,吉祥寺光卖牲畜一项就能收入几万元。

随着寺庙收入的逐步增加,能海法师实行了“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经济管理制度。以六二年为例,该院多数僧人靠生产一项就收入三百元以上。到一九六六年上半年为止,吉祥寺光生产一项为寺院积累了近三十万元的资金。

古往今来都一样,每一项带有开拓性质的工作在刚开始的时候,都会遭受反对以至攻击。能海法师以生产养寺庙的主张一开始也受到五台山其它庙宇和一些云游僧的激烈反对。中外僧人,一向是不劳而获的。能海法师这样一搞,他们便感失去了优势而不能容忍。五九年,对立双方进行了一场辩论。这里就是笔者所了解到的当时的一些情况,简略记述如下:

反对者:法师这样做不以为是不务正业吗?

能海法师:这样做并没有违了戒律,何以为不务正业?

反对者:出家人以念佛修行为本。法师让弟子参加劳动,实际上让他们已经还俗。这是有悖于法规的。

能海法师:我佛并未让弟子整日念佛修行。做完功课,乘课余时间做点体力活儿怎么能说违了法规!劳动不是享受。每一个出家人都应牢记:清苦为荣。

反对者:每一个出家人都应严格遵守五戒。除衣、钵、剃刀、滤水囊、缝衣针等必须用品外,不蓄私财不做买卖,不掠夺他人。法师每年让弟子卖粮、卖牲畜,这是不是在做买卖?

能海法师:以物易物,平等交易,不为掠夺。我佛雪山修行,菩提树下成佛以后出游说法,一次以一袈裟赈济一灾民,换得一钵蔬食。照您所说,这也是做买卖了?我们这些吃国家供应粮的人不应忘记:世上仍有食不饱肚的灾民。我们把多余的粮食交售国家,让国家把粮食发放给这些灾民,是做了功德。我们把自己饲养的牲畜交给人民发展生产,也是做了功德。国家和人民不亏负我们,给我们平等的报酬,是对我们的尊重。我们将所得报酬用来修缮寺庙,也是做了功德。不知法师以为如何?

反对者:据我们所知,法师的弟子们每年靠劳动所得大都在三百元以上,不少人在银行都有存款,这是不是在积蓄私财?法师刚才提到:出家人应以清苦为荣。这是否自相矛盾?

能海法师:我寺僧人近几年在银行都有自个儿的存款,这是事实。但应说明一点:自从我寺实行以生产养寺庙以来,我们已不领国家工资了。每个比丘把劳动所得的钱存起来,以备买衣服等生活必须品用。同时,他们也常用自己的钱济赈灾区,支援有益于人民的社会福利事业。据我所知,前黑龙江省某地遭灾,我寺僧人都数目不等地寄去了自己的一点钱而做了功德。前不久,台怀镇修建学校,我寺僧人也都捐了款。如果他们手头没有点积蓄,想做功德也无可奈何。这就是说,只要是正当所得,我认为比丘有点个人蓄积有利而无害。只要不把这些钱用于贪图享乐,我认为仍不违清苦为荣的宗旨。事实上,其它寺庙的僧人们每月都领得二十至四十元为数不等的国家工资,我想在领到这些钱的时候大家也不可能一下就花了出去,手头或多或少总还要有点积余的。不知我这说法对不对?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