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修行人之路】92
修行人应离欲,走清净出离道,走菩提大道


修行 (92)

你说求上师、求灌顶,受这个灌顶、那个灌顶,我给大家略说说密宗次第。如果你想受灌顶,没有先修四加行,这灌顶不成立。还有,我们请的上师是喇嘛,喇嘛上师说的是藏话,他不会说普通话,你藏语不懂,当然经过翻译,一翻走了样了,你的灌顶也得不到。还有就是说,在你求上师、求灌顶的时候,你修过四加行没有?十万大头你有没有磕?四加行的一种:磕十万大头。然后念十万百字明咒。如果你修旧的法门,得念莲花部的百字明咒;你修金刚部的,得念金刚部的百字明咒,并不是一样的。磕十万大头,恐怕我们受灌顶的道友们,小头都没磕十万,何况大头。大头得通身趴下去磕十万大头。

还得念十万皈依诵,皈依诵是第一个念的,皈依是一切的根本,必须念完十万皈依诵;之后修供养,供养十万曼达,曼达供完了得要磕大头忏悔过去的业障;之后就修持,念十万百字明咒,就加持你一切魔障消失,完了你再修。你修哪个灌顶,修长寿佛灌顶一定得长寿,消灾免难;如果你要弘法,你要开智慧,都有次第的。

在西藏修学密宗的时候,没有二十年的时间,你想受灌顶是不可能的。必须学二十年显教,教理通达,你才能学密法。你可以去问问任何一位大喇嘛,说有个和尚他这样说,西藏是不是真的这样,你问问他。不论他是格鲁巴、宁玛巴、萨迦巴、噶举巴,不论哪一家,不修四加行,你得不到成就。

在汉地,每个上师都给我们灌顶,这叫结缘灌顶,结个缘吧。结了缘,你也没修,受完之后,你一离开坛场就还给上师,留在坛场,你并没带走,一样也没带走。

(摘自《修行》梦参老和尚开示录)

◇◇◇◇◇◇◇◇◇◇◇◇◇◇◇◇◇◇◇◇◇◇◇◇◇◇◇◇◇◇◇◇◇◇◇◇◇◇◇◇◇
参学琐谈 (92)

鸡鸣寺,即是梁武帝时代的同泰寺(我在南京时,该寺前面墙壁上尚嵌着同泰寺三个大字),寺址在北极阁东北角,距离东岳庙约两华里左右,夏天晚饭后和三五同道散步,常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那儿,因为该寺的住持守慧与东岳庙当家师有金兰之交,寺中一有了佛事都是请东岳庙的师父帮忙,所以我们有时散步到了那儿,坐坐玩玩,说说谈谈什么的,跟在东岳庙一样地无拘无束;同时那儿又是一个鸟瞰城内外风景的绝佳所在,能偷得浮生半日闲在那儿消遣,也算是一种精神生活的享受了。

本来,鸡鸣寺的本身就有许多古迹的,但因为住持人的不加重视,使那些很有历史价值的古物,被埋没在残垣断壁之中了!因此,每日游客虽多如过江之鲫,而他们,只是在观音楼上凭窗看看远处的青山紫金山,近处的碧湖玄武湖,吃些茶点就到台城或是胭脂井去玩了,寺内的一切一切则很少有人注意。这也难怪,因为寺内除了几间平常又平常的房屋之外,实在也没有值得人注意的事物了!如果一定说有值得人注意的事物的话,那就是梁寒操先生为该寺写的一副对联了。我记得那副对联的词句是:

“在甚么地位说甚么话,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写到这儿,忽然想到梁武帝与达摩祖师问答的一段故事来:

梁武帝一天问达摩祖师道:

“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纪,有何功德?”

“并无功德。”达摩祖师慢声慢语地对梁武帝说。

梁武帝听达摩这么一说,感到惊奇,故又问:

“何以无功德?”

达摩即老实不客气地对他说:

“此(指梁武帝所说的造寺、写经、度僧等)但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非实。”

梁武帝又问:

“如何是真实功德?”

达摩又对他说:

“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可世求。”

可是,结果那位好行“人天小果有漏之因”的梁武帝,听了达摩的这番话,弄得他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达摩一看话不“契机”,也懒得再跟他罗嗦了,于是便一苇渡江,跑到了河南嵩山少林寺,一下子就面壁坐了九年,要不是二祖慧可断臂求他“安心”的话,恐怕他一生真要学那缄口的“金人”了!

当时我看到鸡鸣寺的凋零情形,深信达摩祖师“如影随形非实”之言。我想:梁武帝如果死而有知的话,看到他一手建造的塔寺,都久已变成了断垣残壁,一定会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把“净智妙圆,体自空寂”的真实功德的道理,弄个明白吧?这一教训真是对“但建大庙,不务实修”者的当头棒喝!(摘自《参学琐谈》释真华著)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