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首页
政策理论
一日一读
佛学讲记
佛学禅定
佛教心理
动态报道
佛教故事
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释迦如来应化事迹 (14)

【清】永珊编 演莲译白

路逢老人

本行经云。尔时作瓶天子。欲令太子出向园林。观看好恶。发厌离心。渐教舍离。于彼五欲。赞叹园林甚可爱乐。太子闻已。发心令速严饰。庄校好车。于彼园林。观看游玩。驭者奏净饭王。王出勅令。悉遣洒扫。尔时太子。登上宝车。从城东门而出。作瓶天子。变身化作一老弊人。伛偻低头。须发如雪。四支颤掉。行步不安。唯仰仗力。如是相貌。在太子前。顺路而行。太子见彼老人。身体极瘦衰相。即问驭者。此是何人。驭者白太子言。此是老人。太子复问。何者名老。驭者答言。凡名老者。为诸衰耄所逼。诸根渐败。无所觉知。非朝即夕。其命将终。太子复问。我今此身。亦当如是受老相耶。答言。太子贵贱虽殊。凡是有生。悉皆有老。即今人身。具有如是老相。但未现耳。太子复言。我今不向彼园林游戏。宜速回驾。还入宫中。心自思惟。作何方便。得免衰老之相。

【语体文】《本行经》上说:当时作瓶天子为了让太子走出皇宫,到外面观看世间好恶,令生厌离心,舍弃五欲,因于太子之前极力称赞城外园林,景致十分优美可人。太子听了,大为心动,即命驭者准备车马,欲往城外园林观赏游乐。驭者速疾奏知国王。国王立即传令,发动全城军民,全面大搞卫生,清理所有街道一切污秽垃圾,令得清净庄严;凡老病死亡、六根残缺者,一律驱逐回避。一切布置完毕,太子登上宝车,从城东门而出。这时,作瓶天子变化成一老人,曲背低首,皮皱齿落,白发如霜,骨瘦如柴,四肢颤抖,行路蹒跚,唯仗拐杖,一步一颠地在太子面前走过。太子乍见老人,惊异不已,即问驭者:“此是何人?”驭者答说:“这是老人。”太子又问:“何以名为老人?”驭者答说:“凡名老者,为日月寒暑所逼,全身器官逐渐衰退,一切行动失去灵便,形体消瘦,气力微弱,苟延残喘,朝难保夕,其命将终。”太子又问:“我今此身,也会一样走向衰老吗?”驭者答说:“太子,人虽有贵贱之别,但凡有生,必然有老,这是任何人皆逃避不了的。即今太子之身,同样具有如是老相,不过暂时未现罢了。”太子听了,不胜伤感,对驭者说:“回去吧,我已没有心情观看园林的景致了。”心中暗自思惟:我当作何方便,才能得免衰老之苦?

◇◇◇◇◇◇◇◇◇◇◇◇◇◇◇◇◇◇◇◇◇◇◇◇◇◇◇◇◇◇◇◇◇◇◇◇◇◇◇◇◇◇◇
道见病卧

本行经云。尔时作瓶天子。复更思惟。菩萨在彼宫内。著于五欲。放逸情荡。已经多时。世间无常。盛年易失。应当早舍宫内出家。使其觉悟。令速厌离。菩萨宿福因缘。忽然发心。欲出游戏。太子即召驭者言。庄严好车。出城游玩。太子乘车。从城南门出。渐向园林。作瓶天子。于太子前路。化作一病患人。身体羸瘦。面色痿黄。喘气微弱。命在须臾。太子见病人已。问驭者言。此是何人。驭者报言。此是病人。复问何名病人。答曰。此人不善安隐。威德已尽。困笃无力。死时将至。无处归依。此人不久。自应命终。欲得求活。无有是处。复问为独此人。为当一切。答言。非独此人。一切天人。皆悉未免。太子告言。若我此身。不脱是病。难得度者。我今不假园林游戏。即勒回车而还宫中。静坐思惟。一心系念。净饭王闻已。忆阿私陀仙。受记之语。决定真实。太子莫复舍我出家。

【语体文】《本行经》上说:当时作瓶天子心想:护明菩萨在皇宫内,恣意享受五欲已经多时;然世间无常,盛年易失,我当设法使其觉悟,令速舍离五欲而出家。由于菩萨宿福因缘,这时忽然起念,又要出城游乐,即召来驭者,对他说:“准备好车,我要出城游玩。”驭者遵命,一切准备就绪,请太子上车往城南门而出。其时,作瓶天子于太子前路,化作一病患人,身体羸瘦,面色枯黄,气息微弱,命在须臾;躺在粪秽中,宛转呻吟,悲切酸楚,不忍见闻。太子问驭者说:“此是何人?”驭者答说:“这是病人。”太子又问:“何以名为病人?”驭者回说:“此人平时不善保养,尽情恣欲,以致四大失调,这时病情危笃,无药可治,威德已尽,死期将至,欲想康复,已是无望了。”太子又问:“独此一人有病呢?还是一切人都会生病?”驭者答说:“一切众生皆悉难免。”太子说:“这太悲惨,太可怕了!既然我这身体有朝一日也会遭受如是病苦,我哪有心情再去园林游戏!”即命驭者驾车回宫,独自一处,端坐思惟。国王得知,回想当年阿私陀仙所说预言,若果应验不虚,恐怕太子早晚要舍我出家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