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首页
政策理论
一日一读
佛学讲记
佛学禅定
佛教心理
动态报道
佛教故事
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释迦如来应化事迹 (36)

【清】永珊编 演莲译白

船师悔责

本行经云。世尊安详渐行。从闭塞城至恒河岸。河水暴涨。平流弥岸。世尊欲渡。诣船师边。即语船师言。乞愿渡我。向于彼岸。船师报言。尊者当与我渡价。然后我当渡于尊者。世尊报船师言。我今何处得有渡价。但我除断一切财宝。没有见者。观于瓦石土块无殊。我以是故。无有渡价。船师复言。尊者若不能与我渡价。终不相济。世尊忽见一群雁。从恒河南岸。飞空而来向北。而说偈言。诸雁群党渡恒河。不曾问彼船师价。各运自身出己力。飞空自在随所之。我今应当以神通。腾空翱翔犹彼雁。若至恒河水南岸。安隐安住如须弥。时彼船师。见佛过已。心生大悔。我睹大圣福田。而不知施。渡至彼岸。如是念已。闷绝躃地。良久乃苏。从地而起。即诣摩伽陀主频头王边。奏如是事。王闻此事已。即勅船师。从今已去。凡是出家之人求欲渡者。勿取价直。

【语体文】《本行经》上说:有一天世尊安详徐步,从闭塞城来到恒河岸边,时值河水暴涨,水深流急。世尊要渡河,来到摆渡的地方,向船师说:“劳烦你渡我过河。”船师说:“尊者要我渡你过河,当然可以。但你得付给我渡河费。”世尊说:“我是出家人,舍弃一切财宝,视钱财如瓦石土块。所以我实在拿不出渡河费啊!”船师说:“尊者既然没有钱,那就别指望我渡你过河。”这时世尊忽见一群雁鸟,从恒河南岸向北面飞空而过,即说偈道:“诸雁群党渡恒河,不曾问彼船师价;各运自身出己力,飞空自在随所之。我应当以神通,腾空翱翔犹彼雁;若至恒河水南岸,安隐定住如须弥。”言毕,腾空而过。船师见佛转眼间即过彼岸,心生大悔,因自责道:“我今幸遇大圣福田,而不知布施,不肯发心渡至彼岸。如是功德福田,当面错过,岂不可惜!”言罢,闷绝在地,良久方醒,从地而起,即往摩伽陀国向频头王奏知此事。王闻此事已,即对船师下令说:“从今日起,凡是出家之人,要求渡河者,不得向彼索取渡价。”

◇◇◇◇◇◇◇◇◇◇◇◇◇◇◇◇◇◇◇◇◇◇◇◇◇◇◇◇◇◇◇◇◇◇◇◇◇◇◇◇◇◇◇
降伏火龙

因果经云。世尊念言。优楼频螺迦叶。有大名称。我当诣彼。教以正法。即往寻之。日既将暮。佛语迦叶。欲于石室。止住一宿。迦叶言。石室中有毒龙。恐相害耳。佛言。虽有毒龙。但以见借。迦叶言若能住者。便自随意。尔时如来。即入石室。结跏趺坐。而入三昧。尔时毒龙。举体烟出。世尊即入火光三昧。佛亦出烟。龙大瞋怒。身中火出。佛亦出火。二火俱炽。焚烧石室。迦叶夜起。见室尽然。惊怖叹惜。此大沙门。端正尊贵。不取我语。今为火龙之所烧害。遽令弟子以水浇之。水不能灭。火更炽盛。尔时世尊以神通力。制伏毒龙。授三归依。置于钵中。明旦持钵。盛龙而出。迦叶师徒白言世尊。龙火猛烈之所伤耶。佛言。我内清净。终不为彼外灾所害。彼毒龙者今在钵中。即便举钵。以示迦叶。迦叶师徒。见于世尊处火不烧。降伏毒龙。置于钵中。迦叶欢喜叹未曾有。

【语体文】《因果经》上说:有一天世尊想道。“优楼频螺迦叶兄弟三人,有大名称,聪明易悟,然其我慢亦难摧伏。我今当往彼处,教以正法而度脱之。”于是来到迦叶所住处。时至晚暮,佛向迦叶借石室寄住一宿。迦叶说:“石室虽然寂静,但室中有毒龙,其性凶暴,恐遭伤害。”佛说:“有毒龙也不要紧,只要你肯借就可以了。”迦叶说:“你要是不怕,那就随意住进去好了。”佛便进入石室,结跏趺坐,而入正定。这时,毒龙见有人进室,就全身出烟;世尊即入火光三昧。龙毒心转盛,身中出火,火焰冲天,焚烧石室;而世尊身心不动,容颜怡然。迦叶夜起,见石室内满是烟火,以为这位年少沙门,好端端的,不听我的劝告,此番必定为毒龙所毒害,心中有所不忍,就令弟子迅速以水浇灭。哪知火不但不能浇灭,反而更加炽盛。而此时世尊在室内以神通力,早已把毒龙降伏住了,并化解了它的毒心,为它授三皈依,然后置于钵中。天明,世尊持钵而出,迦叶师徒俱来问讯:“昨夜龙火猛烈,尊者可否受到伤害?”世尊说:“我内心清净,任何外灾都伤害不了。室中毒龙,今在钵中,不信请看。”世尊即把钵举示迦叶。迦叶师徒见世尊处火不烧,降伏毒龙置于钵中,俱各欢喜赞叹不已。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