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艺演出
(视频在线播放)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从悲伤中解脱:波吒左啰》
1 2              

 

相关链接:
“布施第一”的女施主:毗舍佉

抱亡儿乞药的母亲:翅舍瞿昙弥
断除欲乐的大智慧者:谶摩
佛陀的异母妹妹:难陀
善辩行者:跋陀军陀罗拘夷萨
多子无依的老妇:输那
慈悲的化身:沙摩婆提皇后

 

 

 

 

 

 

 

     
【传记】

从悲伤中解脱:波吒左啰 ①

波吒左啰是舍卫城某位大富商的美丽女儿,当她十六岁时,父母亲便将她幽禁在一栋七层高楼的顶楼,派了许多守卫护卫,避免她和年轻男子接触。在这样的预防措施下,她还是爱上在父母房中服侍的一个仆人。

和爱人私奔生子

当父母安排她和一个门当户对的青年结婚之时,她决定和爱人私奔。她伪装成女仆从塔楼逃出,和爱人在城中会面,然后他们就去住在远离舍卫城的一个村庄。在那里,丈夫靠一小亩田地种植维生,年轻的妻子则做一切琐碎的杂役,那以前都是父母、仆人所做的事,她就这么默默承受自己行为的后果。

当怀孕时,她恳求丈夫带她回父母家生产,她说为人父母者总是心疼子女,会原谅他们所犯的任何错误。但丈夫拒绝了她,因为他害怕会被她的父母逮捕,甚至杀死。当她了解他不会同意这项请求时,她决定自己回去。因此有一天,当丈夫离家工作时,她便溜出家门前往舍卫城。当丈夫从邻居那里听到消息时,便立即追上去,很快地就赶上她。虽然他试图劝她回家,但她不听仍继续往前走。在他们抵达舍卫城之前,阵痛就开始了,她很快生下一个男婴。由于去父母家的理由已消失,因此他们就回头了。

丈夫与儿子之死

一段时间之后,波吒左啰第二度怀孕,她再次请求丈夫带她回父母家,他又拒绝了,而她也再次自行出发,不过这次是带着她的儿子同行。当她的丈夫赶上并劝她回家时,她仍坚持不从。于是他们一起前往舍卫城,走到半路,突然遇上季节性的暴风雨,雷电交加,大雨滂沱。就在此时,她的阵痛开始了。

她请丈夫去找些遮蔽物,于是他便去找材料搭棚子。当他在砍树时,一条躲在蚁穴的毒蛇突然窜出来咬他。牠的毒液就如熔岩般,他很快就倒地不起了。波吒左啰等了又等,都等不到人,第二个儿子就出生了。一整夜,两个小孩被暴风雨吓坏了,哭得声嘶力竭,但唯一能保护他们的母亲,只能以她那饱经苦难的瘦弱身躯作为庇护。

到了早上,她把新生儿抱在怀里,一手牵着长子,往丈夫走过的路走去,说:“来,亲爱的孩子,你们的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了。”当她在路上俯身时,发现丈夫躺在那里,早已断气,身体僵硬得像块木板。她在那里徘徊哭泣,为他的死自责,然后继续上路。

走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来到阿夷罗跋提河。大雨过后河水高涨,深及腰际,且水流湍急。波吒左啰感觉自己太过虚弱,无法同时带两个孩子渡河,因此将长子放在河边,先带着婴儿到对岸,然后再回来带他。

当她走到河中时,一只搜寻猎物的老鹰看见新生婴儿,以为那是一块肥肉,便俯冲下来,用爪抓住婴儿飞上天空,而波吒左啰只能在一旁无助地观望与尖叫。长子看见母亲停在河中,又听到她在喊叫,以为正在叫他,便想渡河过去,但当他一脚踩入水中时,便立刻被洪水冲走。

父母与兄长之死

伤心哭喊的波吒左啰继续上路,接二连三降临在她身上的悲剧,已经让她濒临疯狂,她竟然在一天里相继失去丈夫与两个儿子,而更不幸的事还在后头。

当她接近舍卫城时,遇见一个路人正要出城,便向他询问她家的情形。“除了那家之外,问其他家都好,”他告诉她:“请别问我那一家。”但她坚持,因此他不得不说:“在昨夜可怕的暴风雨中,他们的房子倒了,老夫妇与儿子都被压死,不久前三人才刚一起在那里被火化。”他说,并遥指远方一股青烟袅袅升起处:“你所看到的就是他们火葬的烟。”当波吒左啰看见那股青烟时,立刻疯了。她扯破衣服,裸身狂奔,一边哭喊着:“我的两个儿子都死了,丈夫也死在路边,父母与兄长也都被火化了!”那些看见她的人都叫她傻疯婆,拿垃圾丢她,并拿泥土投掷在她身上,但她仍一直往前走,直到抵达舍卫城郊。

比四大海水还多的眼泪

这时佛陀就住在祇园精舍,身边环绕众多弟子。当他看见波吒左啰出现在精舍门口时,他知道她已经成熟,能接受他的解脱法音。在家弟子们大叫:“不要让那个疯婆子进来!”但大师却说:“别拦她,让她来我这里。”当她靠近时,他告诉她:“姐妹,恢复你的正念!”她立刻恢复正念。一个好心人丢了一件外衣给她,她穿上它,走向佛陀,顶礼他的双足,并对他诉说她悲惨的故事。

大师耐心地听她说完,充满深切的悲心,然后回答:“波吒左啰!别再徘徊,你已找到皈依处。你不是只有今天才遇见灾难,无始以来你就为失去儿子与亲人而哭泣,你所流的眼泪比四大海水还多。”在他继续说轮回的危险时,她的悲伤止息了。佛陀接着以下面的偈颂结束他的指导:

受悲伤痛苦折磨,与吾等流泪相比,

四大海水仅少许,汝女为何仍放逸?

子嗣不可为依怙,父母亲属亦不能;

因人皆被死所迫,故亲友不可依怙。

既已了知此事实,智者清净持禁戒,

迅速即应可通达,趋入涅解脱道。

佛陀的这席话深入她的内心,她可以完全领会诸行无常与诸受是苦的道理。佛陀开示结束时,坐在他脚边的不再是个哭泣的疯女,而是个悟道的入流者,是个确定可以达到究竟解脱者。(摘自《佛陀的圣弟子传Ⅳ》向智尊者领导编写)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