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艺演出
(视频在线播放)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抱亡儿乞药的母亲:
翅舍瞿昙弥》
1 2              
相关链接:
“布施第一”的女施主:毗舍佉
慈悲的化身:沙摩婆提皇后
断除欲乐的大智慧者:谶摩
佛陀的异母妹妹:难陀
善辩行者:跋陀军陀罗拘夷萨
多子无依的老妇:输那

 

 

 

 

 

 

   上一页           
【传记】

抱亡儿乞药的母亲:翅舍瞿昙弥 ②

走出丧子的迷惑,出家得解脱

在翅舍瞿昙弥从迷惑中走出来之后,她带着孩子冰冷的尸体到墓地埋葬,然后回去找佛陀。佛陀看到她时,问她是否有找到芥菜籽。“尊者!芥菜籽之事已经解决,”她回答:“请准许我出家受戒。”于是大师对她说以下的偈颂:

若人心深贪爱著,执迷子女与牲口,

死亡将会掳走他,如水淹沉睡村民。

由于她的心已在丧子煎熬中成熟,因此一听到这首偈颂便见到实相,成为入流者。佛陀同意她加入比丘尼僧团的请求,遂将她送往女众道场,她在那里出家并且受具足戒,成为比丘尼。

出家之后,翅舍瞿昙弥精进修行与研究教法。有一晚,她看见油灯喷溅火花,她顿时体悟到生死轮回就如灯火燃烧一样。世尊知道她究竟解脱的时机已成熟,便来找她并对她说了一首短颂:

若人寿百岁,不见甘露道,
  不如生一日,得服甘露味。

当她听到这几行偈颂时,当下便断除一切结①,成为阿罗汉——解脱者。

赞叹与贤圣为友的利益

在《长老尼偈》她的偈颂中,翅舍瞿昙弥描述佛陀给予她的大喜悦。因此她赞叹与贤圣为友的利益:

大圣常对世人赞,清净道侣之可贵。
  藉由净道侣之助,愚人亦可成智者。
  人应得善知识助,如此彼智方可长。
  藉由善知识之助,彼能解脱一切苦。
  人应了知四圣谛:痛苦与苦之集起,
  然后痛苦之息灭,以及灭苦八正道。
  女人的痛苦与解脱的喜悦

翅舍瞿昙弥从她亲身的经验,知道清净道侣之可贵,因为慈悲的佛陀,诸道侣中最清净者,曾将她从可怕的轮回痛苦中拯救出来。在记载于《长老尼偈》她的解脱偈颂中,翅舍瞿昙弥描述女人特有的各种痛苦。人们唯有了解她所说女人的痛苦,才能体会到她对佛陀的感激有多深,他为她指出解脱之道:

调御丈夫说:女人之痛苦。
  妻妾苦亦然,有人曾生子,
  失望割彼喉;怯者服毒药。
  婴儿难产时,母子皆不幸。

翅舍瞿昙弥在偈颂结尾不是悲叹,而是胜利的呼声,表达她找到解脱与免除一切痛苦的喜悦:

正道是吾所修习,趋向无死八圣道。
  吾观察佛法之镜,由此吾觉悟涅槃。
  拔除身刺释重负,一切应做皆已办。
  长老尼翅舍诵此,彼为心真解脱者。
  “粗衣苦行第一”的比丘尼

我们在《相应部》中也找到翅舍瞿昙弥所说的一组偈颂,事关她和魔罗的一段对话。有一天,魔罗前来干扰她禅修,这是魔罗最喜欢做的事,无论对方性别为何。他以一个偈颂奚落她:

汝既丧失汝爱子,为何愁容枯坐此?
  独自进入丛林中,汝在寻找某人吗?

翅舍瞿昙弥自忖:“这首偈颂是谁所诵,是人或非人?”然后她想到:“这是魔罗,他说偈颂是想要激起我心中的恐惧、不安与慌张,让我出定。”于是她回答:

我已走出丧子痛,因此不再寻找人。
  吾既不忧亦不悲,我也不怕你,朋友。
  一切喜怒皆已断,无边黑暗已破除。
  征服死亡之大军,吾住漏尽无余中。

从她称呼魔罗为“朋友”,即可看出她的无惧与平等心,魔罗已失去他过去所被认知的真实性,因此无选择地只好消失。翅舍瞿昙弥比丘尼,从她个人的悲剧升华到最高圣果,被佛陀称赞为比丘尼中“粗衣苦行第一”者。

译注:①结:将众生绑在生死轮回里的烦恼。共有十种:(一)欲贪结;(二)色贪结;(三)无色贪结;(四)瞋恚结;(五)我慢结;(六)邪见结;(七)戒禁取结;(八)疑结;(九)掉举结;(十)无明结。(完)
                 (摘自《佛陀的圣弟子传Ⅳ》向智尊者领导编写)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