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下一页

 八正道 (54)
        ──佛陀的安乐之道
(斯里兰卡)德宝法师 著 赖隆彦 译

【第六章】 正精进(续)

有时人们会不顾这个教导,说心灵成长得靠“无功用的精进”。我必须抱歉地提醒你!朋友,并没有无功用的精进。精进必须平衡,过度努力或不善巧地努力,都可能造成内心压力过大,而辗转落入不善法中。但若不太努力,则会厌烦、疲倦或失去兴趣。因此,你必须无间断地精进,平衡地驾驭精进与善心所。

事实是,没有精进你永远成不了什么大事。每个伟大的发明都需要精进。电灯、汽车与计算机都不会因某人轻松闲坐而平白无故地产生,发明者为了目标而废寝忘食。若你着手如禅修的大计划,则一定要奋发精进以达到目标。若是有需要,也必须愿意严格自律。有个关于佛陀的故事,便清楚地说明这点:

一位驯马师问佛陀:“你如何训练弟子?”

佛陀问他:“你如何训练马匹?”

驯马师回答:“我运用温和的方式,若无效,我便运用严厉的方法。若无法以严厉的方式训练马匹,我便杀死它们。”

佛陀说:“我也是如此。我使用温和的方法,若无法用那个方法训练弟子,则我使用严厉的方式。若我无法以严厉的方式训练他们,我就杀死他们。”

接着驯马师说:“你应是教导不伤害众生吧!你怎么能杀人呢?”

于是佛陀解释他的杀法,是以联合抵制或完全忽略那人的方式,“杀死”桀骜不驯者,从此之后,他将被排除在僧团之外。

经典说了一个著名的事件,其中佛陀用了这个方法:

佛陀有个老朋友名为阐那(或译为“车匿”) ,他曾是佛陀的儿时玩伴,且是载着悉达多太子出宫过苦行生活的那个车夫。阐那在年迈时,出家成为比丘。他因在佛陀生命中扮演的角色,而自认为对佛陀的成就居功至伟,因此变得非常骄傲,从受戒时起,他便轻视僧伽。例如,当年长比丘来访时,他不遵照礼俗起身让座,或取水给他们洗脚、洗脸。

佛陀告诉阐那,他的行为非常傲慢。他对阐那说:“你必须尊敬这些比丘。”但阐那从未听从佛陀的话。

最后,当佛陀入灭时,阿难尊者问佛陀该如何处理阐那。佛陀请僧团默摈他,阿难被赋予宣布默摈的使命。

当佛陀入灭时,阐那非常震惊与哀痛,他开始想:“我的一切名誉、权力与勇气皆来自佛陀,如今他走了,再也无人支持我。现在整个世界都空了,我曾冒犯过许多比丘,他们不再是我的朋友。”

当阿难宣布默摈阐那时,阐那再度震惊,并因而昏厥。当恢复清醒时,他变得非常谦虚,佛陀知道阐那会如此反应。阐那顺从与勤勉地修禅,最后终于觉悟。严厉的方法有时是必要的,严厉有时是有效的。

你可将同样的技巧使用在自己的五盖上。先从温和的方法开始,但若有必要,也愿意使用严厉的方法。

当你受诱惑想去买另一件漂亮的运动衫,尽管衣橱已塞满运动衫时,以前述的方法去调心──忽略那个想法;把心转向别的事;以舍念代替贪念;以正念思维运动衫与一切物质无常的本质。若心仍苦苦欲求那件运动衫,也许就得严厉地对待自己。告诉自己停止,否则这一季都将没有新的运动衫。若那无效,则决定这一年都没有新的运动衫。最后通牒,威胁自己接下来的五年内都将从“救世军商店”(即二手货或慈善拍卖商店)购买所有的运动衫!然后落实威胁,心将学会放下。

有个特殊情况需要使用非常严峻的方法。偶尔坐禅时,心是完全混乱的。这可能是由于禅修之前发生的某件事,例如当天过度刺激或发生某件令你极度焦虑的事。心如此激动,画面与情绪快速闪动,负面想法令你疲于应付。你可能正经历我的学生们所说的“多重盖障攻击”,此时好几种盖生起并接管内心,一个接一个。若你允许心如此放肆,它可能变成难以克服的恶习,最好尽量努力让心平静下来。

若所有平常的方法在上述情况中都失败,还有另一个方法:尝试数息,这是让心专注于一事上的技巧。首先从一到十数呼吸,然后从十到一;接着,从一到九以及从九到一,继续数到八、七等,乃至一到二以及二到一。最困难的部分是,若心在你数息时稍有迷失,就得重来。你持续这个数息,直到可完成整个计数循环都未分心为止,然后可重回平常的禅修方法。这是个挑战,在每次分心时重来,使得心厌倦跑开。

虽然这方法很强,有些人却可能连数息都饱受混乱之苦。在此情况下,就把混乱本身当作禅修对象,观察混乱的变化。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