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下一页

 八正道 (61)
        ──佛陀的安乐之道
(斯里兰卡)德宝法师 著 赖隆彦 译

【第七章】 正念

正念是时时刻刻注意当下。因我们不自觉地透过被妄想局限、惯常与制约的思想形态,去认知自己与周遭世界,所以对事实的认知与后续概念都是零散与混乱的。正念教导我们,暂时中止一切概念、画面、价值判断、心理评论、意见与诠释。正念的心是准确、敏锐、平衡与不乱的,它就如一面镜子,毫不扭曲地反映一切前方之物。

佛陀经常告诉弟子们要“系念面前”,所谓的“面前”就是指现在。这不只是说坐禅时心要保持清明更有意义,它的意思是,清楚觉知我们每天每一个清醒时刻,所做的每个身体与心理的动作。换言之,就是活在当下。

现在变化得如此之快,以致我们对它的存在经常浑然不觉。心的每个刹那就像通过投影机的一系列画面,有些画面来自感官印象,有些来自过去的记忆或未来的幻想。正念帮助我们冻结画面,让我们得以如实觉知自己的感受与经验,不掺杂社会制约回馈或习惯性的反应。

一旦学会不加评论地如实觉察正在发生的事,我们就可观察自己的感受与思想,而不受制于它们,而不会被典型的反应牵着走。因此,正念给予防止、断除不善的思想与行为,以及修习与维持善法所需的时间。它让我们摆脱自动飞行的机制,并帮助我们对自己的身、口、意行负责。

此外,正念导致内观,清晰而不扭曲地如实“内见”事物。在经常修习下,包括正式禅修与日常生活中的活动,正念教导我们以内在的慧眼去看世界。慧是观的冠冕,打开慧眼是念的真正目的,因洞见实相是持久安稳与快乐的无上秘要。我们无须往自身之外去寻找,每个人都有本具的修慧能力。有个传说清楚说明这点:

曾有位天神想要掩藏一个重要的秘密──快乐的秘密。他先想到把秘密藏在海底,但随后对自己说:“不!我不能把秘密藏在那里,人类非常聪明,他们一定会找到它。”

接着,他想到把秘密藏在山洞里,但他又自我否定:“许多人前往山洞。不!不!人们也会在那里找到秘密。”

然后,他想到把秘密藏在高山上。但后来他想:“人们近来很好奇,一定会有人爬上山发现它。”

最后他想到完美的解决方法。“啊!我知道有个地方人们绝不会去看,我将把秘密藏在人类心中。”

这个天神把真谛藏在人类心中,现在让我们找出它吧!正念是不向外求的,它的目标是找出隐藏于内心与核心处的真谛。

根据佛陀的看法,我们的心是本明的。在意识初生的每个刹那,它的火花是光亮的。然而,在未觉悟的心中,火花受到贪、嗔、痴的杂染所遮蔽,这些杂染障碍心的光明,使心陷入黑暗与痛苦中。

我们不能说心一直都是清净的,我们必须努力让它如此,必须净化这颗明亮之心,好让它尘尽光生。透过正念修慧,烧掉贪、嗔、痴的障碍,除掉愈多,心就愈自在、快乐与光明。正念也防止杂染生起,因此深藏的快乐秘密就是这个真谛──快乐来自透过使用正念清除贪、嗔、痴,它就在自己心内。这个快乐的秘密,在透过智慧去除层层杂染时显露出来。

正念如何带来智慧,而智慧又如何令我们去除障碍?当往内寻找快乐,试着了解快乐的真谛时,我们发觉并观察身心五蕴。当以正念观察时,开始看见各蕴如何生、住、异、灭。

例如,我们小心呵护的这个美丽身体每一刻都在变化,在阅读这页时,身体的每个细胞、分子与亚原子微粒都在变化──成长、衰败或死亡。心脏在跳动;肺、肾、肝脏与脑都在执行它们的功能。身体各部分都在变化的同时,感受、认知、意识与心境也都在生与灭。当下的正念,让我们洞见这些变化──洞见存在诸法普遍的无常性。

察觉诸行无常,让我们有机会看见变化所衍生的不圆满苦。例如,想起过去你曾有的一些美好感觉,现在这感觉能和以前完全相同吗?即使你能重新创造产生这美好感觉的条件,但能再次体会一模一样的感觉吗?了解过去的美好经验已永远消失,令我们感到悲伤。随着认清诸法如何消逝──身体、感觉,以及所爱的人与事,不只是每一刻,而是时时刻刻,我们深入洞见苦与不快乐的因,那就是执著不断相续变化的事物。

最后,正念让我们得以洞见包括自己在内的众生真实存在的方式。洞见无常与苦,帮助我们看清实相并非有别于自己的“外在”事物。反之,实相是我们对持续变化的世界──包括内在世界,以及透过感官所认知的世界──的持续变化经验。

修习正念使世间的争夺显得可笑。我们无法在犯错时,砍断自己的手。同样地,把自己与敌人切割开来也是愚蠢的,因所有人都同样拥有不断变化与痛苦的本质。世间的争夺,就如一只手臂对抗另一只手臂,或右眼挑衅左眼。

我们发现,生命并非一个静态的实体,而是不断变化的动态之流。当寻找生命的意义时,我们只能找到这个变化。随着一再重返这个动态面向,发现其中并无恒常的实体。我们内在并无一个可执著的恒常自我或灵魂,且别人内在也无任何可与之争吵的恒常自我或灵魂。

因此,正念让我们得以洞见三法印──无常、苦与无我。向内看,我们看见自己的色相正在如何地快速变化,且这些变化如何带来苦。我们看见自己如何强烈地希望别再有任何转世,不要变老、生病,或经历悲伤、绝望、沮丧。我们看见爱别离与怨憎会是如何令人痛苦,看见任何欲望,无论它多么微细或高贵,都会造成痛苦。我们看见即使是希望断除贪欲的欲望──虽然那对于进步是有益与必要的,也是痛苦的。最后,我们看见自我意识──我们如此强烈保护的个人身份认同,其实只是一种幻相,因我们是个过程,一个刹那更新的身体、感情与心理事件的相续流。

当印度人说三位神祇──创造神大梵、保护神毗湿奴与破坏神湿婆时,便清楚地表明这个真谛。创造者是生起时刻,保护者是巅峰时刻,而破坏者是消灭时刻。每个时刻都有东西被创造,每个时刻都有东西存在,每个时刻都有东西消逝。没有静态的时刻,因没有任何事物可保持在同一刹那。这个循环不断地进行。

当我们了解这点时,便会允许感受、感觉与思想通过内心,而不会执著任何事物,无论它多么讨喜或美丽。当不悦、痛苦或难以忍受的状态浮现时,我们让它们通过,而不会感到沮丧,只是让事情发生,而不会尝试阻止它们,或屈服于它们,或尝试跑开。我们只是如实觉知事情。

我们不只用慧眼,还以每天的觉知,看见一切事物与众生皆依不断变化的因缘而存在。由于并无恒常的事物可执著,也无恒常的事物可憎恶,我们放松地进入完全安心与快乐之中。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