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我国留缅学僧学成回国

作者:大光
法音 2001年第5期  

由中国佛教协会于1996年4月24日派往缅甸留学的伍地格德地、达磨塞噶、伍西涅嗡那、心源、宏扬五位比丘,在缅甸国立佛教大学接受上座部佛教五年的传统教育后,于今年3月28日从缅甸仰光回到昆明。他们是建国以来首批应缅方政府邀请赴缅甸留学的僧人,因而受到中缅两国有关方面的关怀和多方照顾。

在中国佛教协会、云南省佛教协会和云南省宗教事务局为他们举行的总结会上,五位比丘对中国佛教协会、云南省佛教协会和我国驻缅使馆以及缅甸宗教部、缅甸两所大学五年来给予他们的关心照顾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介绍了他们的留学历程和收获:

从1996年5月至2000年年底,我们主要在缅甸国立佛教大学接受上座部佛教的传统教育。学习的课目主要有戒律、阿毗达摩、吉祥经、法句经、佛教史、佛教常识、巴利文、缅文、缅甸文学、英文,还有原始巴利经典。我们通过了大学内八次考试,于2000年12月12日在曼德勒获得缅甸政府颁发的高级学业证书(AdvancedDiploma)。每逢节假日,缅甸政府送我们至各地参观或到禅堂接受禅修训练。到目前为止,已先后参观了曼德勒、马哈迷牟尼大佛、蒲甘、勃固大佛、耶勒法亚(水中佛塔)、实皆、闵公村、布巴山、阶梯遥(螺蛳塔)、档记、布墩枪大、亚堪和仰光附近的一些著名风景名胜。并在马哈西、幸福禅坐中心、毛够等有名的禅堂接受禅修教育。每年春节,我国驻缅使馆的工作人员都来看望我们,还买来贵重的营养品送给我们,使我们时时感受到祖国的温暖;缅甸宗教部的领导,尤其是宏扬局的吴三伦局长常来大学问寒问暖;大学内的长老、法师们平时对我们都很关心;中国佛协几乎每年都有人来看望我们,还增加了我们的生活费。这些都是我们克服困难、如期完成学业的增上缘,给我们以极大的鼓励和鞭策。

四五年的缅甸留学生活充满了酸甜苦辣,大家在经历了艰辛的学习和磨炼之后,获得了仰光国立佛教大学所颁发的高级学业证书。现在我们能用缅语、英语同缅甸人及其他国家的人进行交流,借助于辞典、字典,能用缅、英两种文字写信写文章,能读诵巴利经文,知晓缅甸佛教教育的概况和上座部的修行特色。我们和许多缅甸和尚、信众和老百姓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是建国以来首次由缅方政府通过外交渠道邀请赴缅甸留学的中国僧人,因而成为中缅友谊和中缅佛教界友好交往的象征,这使我们倍感责任的神圣。在经历了磨炼后,我们变得更成熟,更乐于接受生活的挑战和担负重任。

在大学学习期间,因为天气、饮食、身体及学习生活不习惯等原因,有三位法师先后休学回国。而宏扬法师于两年后转到佛牙塔的上座部国际佛教大学学习。

在缅甸留学期间,我们发现缅甸佛教在以下几方面很有特点,值得借鉴。

盘坐

我们观察缅甸佛教的形态,发现一个最明显的特点:席地盘坐。无论是平时的看书诵经、吃饭、聊天,还是外出应供、讲经说法等,缅甸和尚总喜欢席地而坐。其坐姿共有八种:(1)散盘,(2)单盘,(3)双盘,(4)一竖一盘,(5)交叉盘,(6)跪坐,(7)一前一后坐,(8)侧跪坐。

席地而坐较之站立或椅上坐,更易使人身心趋于宁静,易生智慧。佛陀在菩提树下悟道亦是通过禅坐。在所有佛菩萨雕像中,结跏趺坐的姿势几乎占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盘坐可以使身心趋于稳定,由定而发慧。在亚洲发达国家如日本、韩国,席地而坐仍很风行。

中国自唐代以后,原有的席地盘坐的传统正逐渐消失。当前中国佛教的一个流弊就是站得太多,席地盘坐的机会太少。这虽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差别,却很重要。应多创造席地盘坐的机会,这对身心都会有益。佛制戒律上有“不坐高广大床”的戒条,因为易生贪、慢、懈怠之心,与修行无上佛法不相应。根据戒律,依树下坐、地上坐、地毯草席上坐,与正法相应,能生平等心、安隐心等善法。

一般来说,众生身心所缘之境界,对善恶法的生起有很大的影响。世间人贪图享受,广求色声香味触法,于行住坐卧上尽其所能地奢侈享受,放纵形骸,是故善法不生,道德衰微。因此出家为僧不应在坐卧之具上太讲究。我们在缅甸各地大小寺院参观,从没有发现沙发这类高贵凳椅,只有法师讲经说法时才坐上镶有龙头花纹的宝座。这旨在显示佛法的珍贵,平时谁也不敢戏坐其上,恐折自己的福报。席地盘坐的确是缅甸佛教不可忽视的一大特色。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我国留缅学僧
学成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