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亲近释迦牟尼佛 (40)
  ——从巴利藏经看佛陀的一生

斯里兰卡 髻智比丘著 释见谛 牟志京 汉译

第八章 憍赏弥的争执(续)

象王与佛陀心相应

优婆离世尊说法,以教示、劝导、激励、鼓舞他们之后,起身离去。他次第游行到波陀聚落,当最后终于抵达那里时,他住在护寺林中吉祥的娑罗树下。当他独处静默时,心中思惟:“之前我活在不安当中,受憍萨弥的比丘所扰,他们在僧伽中争论、争吵、激辩与纷争,现在我独处无伴,远离他们而自在安乐。”

有一头长牙大象,它也被其他的象、母象、小象与幼象所扰,吃着被毁损的草、破碎的枝干,喝着混浊的水。当它从池塘洗澡出来,身体被许多母象推挤。对此作过思索后,它心想:“我为何不远离象群,独自生活?”于是它离开了象群,而到波陀聚落护寺林吉祥的娑罗树下,世尊正好也在那里。它照顾世尊,为世尊准备饮食,以象鼻把树叶清开。他心想:“之前,我的生活被众象所扰……如今,离群独处,远离其他众象而安乐自在。”

自喜于独处,世尊心中觉知长牙大象的想法,不禁发出如下的感叹:

象王意同于象王,

牙长如矛之大象,

彼等之心俱相应,

欢喜独住树林中。

阿难:世尊离开憍赏弥后不久,一位比丘到阿难尊者处,说道:“朋友,阿难!世尊自己整理好卧、坐具,持钵、衣,独自游方,无人陪伴,未告诉侍者,也未通知僧伽。”

“朋友!世尊如此做时,便是要独处,千万不要有人跟随。”

过了一段时间,有几位比丘到阿难尊者处,说道:“朋友,阿难!已很久未亲闻世尊说法了,我们希望再听到世尊说法。”

阿难尊者于是与这些比丘,到世尊所在的波陀聚落护寺林吉祥的娑罗树下,敬礼后,坐于一旁。世尊于是说法以鼓舞他们。

憍赏弥两派比丘的和合

优婆离:在波陀聚落随意住上一段时间后,世尊就次第游行前往舍卫城,当最终抵达那里时,他住在祇树给孤独园。

此时憍赏弥的在家信众心想:“这些憍赏弥的比丘带给我们很大的伤害,他们一直烦扰世尊,致使世尊离开。我们对他们不再礼敬、迎送,不作合掌、恭敬,不再恭敬、尊重、尊敬、供养他们。当他们从我们这里得不到恭敬、尊重、尊敬、供养,时间久了,就会离开此地或还俗,或向世尊认错。”

信众们如此做之后,憍赏弥的比丘决定:“朋友们!让我们去舍卫城在世尊面前解决这一纷争。”于是他们整理好卧、坐具,持钵、衣,前往舍卫城。

舍利弗尊者听说他们上路的事,便到世尊处,问道:“看来那些在僧伽里争论、争吵、激辩、纷争与诉讼的憍赏弥比丘们,正往舍卫城走来,世尊!我应如何对待他们?”

“舍利弗!依法而行事。”

“世尊!我要如何判断什么是法?什么是非法?”

“有十八种情况,我们可以得知。比丘非法说为法,法说为非法;非律说为律,律说为非律;非如来之所言说为如来之所言,如来之所言说为非如来之所言;非如来之所行说为如来之所行,如来之所行说为非如来之所行;非如来之所制说为如来之所制,如来之所制说为非如来之所制;罪说为无罪,无罪说为罪;轻罪说为重罪,重罪说为轻罪;有余罪说为无余罪,无余罪说为有余罪;粗罪说为非粗罪,非粗罪说为粗罪。以相反的方式便可知那人所说的法。”

摩诃目犍连摩诃迦叶、摩诃迦旃延、摩诃俱絺罗、摩诃劫宾那、摩诃纯陀、阿那律、离婆多、优婆离、阿难、罗睺罗等尊者都听到憍赏弥比丘在路上的消息。他们每个人分别来见世尊,都获得相同的教诫。

摩诃波阇波提·瞿昙弥听说此事也来世尊处,请教世尊应当如何对待他们。

“瞿昙弥!听双方说法,听完之后,只赞同如法说者所持的观点、喜、意见与判断。比丘尼众对比丘众的期望,应是期望如法说者。”

给孤独长者与毗舍佉(弥迦罗母)听说此事后,也到世尊处请求教导。世尊告诉他们:“要供养双方,但只赞同那些如法说者的观点。”

憍赏弥比丘们终于抵达舍卫城,尊者舍利弗到世尊处,问道:“世尊!憍赏弥的比丘已到舍卫城,我们应如何安排他们的住处呢?”

“让他们分开住。”

“但若无隔开的住处,该怎么办呢?”

“那么,舍利弗!先把住所隔开后再分配给他们。不论在任何情况,都不可以不提供住处给上座比丘,若无就是犯恶作。”

“但是,世尊!食物与其他物品呢?”

“食物与其他物品必须在所有的比丘中平均分配。”

此时,那位被举罪的比丘开始思惟律,他发现:“那是罪,并非无罪,我有犯……我被举罪了,我被如法地举罪,这是不可推翻的,也应是有效的。”于是他到自己的支持者处,把这想法告诉他们,他说:“如此,尊者们可以为我出罪。”

于是他的支持者带着他到世尊处,敬礼后,坐于一旁。他们重述了那位被举罪比丘所说的话,然后问道:“世尊!我们应当怎么做?”

“诸比丘!那是罪,并非无罪,他有犯……他被举罪了。这举罪是合法的,是不可推翻的,也应当是有效的。因为这位犯罪且被举罪的比丘已自见己罪,你们可以为他出罪。”

这位被举罪比丘的跟随者为他出罪后,就到那些举罪的比丘们处,说道:“朋友们!关于这个引起僧伽争辩与分裂的事件──那位比丘确实犯了罪,也被举罪,现在他已见罪,且已出罪了。让我们双方在僧伽前和合,以结束此事。”

那些原先举罪的比丘们就到世尊处,告诉世尊刚才发生的事。同意双方和合,整个事件也就这样收场了。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