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周太玄皈依能海上师的经过(2)

                 

三、虔诚恭谨的周太玄

47年末,周太玄发心为近慈寺大雄宝殿捐献一对“尊胜幢”。用白绸作成,红方格内作书。在客堂汉白玉方桌上书写。由我濡墨、牵绸。

写前再沐手、礼佛、静心,这才书写。写时,一言不发,非常恭敬。

他每天上午八点由黄包车拉到寺内,五时离去。一共写了七、八天。那是利用寒假空余时作的贡献。

他停笔后,同我一道,洗笔洗砚,收拾白绸,一点没有大教授的架子。看得出来,堂堂大教授,对一介小沙弥亦十分恭谨。与我说话也要先合掌、后说话。我俩在路上相逢,他合掌恭敬站在路旁,让我先走后才离去。

他建议川大,凡新生必须集体去近慈寺皈依三宝,受持五戒。他说,上师三宝是我们做人的目标,学习他们利益众生、牺牲自我的精神。受持五戒,不杀生,更不会杀人;不偷盗,品格自然高尚;不邪淫,为人就有正气,人人做到,整个社会就民乐国安;不说妄语,威信自立,人人都是君子;不饮酒,则不乱性情。就能保证上面四个原则不受损害。读书就是学本领,学好本领是为了报效国家社会;接受三饭、五戒就是学道德,先学怎样做人。没有好的品性,再有天大的本领说不定对社会的危害就更大。他常说,皈依上师三宝是接受佛陀的教育,是智慧的启蒙;受五戒是做人的起码标准。(对学生常作如是说)

每年四川大学的新生,开课前都要去近慈寺上“人生哲学”第一课——洗涤身心,集体举行三皈五戒。

这些皈依弟子,解放后都参加了工作。有的对近慈寺很关心。如像今天川大的历史系教授周浩然,为寺院写字不要钱,他的书法可贵呢!后来他去我家玩,告诉我,他是川大的学生,在近慈寺皈依三宝受了五戒的。像这样的例子还很多。

四、捐完积蓄、助寺减租

解放后,虽然他入了党,对上师三宝的信念一直没有消退。常说:“佛教不是唯心,我是不信仰唯心的。”

近慈寺自种80余亩田地,租了二十来亩给农民。解放后,实行减租退压。

由於近慈寺严格执行不持银钱的戒律,哪有金钱财宝作赔退?民兵、工作队每天逼寺僧交出“金娃娃”。班首执事被打得头破血流。还命他们作牛作马,爬在地上,要我们沙弥去骑在他们身上鞭打。没有一个沙弥愿作,全一溜烟跑了。

又分堂口,关押追押,受诸苦刑。我们年幼的沙弥亦不能幸免。

加行堂圣谛中座师(今住昭觉寺,约90 余岁)去川大见周太玄。周太玄埋怨圣谛师:“我早就跟你说过,勿使近慈僧人受苦,我还有些积蓄嘛!”周太玄一面抹泪,一面打开保险柜,拿出全部金条,请圣谛师速速带回退压。以免僧人再受苦!

那时,处于“清匪、反霸、减租、退压”的“四大运动”中,城乡处处设关卡,过往行人,必须受检查,以防人为地转移财产。

圣谛师,一身补钉,破布袋里装了金条也装了酥油糌巴、糊锅粑等干粮食物。守关者打开口袋,一股酥油气就把民兵们熏倒,所有关口,一路绿灯,就像有“隐身术”一般,岂非偶然。事后方知,近慈寺退压之事,触动许多居士、法师的心,他们纷纷解囊,拿出黄金,解救了近慈寺僧侣的苦厄。

入党多年后的周太玄,关心近慈寺。他抓住我的手说:“佛教非迷信,而是智信。”几年后,他就带着这个正念走完了幻化的人生。 (摘自《台州佛教》2005年5期)

 

赞能海上师

           平凡的出生

           不平凡的人生历程

           在我的心中留下深远的影响

           驰骋沙场的英姿变成青灯下的禅诵

           有形象的敌人换成无形的烦恼怨仇

           为报祖国众生恩 二度雪山求正法

           难忍众生苦缠身 脚底磨破命几丧

           万缘放下为报恩 巧遇知识传法教

           返回东土润众生 远离名闻及利养

           勇猛精进证空理 留下无尽空与明

           我今座下参学礼 唯愿与师二无别

                    (清凉山佛学苑释定远写于04.01.11)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