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的足迹 (5)~(6)

(原文摘自《故道白云》,一行禅师/著, 何惠仪/译)
智地/以文写诗

(18)
十一岁挑起一家重担

他们父亲死后六个月,母亲也因分娩而去世。缚悉底虽然只有十一岁,已经要当起一家之主。找到看水牛的工作后,缚悉底努力勤奋,使全家都可以糊口。有时他还可以带一点水牛乳汁给小媲摩享用。

(诗)

父亲死后六个月,
母亲也因分娩而去世。
十一岁的缚悉底当起一家之主。
他在看水牛工作上的勤奋,
使全家可以糊口,
还常带点牛乳给小媲摩享用。

父母的爱虽然是子女的幸福,
但享受幸福会使孩子在依赖中养成低能;
早丧父母的孤儿确实很可怜,
但这种无有依靠的生活却会使孩子从懂得怎样去生存中出生聪明与勤奋。

(19)
媲摩为哥哥收藏眼泪献上微笑

媲摩这时明白缚悉底想知道她的感受,于是她微微地笑了。再踌躇一会,她轻声地说:“哥哥,你就跟佛陀去。”她转过头来,想把眼泪收藏起来。她曾听过缚悉底提起无数次想跟佛陀修学的愿望,她实在是真心地想他去。但当这一刻将要来临时,她又按捺和掩饰不住内心的悲伤。

(诗)

媲摩明白缚悉底想知道她的感受,
她收藏起眼泪,送上微笑。
“哥哥,你就跟佛陀去吧。”
她是真心地在满哥哥的心愿,
她没有忘记缚悉底有颗想跟佛陀修学的心。
当离别的时刻来临时,
她又掩饰不住内心的悲伤。
家庭里充满着感情,
却又脱不掉生离与死别。
父母被死神抓走,
哥哥又将被佛陀带走,
小媲摩所以没有哭出声来,
靠的是她那纯洁的童心里的觉悟的明灯。
被死神抓走的父母是痛苦的永别,
被佛陀带走的哥哥是走向解脱。

(20)
不用带任何东西

这时,卢培克从村里回来,刚听到媲摩说的话。他立刻知道要分开的时候终于来了。他望着缚悉底说:“哥哥,请你随佛陀走吧!”这时,全屋里寂静无声。卢培克将视线转向佛陀,又说:“我尊敬的大人,希望你允许我的哥哥追随你学习。我已够年长去照顾这个家了。”卢培克望向缚悉底,极力忍着泪水,再说:“不过,希望哥哥你请佛陀让你有空时回来探望我们。”佛陀站了起来,轻抚着媲摩的头发,然后说:“孩子们,先吃一点东西吧。明天早上我会回来接缚悉底,一起去王舍城。今晚,我和比丘们会在菩提树下度宿一晚。”

佛陀行到木闸前,又回过头来对缚悉底说:“明天早上,你不用带任何东西。身上穿着的衣服已经足够。”

(诗)

媲摩说的话,
刚回来的卢培克听到了。
他望着缚悉底说:
“哥哥,请你随佛陀走吧!”
屋里寂静无声。
卢培克向佛陀表示了敬畏和请求:
“我已年长能照顾好家,
请允许我哥哥追随你学习。
希望佛陀让我哥哥有空时来探望我们。”
弟弟忍着泪水。
佛陀站了起来轻抚媲摩的头发,
“我和比丘们去菩提树下宿一晚,
明早来接缚悉底去王舍城。”
缚悉底听到走不多远的佛陀回头对他说:
“不用带任何东西,你身上的衣服已足够了。”

当年佛陀亲近缚悉底,
后世佛弟子切勿冷漠求法者。
发心出家的修行人更要记住佛陀的亲切的
叮嘱:
“不用带任何东西,身上的衣服足够了。”
染衣舍俗才是真沙门。

(21)
离别的叮嘱

那天晚上,他们四兄弟姐妹谈到深夜。就像一个将要远行的父亲,缚悉底给他们做最后的叮嘱,要他们互相关怀,好好地照顾这个家。

(诗)

四兄弟姐妹谈到深夜。
缚悉底最后的叮嘱,
要他们好好地照顾这个家,
他像一个将要远行的父亲。

离开佛陀2500年的今天,
每当我们想起佛陀时,
也不能忘佛陀最后的叮嘱 :
不要放逸,不要瞋恚,不要贸易,
要持戒,要禅定,要智慧。
末法时期的众生都能和合,
消除了愚痴,正法就能久住。

(22)
眼泪下的笑容

他轮流地拥抱每一个弟妹。当小媲摩被哥哥紧抱在怀里时,她无法再强忍眼泪,低声啜泣起来。不过她很快又抬起头来,深呼吸一下,然后望着哥哥微笑。她实在不想令缚悉底难过。暗淡的油灯光已足够让缚悉底看到她的笑容。 他明白和感谢小妹妹的心意。

(诗)

缚悉底拥抱每一个弟妹。
小媲摩被紧抱在哥哥怀里时,
无法再强忍眼泪啜泣起来,
却又在一个深呼吸下抬起头来,
暗淡的油灯光下哥哥看到了笑容。
他感谢小妹妹的心意,
她实在不想令缚悉底难过。

今天作为佛弟子的我们,
也应该抬起头来让佛陀看到我们的笑容。
苦恼和哭泣是懦弱的表现,
令众生欢喜就是令如来欢喜,
实在不能因为退去菩提心而使佛陀悲伤。

(23)
女友还没谈上几句,佛陀弟子已经来了

第二天清早,缚悉底的朋友善生也前来与他道别。她前一晚经过河畔时,是佛陀告诉她缚悉底将要出家,加入僧团的。其实善生认识佛陀也是在他未证道之前。善生比缚悉底大两岁,是村长的女儿。她带了一小瓶子草药送给缚悉底。但他们还没有谈上几句话,佛陀和他的弟子已来了。

(诗)

第二天清早,
村长的女儿善生也来与他道别,
她带来一小瓶子草药送给缚悉底,
这位好朋友比他大两岁。
在前一天河畔的路上,
佛陀告诉她缚悉底将要出家,
因为她认识佛陀还在他未证道前。
还没说上几句话,
佛陀和他的弟子已来了。

善良的女友在他将要随佛陀出家前,
送他一小瓶草药,
为了防护他的健康完成学业。

使人想起离开佛陀2500年的一个小山城里,
福鼎有一群有觉悟的年青人,
他们离开了家抛弃了地位和金钱来到老师的身边。
早晨出现的太阳使很多睡梦中的人难以理解,
被丢在废纸篓里还能拣到,
他们的女友和她们的男友寄来的信,
也许是在写出崇敬的语言时抹去了情侣的眼泪。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