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的足迹 (18)

(原文摘自《故道白云》,一行禅师/著, 何惠仪/译)
智地/以文写诗

2 牧牛

(13)
比丘常应树下坐

缚悉底的导师舍利弗已安排他与罗睺罗一起分用户外的一个地点。罗睺罗年幼的时候,是跟他的导师住在室内的。但现在他就有自己在树下的地方,而缚悉底很高兴能与罗睺罗在一起。

      (诗)

舍利弗是罗睺罗和缚悉底的导师,
已经为他们俩安排好户外分用点。
罗睺罗年幼时和导师住在室内。
现在有自己树下的地方,
缚悉底也高兴与罗睺罗在一起。
比丘常应树下坐,
“丛林”的寮房只是为了避风雨,
出家人理当天地为大庐,
更不应购置高贵的卧具,
还有那世俗的衣着革履满足贪欲享受的电视沙发。
同参道友应该是清净道上的清净侣,
不该以凡人的情感而过于亲密。
末世的魔道早已伸入佛门,
犹如游乐场所的热闹和满地的臭秽时刻在染污着佛弟子的心灵,
既离不开生活的享受,也放不下感情的变化。
俩俩亲密却并不在谈法教益,
那样形影不离的影子,
像是在为如何到地狱去度蜜月而窃窃私语。

 

 

(14)

亲人浮现脑海 扰乱了比丘的修行

下午集体坐禅之后,缚悉底独个儿修习行禅。他故意找一条偏僻的小径以免与别人相遇,但他仍发觉很难在呼吸上集中。他的脑子里充满了对弟妹和故乡的怀念。通往尼连禅河小径的影像不停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他看见媲摩低头掩泪,看见卢培克一个人孤独地看着雷布尔庄主的水牛。虽然他依法把这些影像忘掉,尽量集中在呼吸上,但它们不断的出现,使他不知如何是好。他顿时感到非常惭愧,深觉自己辜负了佛陀对他的信任与期望。他认为行禅后他一定要去请教罗睺罗。他相信罗睺罗必定可以同时给他解答当天早上法会中他未完全明白的几点。单是想起罗睺罗,缚悉底已感到比较振奋和安心。他现在觉得可以随着呼吸慢慢地踏步了。

      (诗)

下午集体坐禅后,
为了避免与人相遇,
他在一条偏僻的小径上独自行禅。
心却很难在呼吸上集中,
脑子里充满了对弟妹的怀念,
通往尼连禅河小径的影像不断在浮现。
他看见媲摩低头掩泪,
看见卢培克孤独地看着水牛。
它们不断的出现使他无法集中心力。
他深觉辜负了佛陀的期望而深感惭愧。
他想起了罗睺罗,
他希望罗睺罗给他解答在听法时尚未明白的几点。
现在,他比较振奋和安心,
可以随着呼吸慢慢地踏步了。
修行人想家是常有的事,
感情上的留恋常是修行的障碍,
比丘想家会扰乱自己修行的心。
进入了水里倒影的房舍,
那肯定是掉进河里落水人,
河底的光亮是使你下沉的诱惑。
缚悉底出家后,
为思念弟妹而深感惭愧,
使人生起敬仰和同情。
关怀年幼丧失父母的弟妹们,
也不能说是修行人的过失,
但确实扰乱了他的安宁。
末法时期不能使自己内心清净的比丘,
既不还俗却在外面建立一个隐蔽的“家”。
他们所想的是如何挣钱谋取供养来养他那不能见光的女人,
他们从来不断烦恼,
他们不是修行人。
释迦佛曾经(在《大般涅槃经》里)说过:
毁戒和破坏正法的比丘,
不是如来真实的声闻弟子,
不应该接受大众的恭敬供养。
清净的比丘和四众弟子为护持正法,
应该对他们呵责、举罚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