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的足迹 (21)

(原文摘自《故道白云》,一行禅师/著, 何惠仪/译)
智地/以文写诗

2 牧牛

(17)
你很快就会适应你的新生活

“那我们真是幸运了。我们就等明天问他吧。不过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你在行禅的时候是怎样令心境平静的?”

“你是说在行禅的时候有很多杂念吗?是不是思念家乡的念头?”

缚悉底双手紧握着罗睺罗的手,说道:“你怎么会知道的?这正是我的情形!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我今晚会这样思家的。对于我不能坚决修行,我感到非常难受。我觉得对你和佛陀都有歉意。”

罗睺罗对他微笑。“不要自责。我最初跟随佛陀的时候,也很挂念我的妈妈、祖父和姨母。不知多少个晚上,我曾独自埋头痛哭。我知道妈妈、祖父和姨母也是同样地惦念我。但过了一些日子,就比较好一点了。”

罗睺罗扶缚悉底站起来,给他一个友善的拥抱。

“你的弟妹都很可爱。思念他们自然是难免的。不过,你很快就会适应你的新生活。这儿有很多事要去做,我们又要修行,又要读书。听着吧,一有机会,我便会告诉你关于我的家人,好吗?”

双手紧握着罗睺罗的手,缚悉底点了点头。跟着,他们便分开。罗睺罗去洗他的衲衣,而缚悉底则找了一柄扫帚清扫路上的竹叶。

      (诗)

  “你在行禅的时候是怎样令心境平静的?”
  “行禅起了杂念是不是在思念家乡?”
  缚悉底紧握罗睺罗的手,说:
  “对于我不能坚决修行,
  我对你和佛陀都有歉意,
  我不明白为什么今晚会这样思家。”
  罗睺罗对他微笑:
  “不要自责。
  我最初跟随佛陀的时候,
  也很挂念我的妈妈、祖父和姨母。
  我曾独自埋头痛哭。
  但过了些日子就好点了。
  你的弟妹都很可爱,
  思念他们自然是难免的。
  你很快就会适应你的新生活。
  这儿有很多事要去做,
  我们又要修行,又要读书。”
  缚悉底点了点头。
  罗睺罗扶他站了起来,
  便去洗他的衲衣。
  缚悉底找了一柄扫帚扫清路上的竹叶。

  佛在世时的同学是多么相亲,
  对长者的尊敬实在是一种幸福。
  如今的修行人却难以和合,
  除了为争夺名利而水火不容,
  一点小事也会大动肝火,
  忍辱的清凉成了难以容忍的烧痛,
  地狱的火焰被看成是高悬的荣耀,
  虽说末法时期的众生烦恼炽盛,
  实在是缺乏当年佛陀破除等级的平等观念,
  即使是同等身份分不出高低,
  我执大魔也不愿放下名利斗争,
  何况长者利用得到的尊敬去发挥骄慢,
  沙弥得不到比丘的爱护,
  在压抑心态里盼望着出头,
  虽然有钱的居士能享受到像欢迎财神那样的热情,
  但年迈恩重的父母在出家子女的骄慢心态里始终是不值一顾的“小众”,
  在被烦恼魔王统治的佛弟子那里,
  甘露成了毒药,
  庸医成了合“法”的伤害,
  在新的阶级观念下,
  亲人成了“不可接触者”,
  共同生活也似乎使失去慈爱的人受到了“污染”。

  即使能得到有正法可以培育的地方,
  来发心修行的末法众生,
  也常会想家探亲,
  并不完全出于对父母的孝心,
  而是借此走马看花潇洒一趟,
  即使能得到有正法可以培育的地方,
  发心学法的末法众生,
  也会一起烦恼就想回师父小庙,
  并非完全出于对师的感情,
  而是借机再重温一下宠爱与散漫,
  在佛弟子应有的自利利他的责任感里,
  已经不再理会这儿还有很多事要做,
  明天还要修行,还要读书,
  在远行的身影后面,
  留下了善知识失望和为佛教前途的怅惘。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