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的足迹 (23)

(原文摘自《故道白云》,一行禅师/著, 何惠仪/译)
智地/以文写诗

3 满臂姑尸草

(2)
树下禅定和展颜微笑

一天中午,缚悉底洗过水牛和割了草后,很想在清凉的树林中宁静一下。放了水牛在林边吃草,他便四周围寻找一棵可以倚着坐的大树。突然,他停了下来。离他不到二十尺的毕波罗树下,竟有一个男子默默地在那儿坐着。缚悉底从未见过一个坐得更好看的人。这男子的背部十分挺直,而他的双脚则安然地放在上脾。他的坐姿是那么平稳沉着,就好像是有特别意思似的。他的双眼闭上一半,而他微绻的手掌就轻放在大腿上。他身上搭着一件黄色的袍,赤着一边肩膊,全身散发着平和、恬静和威严。就只望他一眼,缚悉底已感到一阵奇妙的清新。他心怀颤动。他不明白自己为何竟会因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产生这样特别的感觉,但他依然心存敬意地呆立在那里良久。

那男人终于张开眼睛。当他放开双腿轻轻按摩着脚跟和脚底时,他仍未察觉到缚悉底。慢慢起来后,他开始步行。因他是背着缚悉底而行,所以仍未有看见他。缚悉底默不作声地观看这人缓慢却全神贯注的步伐。大概走了七八步左右,这个男人才转过身来。这时,他看见了缚悉底。

他对这个男孩展颜微笑。从来没有人这样殷切地跟缚悉底招呼过。如同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驱使,缚悉底直奔向他。但当缚悉底走到离他数尺时,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这时才想起自己是不可以接触任何比他高贵的人的。

      (诗)

一天中午,缚悉底放了水牛在林边吃草,
便在四周想找棵大树可以倚坐清凉一下。
他突然停了下来,
有个男子默默地坐在离他不到二十尺的毕波罗树下。
他双脚安然地放在上脾,
双眼闭上一半,
微倦的手掌轻放在大腿上,
搭着一件黄色的袍,
赤着一边肩膀,
全身散发着平和、宁静和庄严。
缚悉底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特别感觉,
怀着敬意呆立良久。
他站起来了,
他在步行,
他见到了缚悉底。
他向缚悉底亲切地微笑,
一股无形的力量使缚悉底直奔过去,又停了下来,
缚悉底想起自己是不可以接触比他高贵的人的。

当年,悉达多王子被苦行僧深深吸住,
因为他很少见到人间能放下贪欲的人,
因为他对众生由贪欲引起的诱惑、愚痴、瞋恚、邪恶、斗争,已
  感到深深的厌恶。

缚悉底回忆起十年前见到佛陀的情景,
是一个披上袈裟的苦行僧——悉达多,
他比所有的苦行僧更庄严、慈祥和亲切,
他所有的修行就是禅定,
他端坐、站立、步行,
都像禅定那样安静。
他和缚悉底在一起,他向缚悉底微笑,
而缚悉底却是一个“不可接触者”。

今天的众生已见不到佛陀当年的形象,
2500年后的今天,
皈依佛陀的修行人大都进入了繁华的城市,
或者把大城市的生活搬进了丛林。
大树下也见不到有比丘在禅定,
只见他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上了名利的渡船,
方向已不可能是清净的彼岸。
不见苦行僧的百衲衣,
也不知头陀行是个什么样,
有人说就是那个花和尚鲁智深。
穷苦人见不到大人物对他微笑,
圆桌上同吃饭的都是高贵的老板娘和大款。
也许你会从这些话里醒过来,
在青草地上作树下禅坐,
还会跟可爱的看牛童做朋友。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