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的足迹 (27)

(原文摘自《故道白云》,一行禅师/著, 何惠仪/译)
智地/以文写诗

3 满臂姑尸草

(6)
山中静修

他拖着缚悉底的手一同走到林边。水牛正在安静地吃草。那人又望着缚悉底说:“你是看水牛的吗?这些草一定是你给它们割下来的晚餐了。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在附近吗?”

缚悉底很礼貌地回答道:“对啊,大人,是我看顾这四只水牛和这只小乳牛的。我名叫缚悉底,就住在对岸优楼频螺村外。请问大人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和住处?”

那人慈祥地答道:“当然可以。我叫悉达多,我的家离这儿很远,但现在我是在森林里住的。”

“你是一个隐士吗?”

悉达多点头。缚悉底知道隐士通常是居住在山中静修的。

   (诗)

水牛正在安静地吃草。
他拉着缚悉底的手来到林边:
“你是看水牛的吗?
这些草一定是你给它们割下来的晚餐了。
你叫什么名字,
你的家在附近吗?”
“我看顾这四只水牛和这只小乳牛,
我叫缚悉底,
就住在对岸优楼频螺村外。
请问大人你的名字和住在哪里?”
那人听了缚悉底的回答,
慈祥地说:
“当然可以,
我叫悉达多,
我的家离这儿很远,
但现在我是在森林里住。”
“你是隐士吗?”
悉达多点点头,
缚悉底知道隐士通常是居住在山中静修的。

繁华的醉意使人疯狂、昏迷,
远离热闹才知道黑夜的梦。
修行人都喜欢寂静,
犹如隐士爱好树下坐,
独处静居才能有寂味清凉,
微微的凉风才能感受内心的自在。

如今沙门却往大城市挤,
犹如贪恋眼花灯乱的演员离不开舞台。
把安居山林看成是原始人,
修习杜多功德自然成了苦行外道,
他们在黄金铺地的地方已乐而忘返。
漂亮的理由只有一个,
因为他们已进化为人,
他们要的是房子、车子、金子、女子和帽子的五子登科。
谁再愿像猴子学禅坐去证初果?
为了要使荣华富贵天长地久,
自然要保持自己的生老病死永不消失。
即使断了气,
徒子徒孙仍然为他吹吹打打热闹一番。
魔宫的欲乐必然要比彼岸的常乐更值得庆贺,
要什么灭度?
岂不度走了我的歌舞伎乐、卡拉OK?
要什么圆寂?
岂不让我孤单寂寞深感凄凉?
说什么空,
空了岂不什么也没有?
谈什么成就,
什么都放下才是大傻瓜。
讲什么持戒律仪能生善道,
我这两只轻快的脚,
最能让它高兴的就是去跳“跌死哭”。
什么叫醉死梦生?
喝酒自然会醉,
人活着当然会做梦,
这才是现实生活中的真理,
我这个学愚的人自然也不例外。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