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缚悉底把一臂的姑尸草送给悉达多作坐垫

 

 佛陀的足迹 (30)

(原文摘自《故道白云》,一行禅师/著, 何惠仪/译)
智地/以文写诗

3 满臂姑尸草

(10)
悉达多在林树中消失

年青的缚悉底俯首作别,然后站在那儿看着悉达多在林树中消失。他拾起镰刀朝河边方向走,心中充满无限的温馨。那时正是初秋,姑尸草仍非常柔软,而他的镰刀又刚磨利过。不到多久,缚悉底已拿着满臂姑尸草了。

        (诗)

缚悉底俯首作别,
看着悉达多在林树中消失。
心中充满着无限的温馨,
拾起镰刀朝河边方向走。
初秋的姑尸草仍非常柔软,
镰刀又刚磨利过。
不到多久,
缚悉底已拿着满臂姑尸草了。

有善根的众生看过林树中的苦行人,
心中会充满无限的温馨。
受污染的众生即使两只脚站在佛门里,
看到酒家里的沙门,
似乎也会感到这是人世间的荣耀而因此露出微笑。
柔软的姑尸草谁见了都喜爱,
好比充满朝气的年青人最容易接受觉悟的熏陶。
磨利的镰刀是农民最方便得到收获的工具,
就像般若智慧那样是最容易断除众生烦恼的利器。

 

(11)
拉着小牛在水浅的地方过河

缚悉底拉着水牛,带它们走尼连禅河水最浅的地方,回雷布尔家去。小乳牛似乎仍未想离开沿岸甜美的青草,一路上要缚悉底哄着走。缚悉底肩上的草并不很重。趟着水,他和水牛一起过河。

        (诗)

他带着水牛走尼连禅河水最浅的地方。
小乳牛似乎仍未想离开甜美的青草,
一路上要缚悉底哄着走。
缚悉底趟着水和水牛一起过河。

小乳牛留恋着河岸,贪爱着甜美的青草,
好比年青的佛子,
常会忆念家乡和母亲给他的爱。
善知识应该像母亲哄孩子上学那样,
还要找个浅水的地方,
携着他的手,
和他一起安稳地越过世俗的爱河。

如今末法时期的牛习气可深了,
连某些老牛都留恋着世俗的家,
贪爱着名利桌上的美餐佳肴,
哄着走已经不顶事了,
唯有看善知识举起的法鞭,
还得看下落的力量有多大。
如果让这些贪恋世俗的老牛哄着小牛走向河岸的深处,
虽然正在升温的爱河的水还不会烫坏脚,
但他们又怎能相信,
河床的欲火正在越烧越旺。
那些尚未走到河中央早已被烫死的众生,
可能只有冷风才能把他们吹醒。

 

上一页

(未完,待续)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