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菩提心网—一日一读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首 页         更 多 内 容 请 看  连 载 专 栏

今日内容:
  ① 【初发菩提心修行观法】(273)~“进了佛门还没有清除儒教思想的影响,还认为代人受过是伟大”
  ② 【父母恩儿女情】(121)~“母亲的教育就像阳光,没有阳光我们会立刻感到生命的黑暗;而父亲的教育就像是空气,缺少空气生命也会慢慢窒息”

【初发菩提心修行观法】(273)

(如想知道以前的内容请在连载专栏中查阅)

初发菩提心修行观法(42-10)(总第273)

(初发菩提心修行观法方便颂)

──────────────────────────────

傅味琴讲于太湖吉祥寺法雨山佛学苑 2008.10.7

进了佛门还没有清除儒教思想的影响,
还认为代人受过是伟大

提要:
 ·替坏人承担罪责,这是愚蠢的滥慈悲
 ·和尚替坏人去死,就使佛门少了一位弘扬佛法、教化众生的善知识
 ·进了佛门还没有清除儒教思想的影响,还认为代人受过是伟大
 ·自己未做恶却说是自己干的,就打妄语犯了戒


替坏人承担罪责,这是愚蠢的滥慈悲

后来在这个小姐出家的庙里发生了一个人命案,一个丫头被人杀死了。丫头手里呢拿了一串念珠,这串念珠是玉琳和尚的念珠,那个时候玉琳和尚是住在比丘尼的庵里,还没有离开。再到他房里搜查,搜查出他包里有这个死的丫头的金银首饰,那么就把玉琳和尚抓起来了。玉琳和尚在县官面前完全承认是他杀的。

这个小姐出家的比丘尼知道了,当然非常痛心,但她不相信,凭玉琳和尚的人品怎么会去杀人呢?可是县官说,他是自己供认的。问来问去,他承认“是我杀的”。那个时候国家的法律,你招供了,承认了,那是谁也没办法转变的,就成了死囚犯了。县官也觉得奇怪,天下没有一个犯人会这么干脆地承认,偏偏他一口咬定是他杀的,县官只能说:“你好好想一想,你承认是你杀的,你就是死刑啊。”他还是承认是他杀的,那么到了最后,根本也没话好说了。

最后一关就是要他亲自画押,刚刚要准备画押,进来一个疯疯癫癫的人,就是他的师兄,人们称他傻里傻气的。他进来就跟县官说,“真正的凶手不是他。”县官问是谁啊?“就坐在你旁边的相府师爷。”这个时候师爷就慌了,说:“他是个疯子,别听他的。玉琳已经承认是他杀的,怎么变成是我了呢?”这个师兄就说了,“可以当场搜,师爷身边还留着一张纸条,这张纸条上面就是他杀人前制订的计划步骤。玉琳和尚的床底下,还有一只师爷的烟斗。”那么马上去查,果然两样东西都有。

这个相府师爷弄得莫名其妙:我原来写的那张计划已经烧掉了呀。这个师兄跟他说,“你烧掉的是一张白纸。”县官就根据这样的事实,把师爷抓起来了。

这个县官就问玉琳和尚,“既然是他杀的,不是你杀的,你为什么要承认呢?你为什么要替他死呢?”玉琳和尚回答,“我们佛教是救人的,不是害人的,所以我愿意替他死。”县官马上说:“伟大伟大。”

故事到这儿,我的观点是“愚蠢愚蠢”,所以愚是学不得的。那么有人说:释迦佛当年行菩萨道的时候,确实有同样的例子,肯布施,乃至外道要释迦菩萨的头,他也照样布施。你们也许会想,可能玉琳和尚也是这种精神吧。

和尚替坏人去死,
就使佛门少了一位弘扬佛法、教化众生的善知识

我告诉你们:情况不一样。当年释迦佛行菩萨道的时候,这是个人对个人。而今天你玉琳是一位和尚,负起了教化众生的责任,假如你死了,那么就缺少了一位弘扬佛法、教化众生的善知识。假如你不应该死就不要去死,你活下来,将来能够弘扬佛法,能够教化多少众生?何况这个相府的师爷,心地这么险恶,他即使活着,可能他仍然会干坏事。

进了佛门还没有清除儒教思想的影响,
还认为代人受过是伟大

我想这可能也是玉琳和尚因为出了家,受了佛法的影响,他是能够讲出佛法的伟大。可是他另外一面,他没有清除儒教思想的影响。在儒教看起来,你代人受过是了不起、伟大。所以我个人看法,玉琳国师这么做法并不伟大,应该说是非常愚蠢。

自己未做恶却说是自己干的,就打妄语犯了戒

而且他第一步就是打妄语,首先就犯戒了。是你杀的,你就说“是我杀”,不是你杀的,你就应该说“不是我杀”。释迦佛叫你这么犯戒吗?而这么多苦恼的众生等着你去弘扬正法,等着你去救他们出生死苦海,你都不管,为了保护一个坏人,免除他应得的罪,让他一直活下去,说得客气一点,那不是捡粒芝麻丢了西瓜吗?而且这粒芝麻是臭芝麻、烂芝麻。如果照玉琳国师这么样是伟大,那么国家的法律就不伟大了,佛教也用不着讲戒律了,人人都可以因为这个关系打妄语,妄语是四根本戒之一啊,能这么打妄语吗?

【父母恩儿女情】(121)

(如想知道以前的内容请在连载专栏查阅)

最亲近的陌生人──中国式父亲 ②

年老的父亲更像母亲,话多,对每一个子女的生活都要强迫干涉。我懂,他是想通过这样的参与证明他的存在和价值,特别是母亲逝去后的这几年,父亲努力想把这个家经营成妈妈还在的样子。

他偷偷给每一个儿女买一壶胡麻油送来,尽管我们发现他被骗了,他买回来的是地沟油,我们也装成欢喜的样子接纳;他听信江湖骗子算命占卜说我今年不顺,偷偷为我赎过,连续多天祈福磕头忌口;他听到姐夫去世,哭着说:“老天爷,你眼瞎了吗?让我这老的不死,怎么夺走了那么年轻的人啊!”他听到二哥度过低谷也会欣慰地说:“幸亏他没做下缺德事,老天有眼,没有难为我的儿女……”

我原以为父亲不知道我会写歌,想着他一个牧区的老人,对这些流行音乐也不太感兴趣,也从来没有和他说过。想不到,有一次我回去,不知他从哪里弄到我的专辑,给小区里的一群邻居炫耀我的专辑,让每一个人听一小段,还不住地问人家好不好听。

父亲努力要把家维护成妈妈还在的样子,养着妈妈喜欢的花草,种着妈妈喜欢的蜜瓜。但是,妈妈还在的时候,每次回家,如果妈妈不在家,我们会下意识地开口问:爸,我妈去哪了?妈妈过世之后,我们回去更是待不了几天,在家的日子不仅冷清,而且冗长。和父亲待着的时候,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知道父亲喜欢国家大事,就道听途说地分析一下政治风向,除此之外,依然是沉默。

那时候沉默的父亲一定无比失落,可我们终究找不出一个双方都感兴趣的话题。那天回去,看见父亲站在风里不语的样子,我莫名感觉,这不就是我未来的样子吗?

父亲身上有着无数中国式父亲的缩影,不善表达,忽略自己,内心柔软,却永远沉默。每次和父亲相处,我总会比照自己做父亲的资格。我一次次发誓不要活成父亲那般模样,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不是依然以忙碌和养家的借口成了一个奔波和威严的父亲吗?

这段时间,陪儿子集训,没事的时候找一些话题和儿子交流。儿子第一次知道我对体育那么专业,第一次知道我是一个不错的网络写手,也第一次知道我的很多经历,儿子一定以为我就是他妈妈眼里那个深夜归来的酒鬼和冲动豪放的莽汉。

在儿子的心里,我开始有了威望,他甚至偷偷和他妈商量想用他的压岁钱给我买一条裤子。他也会在下晚自习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叮嘱我少喝点酒。我第一次被一个小人儿柔软地牵挂,突然觉得忙不是借口,有爱就大声说出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当然我女儿还不太懂父亲陪伴她成长的重要性,她依然会用她妈妈的口气训斥我,“臭死啦,洗脚去行不行?”但是她看见我站在校门口接她时,依然会兴奋地跳着向每一个同学炫耀:那是我爸!

有人说,母亲的教育就像阳光,没有阳光我们会立刻感到生命的黑暗;而父亲的教育就像是空气,缺少空气生命也会慢慢窒息。孩子渴望母爱,当然也一样渴望父爱。那天看到一段采访成龙之子的视频,他说他的成长记忆里连父亲的背影也没有。我莫名惊出一身冷汗,和成龙的事业比起来,我们算什么,差点成了父亲一样的父亲,以忙碌的名义成为最沉默的亲人,最陌生的见证者!

我不想让儿女成为过去的自己,也不想让自己成为未来的父亲!我暗暗发誓,做一个有温度的父亲,善于表达的男人。因为,我不想站在风里沉默啊!

(来源:《青年文摘》 喇叭哥)

◇◇◇◇◇◇◇◇◇◇◇◇◇◇◇◇◇◇◇◇◇◇◇◇◇◇◇◇◇◇◇◇◇◇◇◇◇◇

漫画记录儿子成长 “萌爸”走红

(来源:凤凰网)

   ● 如想知道【初发菩提心修行观法】以前的内容, 请在连载专栏中查阅。
   ● 如想知道【父母恩儿女情】以前的内容,请在连载专栏中查阅。
   ● 补读前5日《一日一读》7月13日7月12日7月11日7月10日7月9日

菩提心邮箱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教心理,佛教禅定,佛教智慧,佛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