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高尚人格  成就伟大事业
www.putixin.com/psy
首页
政策理论
介绍佛教
佛学讲记
佛学禅定
幽默格言
动态报道
佛教故事
生活教育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三十五)
 
   经云:身命动摇犹如水中泡
    迅急灭坏必死应思维
      

无 常 (22)

              秋天的云

我们总是认为改变等于损失和受苦。如果改变发生了,我们就尽可能麻醉自己。我们倔强而毫不怀疑地假设:恒常可以提供安全,无常则否。但事实上,无常就好象是我们在生命中所碰到的一些人,起先难以相处,但认识久了,却发现他们比我们所想象来得友善,并不恐怖。

请如此观想:了悟无常,很讽刺地,是我们唯一能确信不移的事;可能是,我们唯一永恒的财产。它就像天空或地球一般,不管我们周遭的一切会改变或毁坏得多厉害,它们永远不为所动。比方说,我们经历了锥心碎骨的情绪危机……我们整个的生命几乎都要解体了……我们的丈夫或妻子突然不告而别了,尽管如此,地球仍在那儿,天空仍在那儿。当然,即使地球也偶尔会震动,警告我们不可以把什么事情都视为理所当然……。
                (摘自《西藏生死书》索甲仁波切著 郑振煌译)

* 生与死 *

灵魂和轮回观念的产生 (22)

到奴隶社会,灵魂不死观念被一批职业的祭司哲人进一步深化、复杂化、体系化,成为现行各大宗教神学思想的重要渊源。大约七千年前,古埃及人的灵魂不死说便已相当系统,集中表述于世界上最早的死亡问题专著──一本写于法老棺盖上的《死者的书》中。该书描述:人死后灵魂在冥府接受地狱之王阿雪笠斯和智慧之猿首神石斯的审判,按其生前行为之善恶而行奖惩。古犹太人信仰行善者死后灵魂升天,作恶者灵魂入地狱受永罚,这种观念在犹太教的经典《旧约全书》中有简略的表述。在古印度和古希腊,则产生出了颇为明晰的轮回再生观念。 (摘自《生与死》陈兵著)

 

佛教的生死观

/ 唐思鹏

佛教常说我执引生烦恼障,无明当然是烦恼之中最根本的烦恼了。反过来也可以说,无明引生我法执。是故无明与我法执,无始时来如鸡之与蛋,同时而有。正因为有无明、我法执的缘故,身口意三业随彼而转,其业才是杂染的、有漏的,又由于有此杂染有漏之业,牵引招感世间苦果,使生死相出现,并长时相续不断。这就是无明和我法执著为生死作增上缘的主要原因。《瑜伽论记》卷四十二说:

出家之人多由见故流转生死,在家之人多由爱故流转生死。此之二种是生死之根本。

“见”谓边见、邪见等;“爱”谓贪爱、执著等。邪见与贪爱都不能离开无明而形成。所以十二缘起顺流转门是以无明为根本,就是这个道理。 (摘自《法音》2005年第8期)

濒死体验的分析

越过胎儿期记忆的产道经历门槛,则倒退到胎盘记忆。“就在这时,我又看到了许多巨大的光圈”,所谓“巨大的光圈”,即梵语中的曼达拉。人们在进入胎儿期记忆时,需穿过一个长长的幽暗隧道,接着便是色彩明快的巨大空间。而隧道的尽头的横截面正是圆形。换言之,这时圆形的出现,标志着胎儿期记忆的门槛即将越过而胎盘记忆中愉悦的心理将再度浮现。

“在光圈里我看到了希拉里的身影,好像还有我女儿切尔西”,在胎盘记忆的愉悦氛围中,由回归母体引发出的“妻子—女儿”这些占心灵深处重要位置的女性形象在此会聚了。

“就这样那个死亡面具被驱赶走了”,这时进入胎盘记忆的愉悦情感已经“驱赶走了”先前的产道经历的死亡恐惧感。

“我轻飘飘有些眩晕,同时也很开心”,其中的“轻飘飘有些眩晕”当为回归胎盘记忆中胎儿在羊水里的心理感受,“同时也很开心”,则是克林顿濒死体验中成功回归胎盘记忆的真实的幸福写照。 (完)苏州大学中文系 徐山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生死之谜》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