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死苦的镜头】(16)
 王子见死相 (16)

现在,所有隐藏着不让我知道的事情像划破夜空的闪电一样突然出现在我的心中,过去所有因不理解而被搁置一旁的事情,现在都在我耳边大声疾呼。当我睁开眼睛看到人们在死亡线上挣扎,为的是只需我在财宝中拔一根毫毛就能买下的一点点食物,而竟然没有人来照料或怜悯他们。我为什么穿着珠光宝气的衣服?为什么我的父亲那么大方、慈善?为什么我的妻子是最美丽、最可爱的女人?为什么我就应该比穷人多占有?为什么一些人恶,一些人善,似乎生来如此?残忍的神祇们呵!你们在遥远的居处只知沉迷在欢悦中,却不顾我们的痛苦,你把好东西撒到恶人那里,把坏东西撒到好人那里,你们自己也许就是被嘲弄的对象。

所有这些悲切、伤感、暗淡的念头,以及类似的想法就像一场风暴,冲击着悉达多心里的那个已经支离破碎了的世界。
         (摘自《释迦牟尼的故事》 [英]亚当斯.贝克夫人著 赵炜征译)

劝 阻

    
               亲爱的,你不要命了?

           (摘自《动物天地》文/陈磊)

拿破仑之死 (7)

还在1815年2月初拿破仑就开始决定回法国,恢复帝国。他从来也没有对谁说过他的这个决定。也许,只是在1814年年底和1815年1月,他心中的这个信念成熟了:整个军队而不只是他的近卫军仍然像以前一样地对待他,在这个时候他的母亲列蒂契姬来看他。他的母亲是一个聪明、坚定、勇敢的妇女,在自己家庭成员中拿破仑最尊敬她。他把自己最初的决定告诉母亲。他对她说:“我不能死在这个小岛上,也不能把自己的事业结束在安宁中,这是我所不应受的。军队在期待我。一切都促使我产生这样的希望:军队一看见我,就赶快投奔到我这里来。当然,我会碰见忠于波旁王朝的军官,他们会制止军队的发动,那时我在几个钟头之内就会死去。这种结束比住在这个小岛上好得多……我希望出发,并且再一次尝试得到幸福。妈妈,你的意见如何?” (摘自《名人之死》蔡平编)

杀戮的故事

20世纪将杀戮变成了一门艺术,这门艺术具有现代艺术的一切特征:震憾、疯狂、直接、不讲道理、十分昂贵。

这门艺术也像其他现代艺术一样缺乏审美价值,充满了工业时代的狂妄和无意义。

唯一不同的是,别的现代艺术一般不制造毁灭,而杀戮的艺术却专门制造死人。

        赤膊上阵的西班牙共和军
             西班牙 1936年 吉姆


由工人和农民组成的西班牙共和军装备十分简陋,在与叛军的战斗中,一些士兵甚至赤手空拳与装备精良的叛军对阵。

1935年后,在法国《远望》杂志社工作的吉姆数次来到西班牙,目睹了这个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的国家,1936年,西班牙人民支持的人民阵线在大选中获胜,组成了民主的联合政府,但半年后,反动军官集团在德意法西斯的支持下,发动了政变,震惊世界的西班牙内战由此展开。

吉姆写道:“西班牙共和军基本来自农民和城市工人,他们没有受过正规军事训练,但他们在尽量使用好‘一战’时的枪支和政府从法国军火走私商那里购买的武器,战斗的激情在不断升高。”

事实上,有时候,共和军连枪支都没有,在与装备精良的叛军的遭遇战中,这些甚至连制服都没有的共和军战士,常常会赤手空拳冲入敌阵。他们的伤亡很大,但这些底层人民为民主而战变得十分英勇无畏。(摘自《黑镜头》阿夏/编译)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