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心理导引】

喜⑨~⑩
傅味琴

智者能知人愚

智者能知人愚,愚者对智会起疑

愚痴的人怎么去理解有智慧的人?有智慧的人,倒会明白愚痴的人。我们对于佛智慧圆满,有许多地方会怀疑,怎么办呢?经书上说:“仰推如来非我境”,要往上推,推到这是如来的境界,不是我们愚痴众生所能理解的。如来无所不知,愚蠢的人呢,对于一个有智慧的人,种种善巧方便,他不能理解,反而说闲话,说这个人一会这么说,一会那么说,昨天刚刚说过,今天又变了,有智慧的人善巧方便,他不能理解。可是有智慧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他能够理解对方,对方什么心态,什么根机,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起源怎么样,应该要怎么启发他,他全都知道。

一会儿骂一会儿抱,因为妈理解孩子

妈妈骂孩子,又把孩子打两下,你说打得应该,可是一会儿把孩子抱起来,跟他亲热,还给他吃糖,不好理解。可是妈妈懂得打他是为了教育他变好,妈妈也懂啊,在孩子的心灵里不要破坏母爱。孩子需要母爱长大,所以打过以后,要抱抱他,说:“你以后乖啊,妈妈喜欢你。”孩子说:“噢,妈妈喜欢我。”

法喜充满修行快,不学就没办法

所以非但要不苦恼,而且不要愚,这两个东西最害人。苦恼的人走起路来,好比挑千斤重担,欢喜的人走起路来很快。修行也是这样,苦恼的人在修行路上要前进可真难呢,而一个法喜充满的人,进入佛门修行了,越修越高兴,越修越不苦恼,进步肯定快,学的东西肯定学得起来。但是你不学,那就没有办法了。

严是爱,对他好,别嫉妒

以后老师管你们管得比较严格,你们别生气,这是老师爱学生的表现。如果你生气,你就愚了嘛!一生气就苦恼了,两个都有了。有时候老师对某一个学生很好,还表扬他,你在旁边不要嫉妒,为什么对他好?不对我好?老师不平等。妒嫉了,你又苦恼了,这些都是愚啊!你看,假如我给同学们吃糖,肯定是一个一个给的,先给他,你坐在后面嫉妒了,老师怎么不先给我?要平等,大家一起给。那么我只能把糖“啪”一起往前面撒过去。事情总要一件件来啊,所以老师昨天骂我,今天表扬他。也许明天骂他表扬你了呢!主要是调伏众生,教育众生呀。

听完课,脸就变,天天高兴

你们年轻人本来就不大容易苦恼,再经过我前两天的讲课,好像挺高兴是吧,可见得我的讲课很有作用,很起效果的。其实你们苦恼也只能算是皮毛,只不过有时候发发脾气罢了,有的人可是真苦恼啊,那就是病人。病人中最苦恼的是心理上的病。很多人都不理解也不同情,来到医院里,接受心理治疗,一排一排,坐的全是苦恼人,听完第一堂课,脸上就变了,一天比一天高兴。我从前就是做这个工作的。

高兴有罪过吗?

我了解苦恼人,所以定了个规矩,听课不准讲话,但可以笑。现在佛门好像有个规矩,听课不能笑的,尤其是听法师讲经。有时忍不住要笑笑,有人还说你罪过,所以叫“苦恼有功德,高兴有罪过”,这不是颠倒了吗?

欢笑才是成功

高兴会使人产生恭敬心,你看人们对名演员非常羡慕。羡慕就是带着敬意,尤其是说相声的,称“笑星”,说相声的人以什么为成功?要说得听的人个个笑得来前俯后仰,才算成功。

阿罗汉就没有苦恼

一个修行人以什么为成功?一分钟也没有苦恼,就算成功。阿罗汉生死已了,重担已下。生死流转是苦恼的,挑这个重担也是苦恼的。生死了了,重担放下来,那不是不苦恼了吗?如今佛门里到处讲苦恼,我跟他们讲的相反,我反对苦恼。摆摆事实,我也讲出些道理来,我有道理嘛就可以说他们没有道理。  返回页首

愚师愚徒,释迦佛很伤心

愚人不懂佛法,对佛傻笑

愚人在得意的时候,在开玩笑的时候,他也高兴,没有一个愚人在开玩笑的时候愁眉苦脸的。有一年我在宁波一个居士家里,吃完饭往楼上佛堂走,看见有个居士打开佛龛,朝着佛像一直傻笑,问他为什么笑啊?“佛啊。”可别是只见佛欢喜而不懂佛法的愚者。

干了愚事,还放鞭炮

还有搞迷信的,也是愚。给家里亡人超度,烧锡箔,说给鬼用的。你既然请人把你的亡人超度到极乐世界去,你烧锡箔给他干什么?给他去极乐世界的车船费吗?还是到了极乐世界拿锡箔付学费?干了愚事,还高高兴兴,还放鞭炮。

爆竹是驱鬼用的

连放鞭炮是干什么他都不懂,鞭炮古时候叫爆竹,古时过年除岁要驱鬼时,用火烧竹竿,或者一斧头劈下去,它自己会裂开来,裂开来有声音“噼噼噼……”鬼听到就会吓得逃走了。法师一念,鬼刚来,你放鞭炮了,“噼噼噼”他逃走了。你把它赶跑了,还高兴。

愚师愚徒,释迦佛很伤心

你们千万不要做愚字旗号下的小将,师父收徒弟,师父主张愚,徒弟听到的也是愚,这样的愚师愚徒,释迦佛很伤心。所以我们要离开苦恼,就不能做愚蠢的事情。还有,做没有意义的事情,也是愚。做害人的事情,也是愚。有智慧的人怎么会做害人的事情呢?

人在高兴时也会干坏事

过去我在医院里作心理治疗的头一天,我就对病人讲:“你们到医院来治疗,可是在我这儿不吃药,叫心理治疗,就是听我作心理谈话。”我在宣布课堂纪律时说:“你们看这白墙壁上都是一个个脚底踢上去的黑印子,你们知道这个脚印怎么来的?”你们说说看呢?(下回答:人踢上去的)可是这些病人啊,来的时候个个苦恼,像个不灵活的傻瓜那样,四肢都不活跃了,心事重重,双眉紧锁,话也不多,肯定不会这么顽皮,二三十岁的人会这么顽皮往墙上去踩个印子吗?但后来是踩了,你们说说看,(下答:太高兴了)太高兴了。病的苦恼没有了,心理上的种种障碍没有了,焦虑没有了,病也一天天好起来了,人就活跃了,你脑子灵活倒还开智慧,他四肢活跃了啦,一休息了,这些人就拥到我写字桌前面来,七八来个,跟我高高兴兴地说这个,说那个。高兴啊,四肢灵活啊,脚也不安定了,脚翘起来“蹭”一踩。我说这是给我们医院留下一个愉快的印象,不过,墙壁给你踩脏了。

人做愚事,智慧开不了

所以咱们在愉快的时候,千万不要做愚蠢的事情。做了愚蠢的事情,智慧就开不出来了。愉快的时候要做聪明的事情,智慧就开得快。

年轻人一愉快,就像个猴子

我记得我讲了三次了,这一个月来你们高高兴兴的,有没有做愚蠢的事情啊?本来第一课就要提醒你们,后来你们听得高兴,我也讲得高兴,忘了,这一个月来你们做了不少愚蠢的事情。四肢灵活了,看见老师,嗯,很像样,没看见老师,走起路来两只手轻松得像在舞蹈,两个同学勾肩搭背,在新大楼的楼梯上转圈子,高兴了,像个猴子啦。高兴不是这么来表现的,高兴时脸上喜洋洋就可以了。

愉快是修养和开朗,不是调皮

大人陪同小孩儿,高高兴兴地到外公外婆家,或者到好朋友家去玩,孩子在客厅里,一会儿弄弄这个东西,摸摸那个东西,一会儿绕圈子走。如果这个妈也像孩子这样坐不稳,站不稳,高兴啊,在客厅里兜圈子,桌子下面看看,嘿嘿嘿笑笑。人家说这个妈有神经病,怎么像小孩儿那样的?所以今天给你们提醒一下,我讲愉快的课,并不是叫你们越变越像小孩子那样调皮,你心里边愉快,没有苦恼,很有修养,心境开朗,人家一看见就尊敬你。   返回页首

一焦虑心就定不下去

不焦虑的人会天真

焦虑求不到一心不乱,容易老。有人说我这个老师有时候像个小孩儿,这么老的人也有点天真烂漫。哈哈,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人看我讲课的录像,说傅老师真像一个小孩儿,尤其是两只眼睛真像小孩的眼睛,因为我没有为自己焦虑什么。

炒股票的人睡不着

我既不做生意,也不炒股票,焦虑干什么?炒股票最容易老,整天到股票市场去看红字,绿字,上去了,下来了,又下来了……怎么办呢?我给套着了。晚上睡不着。我不做生意也不做坏事,半夜敲门不惊心。

焦虑一夜,头发全白了

伍子胥焦虑过关过不了,因为城墙上贴着他的画像,要抓他。后来竟然给他第二天出去了。为什么?一夜的焦虑,他头发全白了,所以守城门的人一看:这是老头子,走走走。一夜的焦虑啊,头发全白了,这么厉害。

为自己还不如为弘法忙

可惜我现在还没有完全做到天真烂漫,清早一醒来,难免想想我这一生啊,这么大年纪了,修行了生死不知道修到什么样了,有点焦虑了。想走走不脱,我最好像八三年那样,一修禅定五个小时,如果这几年我不出来,修禅定可能坐十个小时,那样了生死快啊。

怎么会忙得这样呢?忙度众生的事业,忙弘法的事业,为弘法的事业即使我有点焦虑,也很浅的,只是希望一切顺缘。如果你为自己的焦虑,那可真是彻心彻肺呀,因为众生都喜欢钞票,赚了钱高兴啊,赔了本,这笔债怎么还啊?焦虑起来可厉害了。

少想自己,焦虑就少

根据我的经验,多想想别人,多替别人忙忙,多想想佛教事业,多替弘法工作忙忙,就少想了自己。有时早晨刚刚醒来糊里糊涂了,也不知道自己睡在哪儿,昨天的事情也忘了,今天事情还没有来,难免这种念头跳出来,想想我整天忙别人,我这个了生死怎么办?

有人说不为自己,是真糊涂

很长年代来总是听到“来不及喽”这句话。我七十年代在温州弘法,有个小青年就给我写了一首打油诗,说:你真糊涂啊!天天讲经,不为自己了生死,糊涂啊。我被这种气氛包围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难免受点影响,现在想拔掉也很困难。

一焦虑心就定不下去

一焦虑,心根本定不下去。你看神经衰弱的人,晚上睡不着,为什么?他在打妄想。有时候失眠一个晚上,妄想止不住啊。这种妄想大半是焦虑产生的,脑子有毛病吗?神经有毛病吗?没有啊,就是脑子里打妄想,妄想再加上焦虑,属于焦虑性的妄想,一直会想下去,怎么办?再想想,怎么办?整个晚上怎么办,怎么办,我今天看样子又要失眠了,怎么办?

神经官能症是焦虑反应

从前有个西医写了本书,我很同意他的观点。他认为神经衰弱这个名词不对,神经只会坏,不可能衰弱的。所以他说神经衰弱的病人完全是心理上的问题,他建议改个名词,叫焦虑反应症。因为病人太焦虑了,这么想那么想,你越着急越焦虑,而心理上的矛盾又解决不了,统一不起来,因此,反应出来失眠、头疼、胃疼,那么有的说胸闷、气胀,这些反应全叫症状。这些症状并不是真的病啊,是情绪上的反应。   返回页首

心不解放,生死能解脱吗

给孩子担忧的是个笨妈妈

一个孩子去考学校,妈总是跟他说,你别着急,心里要安定一点,不要慌。如果一个妈在孩子今天要去考学校时,把他骂了一顿:“你这个命中注定的笨蛋,你考得上学校铁树开花啦,你现在吃饱了又没心思了,你担担心,这一次考不好,你爸要把你腿骨打断,你还不着急啦?”这个妈是大笨蛋。

心念来不及,就达不到一心不乱

同样的道理,一个老太太,天天在想我快要死了,已经够焦虑苦恼的啦!你还要变本加厉地去急她:“你怎么不着急啊?你怎么不发愁啦?我都替你发愁呢,你这么大年纪,来不及了,快关起门来修,唸六个字来不及啦,唸四个字吧。”这种人连普通的心理常识都不懂,反而引起了老太太的焦虑和着急。她心里想,我来不及啦,赶快唸,赶快唸,这就是打妄想,你再也达不到一心不乱了。听起来像是为我好,是关心我,还教我少唸两个字,可以唸得越多越好,经书上哪有这样说的?你相信这种话,就比讲这话的人更愚了,所以才会相信。

心不解放,生死能解脱吗?

再来说说我们常听到的一句话,众生业障重啊,娑婆世界众生业障重啊,末法时期众生业障重啊!好,三句话一讲,重上加重。“你是不是众生啊?”“哎,是啊。”业障重,“你是不是娑婆世界众生?”“是啊。”业障重。一百斤上面再加一百斤,“现在是不是末法?”“是啊。”再加一百斤,非把你压死不可。人的心里不解放,生死流转能够解脱吗?

精神负担重了,去极乐世界能快吗?

身子重的人只是跑路跑不快,如果身重体胖,他能跑快路,这个人有功夫。胖子跑快路,瘦子跑慢路,真功夫。瘦的人跑起路来着急得很。你在人世间,身子重了跑不快,没多大问题的,可以坐汽车。你汽车还嫌慢,坐特快车,特快车再嫌慢,坐飞机,问题不大。只要你去极乐世界跑得快一点,极乐世界跑不快,问题大了。这是打比方,因为往生极乐世界并不是凭你两条腿去的啊。往生极乐世界是凭心去的!信愿行,这三个字全在心里。拿到行来说,修行就是修颗心,如果心太重啦,我说的心太重,并不是现在医院里说的心脏肥大症,是说心理活动状态,就是精神力量负担太重了,你们想想,靠心去极乐世界,心太重了,还能快吗?

回头看的原因是放不下

业障重的人即使你往前走,走几步会回头看看,这种人就表现了业障。为什么?放不下,留恋,舍不得。临命终时稍微有点对家庭子女留恋,稍微有点焦虑,觉得我现在要走了,还有许多事情没了,你就走不了啦。因为你心里负担的力量太重了。现在,多少年来,人的话,写的书,听听蛮有道理,如果你懂佛法,能解如来真实义,分析分析,往往不是佛法的道理。

业障是习惯势力所产生的障碍

业障是什么啊?障就是障碍,业就是行动。拿事业来说,你也必须要有造作,也就是要有动作,写字也是动作啊,打电脑也是动作啊,出门也要有两条腿走路的动作啊。动作一再重复,就形成了一个习惯。习惯久了,就产生了力量,这种叫习惯势力,也就是业力。

习惯难改,因为它存在势力

如有一个人,产生一种动作,这种动作可能他从前有过,叫缩鼻子。不管小孩大人都会有,小孩多一点。有过这样一个动作的印象,以后即使没有拖鼻涕,也不是故意的,鼻子也会缩一下子。还有说起话来会带一些没有必要的词,嗯,这个这个,嗯,那个那个,嗯——,啊——,说二十多分钟的话,四十几个“这个”,八十个“啊”。要他改都困难,因为他经常这样养成习惯了,习惯难改,因为它有势力。   返回页首

不良的习惯势力
造成修行中的障碍

心理障碍会产生强迫行为

一个人说话结巴,可不是一种病,也应该说是心理上的病,多数是学来的。看见一个小孩儿结巴了,他也好玩,学啦。老师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啊?”“老……老师。”一下课同学就学他“老……老师”,喜欢玩儿,多玩几次习惯了,一看见老师,“老……”呀,我怎么也来了呢?即使没有学,经常碰在一起,也会精神感染,也会受影响。一学成了,养成习惯就难改了。如果再加上这个人产生了心理障碍,或者由强迫观念产生强迫行为,或者本身的神经系统比较脆弱,内缘因素不好,更难改。

“不学也会”是精神感染

从前有这么一个人,他并没有学,跟一个朋友住了三天,这个朋友是谁呢?就是每说几句话要缩鼻子的,由于精神感染,三天后他跟别人说话“咝”也缩起鼻子来了,哎,我怎么没学也来了呢?经过多次的重复,会出现习惯势力,这个就叫业力。

不良的习惯势力造成了修行中的障碍

有些人看书看得多,许多佛教里的名词看得很熟,要他解说,他就说不清了。人生了病,“业障哎”,听课打瞌睡,“业障哎”,在佛堂里,不管是念经、修禅定,放个屁,有人说,“这个业障哎,竟然到佛堂里来放屁啦。”放屁的人说“我憋不住啦”。“憋不住嘛,业障哎。”那么问他业障是什么?“业障嘛就是业障哎,是前世业障哎”,仍然没有把业障解说出来。我这么一讲,你们都懂了,是由于你不良的习惯势力造成了你生活中或修行中种种障碍,这就叫业障。

坏话不要说来说去

烦恼就是业障。众生无始以来,一直在起烦恼,打妄想,养成习惯势力了,你要去掉还很困难呢。脑子里面没有休息过,不停地在打妄想,我们在修行路上断烦恼就困难,要入定止住妄念也困难,这是真正的业障。所以如果有人说你业障深重,你别害怕,不要受他影响!“我是业障深重,因为我烦恼多,妄想没有停止过,你也烦恼多,也在打妄想,你也业障深重,大家彼此彼此,以后你也别说我了,我也不说你了。”

一个人知道我有烦恼我要断烦恼,我有妄想我要想办法止住妄想,修禅定。虽然有业障,可是他在消除业障啊,有的人不断烦恼也不修禅定,一天到晚打妄想,嘴巴还恶得很:你业障重,死了下地狱。

不能以自己的习惯知见为标准

有些人喜欢说人闲话:“这个老师,讲法不穿海青?嗯,业障重。”“这个老师夏天讲法怎么穿短袖?可见得他不喜欢穿长袖,业障重。”佛当年穿的衣服袖子也没有,那你怎么说啊?你总不好说,业障更重。

所以自己的这一套养成习惯了,养成了知见了,执着,固定。以此为标准,就说你业障重,他业障重,什么叫业障他都搞不清楚。

生病怎能叫业障呢?

生病,怎么叫做业障重呢?当年佛在人间的时候也生病,你敢不敢说“佛业障重”?我们还是一个凡夫,一生病说业障重,哪个不生病啊?你不生病啊?

心理医生把不良的习惯、个性列入病态

如果不良的习惯形成势力了,再加上一点不正常,这不正常的、不好的习惯势力就叫病。国外的心理医生把一些孤僻的性格,不良的习惯、爱好、个性,有点奇奇怪怪的,都列入病态,这些属于心理上的病态。

强迫观念症的病,难以摆脱无形的力量

有种病叫强迫观念症,从这里也可以了解业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头脑里有种观念,明知不好,可是好像无形中有种势力一定要他这么想,他明知道用不着这么去想,摆脱不了。有了这种观念,他就产生一种动作,可是这种动作呢,又没有意义的,明明知道用不着,他不这么做难受。无形中有种力量,偏要他这么做,这叫做强迫行为,这种观念叫强迫观念。由于这种观念,他必然要去做,叫强迫行为,正常人看这个人有点不正常。

不必要的怀疑,那才真是业障

例如写信,常有人看了一遍再一遍,总怕自己有什么写错,实在找不到错啦,放进去,封好口,又想:“我得再看一次。”已经看了三次了,又不放心,拆开封口,再看,是没错。邮票贴好,要丢进邮筒了,“慢”,太阳光里照照,里边有信纸吗?明知道没有必要,乃至要丢进信筒了,又不敢丢了。再想想,实在想不出什么差错。一丢进邮筒,噢哟,我为什么不再做一次最后的检查呢?恨不得叫邮递员:“帮帮忙,给我开箱子。”这种就是习惯势力变成病态。

又如抽屉锁好了,还要拉拉。刚刚走出办公室门,又回去,再拉拉,还不相信是锁好了。哎,这样吧,要使自己放心,我重新锁一遍。这种病很苦啊,这才叫业障。

(注:根据傅味琴讲稿所编,小标题为编者所加,2001.3.21第三讲未完)

  返回页首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