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艺演出
(视频在线播放)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赖咤和罗》
1 2 3 4        

 

相关链接

尊者舍利弗
佛法大将舍利弗
佛陀十大弟子传
十六尊者
“布施第一”的女施主:毗舍佉
抱亡儿乞药的母亲:翅舍瞿昙弥
慈悲的化身:沙摩婆提皇后
断除欲乐的大智慧者:谶摩
佛陀的异母妹妹:难陀
善辩行者:跋陀军陀罗拘夷萨
多子无依的老妇:输那

 

 

 

 

 

 

   上一页               下一页
【传记】
赖咤和罗

于是,赖咤和罗的俗家,大家忙碌起来,为了赖咤和罗的回家应供,大家忙着布置、打扫、清理、装饰、准备饮食,简直像是往年赖咤和罗新婚前夕的情景重演。最最忙碌的人,是赖咤和罗的母亲,在她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往日的希望,她要趁此机会,把儿子留在家里,不再让他跑掉。因此,她教婢女们,把她当年陪嫁而来的金、银、珍珠、宝石,及一切的贵重饰物,全部搬了出来,置于庭院中的土地上,然后用布把它们盖住,堆积起来,超过人头,远远地看,像座小山,她希望以这些无价的珍宝,拴住她儿子的出世之心。

第二天的上午,赖咤和罗如期到达了他的俗家,他受到全家上下的热烈欢迎,跟昨天的情形,已有天壤之别;但这对他来说,丝毫没有不同的感受,他还是那样的平静、慈祥、稳重、端庄,正像一位出世的罗汉所应有的仪态一样。他,赖咤和罗尊者,本为应供而来,本为跟他的母亲见面而来;他的母亲,却先以那堆珍宝相示,她一见赖咤和罗,就连忙揭去了珍宝堆上的覆盖,连忙对她的儿子说:“孩子,你使我们等得好苦啊!我们为了这些珍宝的继承而等你,这些珍宝,都是我和你的爸爸所有,除了你,谁也不配接受。像如此的珍宝,我们家里还有许许多多,它们的价值,多得无法计算,你可以用它们来行善,给出家人布施饮食,你可以用它们来享乐,要什么就有什么,所以,像你这样的人,做一个出家的沙门,那能比得上做一个在家的白衣,更自由更自在呢?”

事实上,财富的诱惑,只能打动愚疑凡夫的心,那能摇撼得了罗汉圣者的心呢?所以,赖咤和罗说话了:“大人的意思,我完全了解,如果大人能够听我的话,我想有一件事告诫大人。”

“好的,你就请说罢!”他的父母说。

“那就是做一只大布袋,装了这些珍宝,运到恒河的水深之处,把它们投入水底。否则的话,储蓄财宝太多,乃是一桩令人忧恼的事:或怕县官的搜刮,或愁盗贼抢劫,或恐水火的天灾,以及怨家的陷害。试问:财宝多了,岂是好事?”

人,愚疑的凡夫,总是冲不过财色的两大重关,所以也被财色牵住了鼻子,终身作着财色的牛马;自己被财色牵住了鼻子,往往也企图用财色去牵住他人的鼻子,赖咤和罗的父母,就是这样的人。他们发现,财宝一关,已被他们的儿子冲破,自然而然地便用上了美色的锁链,吩咐家中所有年轻的美女,包括赖咤和罗往日的妻妾以及歌女舞女在内,全体盛装,打扮得花技招展,像是应召进宫竞选王妃一样的美丽,香汤沐浴,珠玉装饰,罗衫蝉衣之下隐现著一个个惑人的胴体。让她们鱼贯出来,礼见赖咤和罗,并教她们以最大的努力,取得赖咤和罗的欢心,同时要说:“我们最敬爱的相公,你看我们这样的年轻美貌,世间难道还有比我们更美的美人吗?你怎忍心抛下了我们,难道沙门的生活之中,有着另一种更美的玉女吗?”

事实上,赖咤和罗在十年之前,就已证得阿罗汉果,就已断除了男女的爱欲,他看人间的一切,都是平等,没有可憎的,也没有可爱的;如果说有,那就只有可怜的感触,所以他说:“诸位大姊,正因为我不需要玉女,所以才去出家。”

那些美女听到赖咤和罗把她们称做大姊,既感到羞愧,又觉得惊恐,所以一齐跪了下来,用双手遮住了面孔,头也抬不起来,并且低声地诉说:“先是遗弃了我们,如今不唤我们爱妻,反而称做大姊了,这叫我们如何是好呢?”

这对于赖咤和罗来说,无疑是一种无谓的困扰,所以,他终于向他父母提出了抗议:“请不要如此地折磨我,我是为了应供而来,如果不能供我饮食,我就从此告辞!”

看看,财色两关,都叫赖咤和罗轻易地闯过了,他的父母已经没有更好的方法可想了,只好搬出了饮食,供养赖咤和罗。

然而作为一个独生子的富豪父母,总是希望留住自己的儿子;不能永远留住,也要设法暂时留住。于是,正当赖咤和罗进食之际,便在暗底下命令仆人,把一切的门户,全部关闭,并且上锁。这些计谋,赖咤和罗自然是看得明明白白,但他已是圣者,为了化度他的父母,他不着急,吃过饭,漱完口,他便从从容容地向他的父母说法:“不必如此的关门上锁,荒野之人,以及山间的野兽,最好不要拘禁他们,否则他们就不自在;野兽且要因人的拘禁而远离人群,进入山中,何况我是学道的沙门?要知道:世间红颜美女,粉白黛绿,虽可以引诱愚疑的凡夫,哪能迷惑出世的圣者?我视她们,仅是一堆堆的骷髅骸骨,裹上了刹那生灭的皮肉血液,装饰了毫无用处的珠玉璎珞而已,如果贪恋她们,就等于赴汤蹈火;沉醉在爱欲之中的人,便会失去理智,不能做他们当做的事,乃至父母兄弟也不能顾。所以,妇女之患,譬如众水之流,水流的归向是海洋,贪欲女色的归向是三涂──地狱、旁生、饿鬼,因此,要想求得不生不死的泥洹之道者,应当远离妇女。”

就这样,赖咤和罗先是说明了财宝使人忧恼,现在又说明了妇女使人下堕,这是给他的父母用的对症下药的方子。财宝万能的观念,美色拴人的功用,在赖咤和罗的言行之中,竟予彻底的打破了,也彻底的粉碎了。他的父母,对于世间俗情的执著,经过这一打破、粉碎,也该有所领悟了。到此为止,赖咤和罗尊者的省亲任务,已经圆满,所以说法之后,也不等开门,他就以神通离开,从天窗中腾空飞去,像一只猛兽,从人间的牢笼,重新奔返了深山的丛林。他是去得如此的迅速而神奇,仅此神通的显现,已足感化他俗家的人了。(摘自《圣者的故事》圣严法师)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