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浅析八懈怠法与八精进法 (1)  

在《长阿含经》卷九中,佛陀游历鸯伽国,与千二百五十弟子一起到瞻婆城,夜宿于伽伽池边,当时正值十五日月满之时。佛陀露地而坐,大众围绕,彻夜说法。佛陀对舍利弗说:“现在各位比丘,都减少睡眠,各自精进,等待听我说法。只是我这几天得了背痛的毛病,想稍微休息一会再为大众说法。你现在可为诸比丘说法。”舍利弗按照佛之嘱托,对诸比丘说法。舍利弗说:“佛现在身体欠佳,现在我来代佛宣法,我所言说,都是佛法正义,义味具足,梵行清净。众等应当谛听,并深思维。”在众比丘欢喜听法之后。舍利佛分别为众比丘讲了十上法。在这些法中,舍利弗重点向众比丘讲了八懈怠法和八精进法。本文就对八懈怠与八精进法解说如下。

一、八懈怠法

八懈怠法是指比丘不愿精进用功时,为自己所找的八种偷懒懈怠的借口。舍利弗在经中向众比丘详细解说了八懈怠法:

“何谓八懈怠?比丘乞食不得食,便作是念:我于今日下村乞食不得,身体疲极,不能堪任坐禅、经行,今宜卧息。懈怠比丘即便卧息,不肯精勤未得欲得,未获欲获,未证欲证,是为初懈怠。懈怠比丘得食既足,复作是念:我朝入村乞食,得食过足,身体沉重,不能堪任坐禅、经行,今宜寝息。懈怠比丘即便寝息,不能精勤未得欲得,未获欲获,未证欲证。懈怠比丘设少执事,便作是念:我今日执事,身体疲极,不能堪任坐禅、经行,今宜寝息,懈怠比丘即便寝息。懈怠比丘设欲执事,便作是念:明当执事,必有疲极,今者不得坐禅、经行,当豫卧息,懈怠比丘即便卧息。懈怠比丘设少行来,便作是念:我朝行来,身体疲极,不能堪任坐禅、经行。我今宜当卧息,懈怠比丘即便卧息。懈怠比丘设欲少行,便作是念:我明当行,必有疲极,今者不得坐禅、经行,当豫寝息。懈怠比丘即寻寝息,不能精勤未得欲得,未获欲获,未证欲证,是为六懈怠比丘。设遇小患,便作是念:我得重病,困笃羸瘦,不能堪任坐禅、经行,当须寝息。懈怠比丘即寻寝息,不能精勤未得欲得,未获欲获,未证欲证。懈怠比丘所患已差,复作是念:我病差未久,身体羸瘦,不能堪任坐禅、经行。宜自寝息,懈怠比丘即寻寝息,不能精勤未得欲得,未获欲获,未证欲证。”

对于那些在修道上不愿精进用功的人来说,他们始终都能为自己的偷懒行为找到借口,从而为自己的苟且偷安找到理由。上面舍利弗所列举的八种懈怠的理由,都是懒散放纵的比丘为自己所做的开脱。比如上面所说,乞食的比丘因为没有化得所需的资粮,便为自己逃避修行找出理由──我于今日下村中乞食不得,身体疲惫不堪,无法进行坐禅、经行之事,所以我应该躺下来好好休息一番,虽然自己想通过精进用功来达到自己所渴望实现的目标,但为了保护好自己的色身,我现在还是休息吧。有的甚至还为自己的偷懒从佛经中来寻觅理论支持:诸如“法轮未转,食轮先转”。自己现在饥肠辘辘,怎么能够静心修行呢?饥饿的人为自己寻找懒惰的理由有时还能被人理解,而那些已经饱食之人也会为自己的懈怠寻找理由。饱食之人认为,自己在村子之中乞食,吃饭过多,行动不便,不能适应坐禅、经行的活动,所以也应当多休息,至于渴望成就的道业那就等到以后再说吧。

不仅从饮食上找原因,有的懈怠之人还常常会从日常事务中为自己开脱。有的比丘做了一点事情,觉得自己的功劳很大,就不愿意再精进用功了。他们会认为自己因干活劳累,不能胜任坐禅、经行等修行活动,所以还是要先休息,等恢复体力之后才能更好地修行。有的还美其名曰: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他们做了一点事情就会为自己的清闲找理由。而那些将要从事劳作的人也不例外,他们会认为自己明天要做许多事情,今天的修行就免了吧,他们认为自己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才会有更充沛的精力来劳作。至于修道嘛,来日方长,以后再说吧。

有的人因为自己行脚归来,便自思维:我行脚回来,身体疲惫不堪,暂时还是不参加坐禅、经行等共修活动吧。所以,他们就去休息了,虽然他们当初曾经信誓旦旦地发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但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还有的将要行脚,也不愿精进用功。他们于是便想,我明天要行脚,那时一定十分辛苦,我的修行今天可以暂停一下,以便自己好好休息,这样才能完成行脚的任务。他们认为修行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成就的,既然是需要长期才能完成,占用一点时间休息还是可以理解的。

不同的人都能为自己的懈怠找出足够的理由。有的人生了个不影响正常修行的小毛病,却觉得自己得了了不起的贵恙,继而小病大养,至于坐禅经行的事情,以后有的是时间。他们认为,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安下心来恢复健康。这类人在僧团当中不在少数,因为别的理由都不可以逃避精进用功,我生病了你总不能再逼我修道吧,不然别人还会说你不人道。生了小病的人如此,小病初愈的人也会为自己找理由:他们会认为自己刚刚病愈,身体还十分虚弱,不适宜精修用功,否则不利于自己身体的恢复。因此,他也能够冠冕堂皇地躲过禅坐、经行等活动了。

修行其实是人的一种自觉的行为,是用不着别人来督促的。修行的成就最终得益的是自己,与他人毫无关系。如果我们修行人不愿诵经、禅修,不过是“贫人数他宝,自无半分文”,你永远也得不到佛法的真实受用。(摘自《寒山寺》2011.4 道闲)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浅析八懈怠法与八精进法
1 2        
繁體中文